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鏡被嚇 女子臉盲症「連自己都記不住」(圖)


照鏡被嚇 女子臉盲症「連自己都記不住」
俄羅斯一名女子臉盲症嚴重,有時照鏡子時連自己都認不出來。(示意圖/非本文圖片/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20年10月22日訊】很多時候,我們會用自嘲「臉盲」,來描述自己不擅長記住新認識的朋友。但事實上,世上真有「臉盲症」這重疾病,而且有些人嚴重到無法記得自己丈夫和親媽的長像。俄羅斯一名29歲的女子就更誇張了,她甚至連自己的長像都記不住,她曾經在早上照鏡子時,被鏡裡面的人嚇一跳:「這是我嗎?」

俄羅斯「臉盲症」女子:連自己都認不出來

所謂臉盲症,(英文:prosopagnosia)是指患者缺乏面部識別能力。其症狀表現一般分為兩種:患者看不清別人的臉;患者對別人的臉型失去辨認能力。

醫師指出,臉盲症是一項神經障礙疾病。

外媒報導,來自俄羅斯的29歲女子麗娜,是一名臉盲症的確診患者,而且病情相當嚴重。她在童年時期就已發病,她的大腦缺乏儲存人臉的記憶庫,不僅是親人朋友,她連自己的長相都記不住。

麗娜表示,自己看的清楚別人的長相,但當對方離去、再次相見後,她就記不得了。

更慘的是,她有時甚至連自己的長相都記不起來了。她曾經在早上照鏡子時被鏡裡的人嚇到、呆愣好久也想不起來這是誰。

她也曾因為記不得兒子的長相讓兒子難過,更有朋友因此排擠她,說她個性囂張、見到面都不會打招呼,但麗娜說,「其實我只是真的認不出來而已。」

麗娜表示,現在都會請兒子或家人要大聲叫她,她可以依照聲音來分辨出家人,她現在也認識一些同樣患有臉盲症的新朋友,希望彼此相互鼓勵。

對於麗娜的病況,醫師遺憾地說,神經障礙疾病是無法治癒的,僅能借由一系列改善訓練來鍛練大腦記憶。

除了面部辨別障礙以外,麗娜的視力也逐漸惡化,但她表示,每一天都會用盡全力記住身邊人的臉蛋、新的事物,她不希望自己的餘生無法認出任何人。

美國女子患臉盲症:連丈夫、親媽都認不出來

美國女子莎蒂(Sadie Dingfelder),是一名40出頭的女子,從事媒體編輯工作,她患有極度嚴重的臉盲症。她經常把現任和離職同事的臉搞混,鬧了不少笑話。

其實,莎蒂兒時臉盲症還不算太明顯,由於父母一直伴在身旁,她會用長相以外的部分,例如長短髮和男女裝分辨父母,而且她一直以為其他小孩也是這樣辨別的。

上小學後,莎蒂漸漸發現自己記不住熟人的臉,她經常低著頭走路,還被冠上「高冷」的形象,也因此交不到朋友。

上初中後她終於交到一個閨蜜,由於兩人同班,家也住的近,加上閨蜜萬年不變的髮型,莎蒂終於體會到友誼的滋味。

但是上高中後,莎蒂和閨蜜被分到不同班,兩人見面次數減少,閨蜜也開始改變造型。有一天莎蒂被父親質問,為何對閨蜜不禮貌,從人家面前經過也不打招呼。莎蒂一臉疑惑地說初中後兩人就很少來往了,但總是有陌生女孩主動來找她聊天,後來她才驚覺這個陌生人一直都是她的閨蜜,只是她沒認出來。

考慮到自己認不得人,莎蒂大學畢業後就找了一份不太需要跟人打交道的工作,在一家媒體擔任編輯,大多時間只要處理文字。

從開始工作後,莎蒂回家次數也漸漸減少,有一次週末回娘家,她在門口看到一個金髮大媽,跑上前去擁抱親熱喊媽,結果這個女人說「我是你大姨」,原來是大姨最近把頭髮染成跟媽媽一樣的金髮,讓莎蒂驚覺連認出親媽都有難度了。

莎蒂在工作期間,和同事史帝夫交往並結婚。但莎蒂的臉盲症沒在朝夕相處的先生身上得到豁免。

有一次史帝夫下班開車去接莎蒂,卻發現妻子逕自上了另一臺車,事後莎蒂才跟丈夫解釋因對方的外套和車子與史帝夫一模一樣,才會認錯。

莎蒂一直以來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直到有一次在報紙上看到「臉盲症」、「面孔遺忘症」,她才恍然大悟。

她就這個問題向醫生求診,醫生告訴她,她是目前已知臉盲患者中,臉孔識別能力最低的,就目前醫學技術無法醫治。但這番檢查反而讓莎蒂鬆了一口氣,她不再掩飾,開始正視這個疾病,向身邊親朋好友坦承這一切,反而獲得朋友們的諒解,不再說她是「高冷」,反而願意主動親近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