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伍德與鮑威爾強強聯手,拜登變白登還有多久?(組圖)

2020-11-27 09:37 作者: 石破天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前幾天朱利安尼「開除」鮑威爾的新聞,著實給全世界觀眾擺了一個很大的烏龍。

有人擔心,這是川普(特朗普)團隊面臨分裂,事情恐怕不妙。 

還有人分析,因總務署長墨菲同意給拜登辦交接,川普團隊人走茶涼,鮑威爾識趣退出。 

大陸的中共媒體甚至造謠說鮑威爾遭川普團隊「割席」,幸災樂禍之意明顯。

林伍德與鮑威爾強強聯手 

拋開各種謠言不談,靜觀這兩天事態發展,現在情況已經很明朗: 

一、川普尊重墨菲的選擇,這是體諒下情之舉。總務交接並不意味著拜登穩坐總統寶座。在一定程度上,這使川普緩和了一些激進左派人士的不滿情緒。但川普還有大招未放,如果選舉舞弊案被最高法院證實,拜登現在吃相越難看,將來下慘只能會越慘。

二、鮑威爾是前國安顧問弗林的辯護律師,因跟川普競選團隊的律師團之前一起出席新聞會,才被視為川普的辯護律師。朱利安尼22日聲明:「鮑威爾不是律師團成員,將獨立開展法律行動」。這個聲明,是很有必要的澄清之舉,是為鮑威爾之後的操作做鋪墊。

因為鮑威爾如果作為川普的律師行事,那可能給人以黨同伐異之嫌。但她獨立開展法律行動,在普通民眾看來,就是高舉「人民的名義」利劍,查清舞弊不是黨派鬥爭,而是對憲法、對國家、對人民負責之舉。 

最新消息是:鮑威爾日前表示,她已經掌握了爆炸性信息,並且在週三(25日)晚上對喬治亞州提起訴訟。川普總統團隊大律師林伍德在推特宣布,將跟鮑威爾律師合作,一起提起訴訟。

林伍德24日發推文說:「他最近幾週跟鮑威爾律師緊密合作」、「美國的敵人將否認這些指控。不要相信他們。請相信鮑威爾和我。我們熱愛美國與自由。而我們的敵人卻不是。」 

當天他還說,將向「州立農業球館」發出傳票,要求提供該館11月3日-5日的視頻錄像,及室內管道相關的所有文件。這樣做是因為,「州立農業球館」有一根管道爆裂,這導致缺席選票的計票房間工作推遲了兩個小時。林伍德懷疑,這兩個小時計票房間內發生的事情,可能非常關鍵。 

林伍德說:「攝像機的眼睛不會說謊,涉嫌此事的選舉官員將如何再編無選舉欺詐?」

林伍德誓言撥亂反正捍衛憲法

林伍德生於1952年,全名Lucian Lincoln Wood, 他是北卡羅來納州因維護個人名譽權利而著名的律師。他最著名的官司,就是替一位被CNN抹黑的17歲高中生尼克·山德曼 (Nick Sandmann) 辯護,訴CNN和華盛頓郵報誹謗罪,結果大勝,獲得了最高賠款庭外和解。

2020年8月林伍德又接下一個案子,是替威斯康辛州自衛擊斃兩名匪徒的少年凱爾·裡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辯護。凱爾·裡滕豪斯是「警察的命也是命」的支持者。黑人喬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黑命貴」活動高潮,在威斯康辛州基諾沙8月25日的暴亂中,17歲白人凱爾·裡滕豪斯在停車場內被人追趕。一人向他扑來,他便開了四槍,將其頭部擊中。他後來被幾人追到街上放倒,又向他們開了幾槍。裡滕豪斯因此被控犯有一級謀殺罪。 

從林伍德接的這兩個案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出來他的保守立場傾向。

林伍德在加入川普律師團隊時的演講裡說:當川普總統邀請我在喬治亞州,也許也要在其他的州幫助他的時候,我說同意。當前州長普度,還有瓊斯,還有共和黨委員會請我幫忙,我的回答跟尼克·山德曼請我幫忙的時候一樣,也是同意。當凱爾·裡滕豪斯請我幫忙的時候,我也是同樣的回答。因為有一股烏雲壓在這個國家的天空。如果我們不能夠搞清那天晚上所發生事情的真相,撥亂反正,頭上這片烏雲就會變得越來越黑,釀成一場暴風雨,我們會失去我們一切的自由。我們現在必須反擊。在過去的幾個月或者更長的時間,他們已經讓「憲政危機」這個詞被濫用得失去了意義。什麼是憲政危機?我們現在面臨的就是憲政危機。我正在說的就是我們面臨的憲政危機。如果我們不能夠查出真相撥亂反正,我們就會失去憲法所保障的自由。
 

