美國急需填補大法官空缺的八大理由 否則面臨憲法危機(圖)


美國憲法派人士敦促川普總統盡快提名大法官人選,也敦促參議院盡快通過確認,否則美國會面臨憲法危機。圖為美國最高法院。(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國憲法派人士敦促川普總統盡快提名大法官人選,也敦促參議院盡快通過確認,否則美國會在大選中面臨憲法危機。圖為美國最高法院。(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1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由於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突然離世,讓本已異常激烈的美國2020大選戰場上好似又加了一把火,川普總統已經決定將在一週內提名一位保守派暨憲法派的女性人選接替同為女性的金斯伯格大法官留下的空缺,民主黨人已經發誓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本文綜述三位有代表性的人物敦促川普總統盡快提名和參議院盡快通過大法官人選的八條理由,尤其是他們都認為美國在面臨憲法危機,從中也能看到民主黨極力阻擋的背後原因。

這三位有代表性的人物分別是華爾街前投資人、現福克斯新聞的時政評論員莉茲.皮克(Liz Peek),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美國重量級聯邦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以及來自亞利桑那州第五屆國會選區的共和黨籍美國聯邦眾議員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

綜合他們的意見,一共有八條理由需要川普總統盡快提名大法官人選,並且需要美國聯邦參議院盡快通過確認。

1、防止憲法危機和大選結果出現僵局

美國最高法院共有9名大法官,這個奇數可以確保最高法院不會出現僵局的裁定,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後,現在只有8名大法官,而今年的這場大選可能會出現有爭議的局面,例如郵寄選票造成的問題;還有,今年的大選從選情和輿論來看,川普總統獲得連任的機會很大,但是民主黨人已經發出了不認輸的聲音。

今年的大選結果可能要打到最高法院以獲得最終的裁決,如果高院中沒有9名大法官以及足夠的憲法派大法官的話,那麼美國將面臨憲法危機,可能會出現沒有總統的空窗期,而根據美國憲法,如果到了總統法定就職日以後,大選結果仍然懸而未決時,總統權力由聯邦眾議院議長代理,現在的眾議長是民主黨人佩洛西。

2、急需確認有一位總統可以帶領美國走出瘟疫、恢復經濟和平息騷亂

在2000年美國大選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小布希(George W.Bush)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Al Core)因雙方得票過於接近而訴諸最高法院裁決,當時在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的情況下,還是花了36天時間才得出裁決,在那36天時間裏,美國人不知道下一屆總統會是誰。今年的大選結果如果也要訴諸高院裁決,那麼在高院只有8名大法官的情況下,最後的裁決可能會被延遲幾個星期或幾個月的時間。現在美國還處在瘟疫中,還有多地的騷亂,美國急需盡快確認有一位總統可以帶領大家走出瘟疫、恢復經濟和平息騷亂。

有一位搖擺派的共和黨參議員認為,如果川普總統在選舉日前提名大法官人選,可能會促使民主黨左派勢力發動更多的暴力、騷亂、搶劫、謀殺和混亂。但是,如果川普贏得連任,左派他們會停止暴力和騷亂嗎?因此,推遲提名是沒有道理的,現在就要提名,現在就要通過,否則會讓美國陷入更大的危險。美國人不應該向暴力低頭,必須堅持憲法原則,必須秉持法律和秩序,這樣才能制止那些騷亂。

3、爭奪大法官空缺成了民主黨激發選民的有力手段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競選活動始終沒有激起民主黨選民的熱情,但是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去世,卻讓民主黨選民有了爭奪大法官空缺的動力。此時共和黨人要對抗這股民主黨人的熱潮,就要盡快提名和通過一名保守派大法官人選。

4、急需能夠維護憲法的最高法院

隨著民主黨越來越被極左派控制,一個能夠致力於維護憲法的最高法院變得越來越重要。只有一個能夠維護憲法的最高法院,才能更好地保護美國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和享有《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權利(即擁槍權)。

5、有在大選年提名大法官的先例

美國歷史上,有29次在選舉年或總統就職典禮之前出現最高法院職位空缺,在以前的各種情況下,當時的總統都進行了大法官提名。

包括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威廉.塔夫脫(William Taft)和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在內的9位前總統都面臨著是否在選舉年填補最高法院空缺的問題。在他們的大選日之前,他們的政黨在參議院中都佔多數地位。

直到1968年,以前的總統們曾在19個不同的場合試圖填補最高法院的空缺,當時他的政黨都控制著參議院。其中在選舉日之前做出的10項大法官提名中,有9項被成功確認,而在選舉日之後做出的9項提名中,也有8項得到了成功確認。

當2016大選年面對最高法院空缺問題時,當時的歐巴馬總統和參議院多數黨是不同的政黨,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沒有確認民主黨日歐巴馬總統的大法官提名人選。

但是今年,川普總統和參議院多數黨屬於同一黨派。川普總統可以提名大法官人選,這是不違反先例的。

6、提名保守派暨憲法派大法官是川普被選為總統的原因

在過去的60年裡,最高法院賦予了他們自己的太大的權力,遠遠超出了憲法賦予他們的權力,他們奪取了國會、總統和行政部門、各州,以及「我們人民」的權力。

美國出現了維護憲法原文的保守派觀點和可以曲解憲法為其所用的左派觀點。但是美國人民選擇忠實於憲法原文的保守派觀點。

2016大選裡美國人民選出川普作為總統,那次大選也是美國人民對最高法院的全民公投,更是美國人民對美國司法體系的發展方向的全民公投。

7、讓攻擊和污衊卡瓦諾大法官的民主黨人付出代價

2018年川普總統提名的卡瓦諾大法官(Brett Kavanaugh)在參議院確認聽證期間,民主黨人對卡瓦諾發起極盡侮辱和誹謗的攻擊行為。今年參議院的民主黨人更加失去理智,他們已經發誓要不計一切代價阻止川普總統的下一名大法官提名人。預計民主黨人對這名大法官提名人還要極盡「燒烤」,已經有民主黨左派的瘋狂分子誓言要把他/她「燒死」。

極左翼們仇恨美國,蔑視川普總統,美國不能屈服於他們的威脅,他們想通過恐嚇和暴力來破壞我們的機構、毀掉生命,以致控制我們的國家。

參議院共和黨必須要對川普總統的大法官提名人的確認做出迅速表決,並要壓制住失去理智的民主黨人。

參議院要再次通過一名保守派大法官,讓民主黨人付出代價,他們對卡瓦諾大法官令人髮指的攻擊是不可原諒的。

8、只有遵循憲法原則和參議院規則才是公平的

還有一位搖擺派共和黨參議員不支持川普總統在大選前提名大法官人選填補空缺,她認為那樣「不公平」,她的言外之意好像在說,遵循憲法原則和參議院規程反倒「不公平」了。

實際上不公平的是,如果不讓川普總統在這一屆任期裡再次提名大法官人選的話,那等於是把川普總統的這四年任期縮短了,等於是讓自私的參議員任意地限制了川普總統的憲法權力,也等於是在破壞2016年投票給川普的美國人民的意願。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