鮑威爾身經百戰,抗擊極左毫不退縮 

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現年65歲,被同行們評為「超級律師」。

鮑威爾很擅長和政府部門打交道,也有對付「華盛頓沼澤」的經驗。她有40年的從業經歷,早期做過德州西區和南區的聯邦助理檢察官,後來在弗吉尼亞東區做助理檢察官,之後她成為上訴主任檢察官。 

鮑威爾最輝煌的經歷是,在接收的500個上訴官司中,勝訴率高達70%。上訴的官司是已經被判敗訴,要到高一級的法院訴訟,等於是要翻轉過去的判決,這是非常不容易的。她在上訴案件的處理上,有著非常豐富和獨到的經驗,後來她出任了上訴律師協會的會長。 

說到鮑威爾律師,還不得不說弗林將軍的案子。 

弗林將軍是前陸軍中將,前國防情報局長。2016年川普總統競選期間,曾任川普競選的軍事顧問,並一度傳說是川普的副總統人選,後擔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將軍是川普團隊中第一個被「華盛頓沼澤」滅頂的人。現在已被證實是政治迫害。他是怎樣陷入被陷害的泥潭中的呢? 

在川普總統就職前,弗林將軍作為過渡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有一次給俄國大使打電話,說:「我們要制裁你們,但你們不要報復。」這句話被聯邦調查局監聽到了,聯調局就設了一個圈套,派兩個探員假意說跟弗林將軍隨意談一談。弗林沒有任何防備,就請他們過來了。開始探員就像平時聊天一樣,很隨意,心胸坦蕩的弗林將軍就有一說一,有問就答。後來探員貌似無意地問:你跟俄羅斯的大使打過電話嗎?面對這樣的問題,弗林有點不舒服,就回答:噢,我不太記得了。好像沒有什麼吧,我好像沒說讓他們幹什麼。結果,這兩個探員突然換了一副面孔,亮出了他們偷錄下來的電話錄音,說:不對,你當時說了這樣的話,你讓他們別報復。這已經涉及勾結外國勢力,影響美國政治的嫌疑了。

被聯調局問話,如果說謊,在美國屬於重罪。但是聯調局在談話之前,有責任跟被談話的人強調這點。而這兩個探員有意隱藏了這一步。弗林有苦說不出,聯調局言之鑿鑿,媒體推波助瀾,「通俄門」醜聞的帽子就這樣扣在了弗林的頭上。在巨大的壓力下,弗林被迫辭職。

當時弗林的律師團隊建議他認罪,認為這樣可能只判六個月的監禁,弗林不得不接受建議。為了打官司,他賣掉了房子,生活也很窘迫。當時川普總統很痛心,明知他無辜,是被誣陷,但愛莫能助。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無計可施的時候,鮑威爾橫空出世了,她遠程在空中向弗林喊話,說:「弗林將軍,你要撤回你的認罪書,因為他們的所做所為是構陷,他們首先已經構成犯罪,而你的罪不是罪。」弗林將軍之後撤換了他的律師團隊,改聘鮑威爾作為他的首席律師。鮑威爾上任伊始,立即提出請求駁回全案,並呈上新的文件,指稱在追查及起訴弗林的過程中有「粗暴的政府不當行為」。她寫信給司法部長巴爾,要求他任命一個新的調查員調查此案,結果,此案被重新調查完後,調查員決定撤回此案,也就是說司法部撤案,不再狀告弗林的通俄門事件。

鮑威爾律師最可貴的是,她完全站在極左勢力的對立面,毫不懼怕也決不退縮。最近在賓州的川普律師們受到炸彈與死亡的恐嚇後,有些律師迫於壓力辭職,而她則大聲疾呼:這些罪行應由FBI立即調查並由DOJ(司法部)起訴到聯邦調查局。 

她頻繁接受採訪、發推特宣稱獲得了海量大選欺詐證據,「證據如流經消防水管一樣源源不斷的彙集,感覺就像海嘯一樣。」並宣布:「不會放棄」,會「一戰到底」。她控訴Dominion投票系統在此次選舉舞弊中所扮演角色,並表達了要揭露的決心。她被媒體稱讚天生是「啃硬骨頭的人」。 

她還在近日訪談中透露,拜登的得票被「注水」後是原來的1.25倍,而川普總統的得票只被計算了75%。而她掌握的證據顯示,每個民主黨候選人都被加上了3.5萬的假票。

根據鮑威爾的職業身份和身經百戰的經歷來看,她顯然不會空穴來風地說一些不靠譜的話。她目前掌握的證據,應該是足以取得勝訴的。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林伍德與鮑威爾強強聯手之下,川普贏回大選將勝利在望,拜登變白登的日子,越來越近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網站來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