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字顯神威 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組圖)

紀念中國抗戰勝利75週年(三)

2020-12-09 09:08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1943年,最高統帥蔣委員長向抗日國軍講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今年是蔣介石領導中國抗戰勝利75週年。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有的漢字「真」,也包含預示了國軍取得仁安羌解圍戰鄂西會戰湘西會戰勝利大捷的奧秘和密碼。

我們先來看傳統漢字(正體字)「真」字的構成和有關元素密碼,如下圖示: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漢字「真」蘊含的元素和信息密碼。

早在兩千多年前,秦始皇以秦國篆文統一天下文字。在「真」字中,「七七」居上,「七四」為首要核心,在近代喻意衛國護本,包括清黨剿共救國,這是中華民國的首要核心任務,也是每一個炎黃子孫理應為之努力奮鬥的目標。漢字書寫演變的歷史表明,「七」自古便主刀兵戰事,「七」即「十」,「十」也即是「七」,而且「十」字由2組對稱的數字77或4個7對稱構成;第一畫又都是「一」,有開始、第一或最高的含義。「八」位於最下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生辰「八字」,故「八」又喻意芸芸眾生或軍隊。

按照「真」字中元素從上至下的位置,分解為單獨的數字密碼就是:

七、四、十、一、六、八,阿拉伯數字則表達為7、4、10、1、6、8。

現在我們再來看真實的抗日戰史及其背後蘊含的國軍戰勝奧秘和密碼。

1942年 中國遠征軍仁安羌大捷

中國遠征軍。
中國遠征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孫立人
中國遠征軍第66軍新38師師長、新一軍軍長孫立人。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團長劉放吾。

1942年4月7日,日軍33師團為奪取緬甸仁安羌油田,並殲滅西線英軍主力,把棄守馬圭外圍防線撤退的英緬第1師和英軍第7裝甲旅包圍在仁安羌東北、賓河以南地區,切斷英軍主力的退路,並在北岸建立封鎖線阻截英軍援兵。英緬軍總司令亞歷山大上將發出急電,請求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派出中國軍隊增援。英緬軍軍長斯利姆也向中國遠征軍急電請求支援被圍的英緬軍。中國遠征軍第66軍新編第38師師長孫立人,奉最高統帥部重慶軍委會之命,下令並指揮所部劉放吾第113團趕赴仁安羌增援。4月17日凌晨,劉放吾團長在前線指揮113團800兵力和協同掩護作戰的英軍戰車隊及配屬炮兵,向平牆河北岸的日軍發起攻擊,血戰拚殺三晝夜,於5月19日攻克控制了501高地,並突破了日軍最後一道封鎖線,解救出被圍英軍7000餘人以及美國傳教士、新聞記者及婦女500餘人。仁安羌大捷震動了世界,這是自清朝中葉以來,中國軍隊在異域首次以少勝多、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的敵軍所贏得的勝利大捷。

1942年是民國31年,「七」主刀兵戰事。在該年度,蔣介石軍委會先後派遣入緬的中國遠征軍有甘麗初第6軍、杜聿明第5(1+4=5)軍、張軫第66(7X8+10=66)軍總共3個軍,其中第66軍的番號含有8個「七」,故在1942年戰果最大、揚威國際的部隊出自第66軍。鑒於仁安羌解圍戰屬於小規模緊急奇襲增援,而非大戰,故作戰先鋒主力為第66軍的部分下屬部隊,且在仁安羌附近,可以立即派出增援,這只有孫立人率領的新編第38師符合條件。因為38(10+10+10+8=38)不僅全部由「真」字中的元素構成,「十」也即是「七」,故含有3個「十」的孫立人新38師戰鬥力很強。再看民國31年,數字「31」從後向前看便是「13」,故同樣全部由「真」字中的元素構成的劉放吾第113(10X10+7+6=113)團,是新38師在該年度的最佳主力先鋒。該團實際參戰兵力雖然只有800人,但因800(8X10X10=800)這個數字也全部由「真」字中的元素構成,且含有「雙十」,故這800參戰官兵發揮了超強戰鬥力,再加上師長孫立人、團長劉放吾指揮英明果敢,因此創造出中國軍隊在異域的首次勝利大捷,為「雙十」中華民國和國軍贏得國際讚譽。

「七」主刀兵戰事,「十」也即是「七」,4+17=7+7+7,故4月17(7+10=17)日這天凌晨,劉放吾團向日軍發起攻擊,打響仁安羌解圍戰。

1942年,蔣介石軍委會在印度組建了新編第一軍(簡稱「新一軍」),由原第66軍孫立人新編第38師和原第5軍廖耀湘新編第22師組成。仁安羌大捷兩年後的1944年,美國史迪威將軍指揮第二次緬北反攻會戰,新一軍在軍長孫立人的帶領指揮下,屢克強敵,戰無不勝,創造出國軍滇緬抗日最輝煌的戰績,被譽為「天下第一軍」。

1943年 鄂西會戰大捷

陈诚
軍委會政治部部長、第六戰區司令長官陳誠(左)任鄂西會戰總指揮。

陈诚
胡璉(左)率第18軍第11師死守石牌要塞,為鄂西會戰的勝利立下汗馬功勞。

1943年5月5日,為打通長江上游航線和尋殲湖北國軍主力,日軍第11軍司令官橫山勇指揮第13、第3、第39師團等部約10萬兵力,向國軍王敬久第10集團軍發動進攻。孫連仲(前期)和陳誠(後期)指揮王敬久第10集團軍、吳奇偉江防軍(轄方天第18軍等部隊)、宋肯堂第32軍等部隊,共計5個集團軍,14個軍,打響鄂西會戰。王敬久第10集團軍(尤其高卓東第87軍)傷亡慘重,英勇抵抗日軍至5月21日。日軍發動南北夾擊攻勢,企圖進一步圍殲中國江防軍主力於石牌。5月25日,國軍宋肯堂第32軍的劉雲翰第5師冒死拚殺,接連打退日軍10餘次衝鋒,把敵13師團主力阻擋在石牌附近的太史橋,使日軍無法從側後攻擊石牌。5月28日,日軍集中主力向江防軍方天第18軍的第11師、羅廣文第18師發動猛烈進攻,師長胡璉率第11師官兵孤軍奮戰,以血肉之軀跟日軍進行大規模白刃戰,死守石牌要塞陣地,一直堅持戰鬥到5月31日。此時,在大小朱家坪血戰的第87軍王嚴第118師英勇反攻,攻克漁洋關,切斷了日軍第3師團和前線之間的聯絡。日軍再難向前推進,橫山勇下令日軍全線撤退,結果又被軍委會調來增援的王耀武第74軍、王甲本第79軍奮勇追殺,中國遂取得鄂西會戰(包括石牌保衛戰)的勝利。

1943年是民國32年,32=6+(10+8)+8=(10+8)+(10+4)=7X4+4,「七」主刀兵戰事,32含有喻指衛國護本的「七四」,因此該年度的鄂西會戰發生在第六戰區,前期會戰總指揮是出身於第14(10+4=14)軍的第六戰區代司令長官孫連仲,後期由第18(10+8=18)軍首任軍長、第六戰區司令長官陳誠任總指揮。參戰國軍為王敬久第10集團軍、方天第18(10+8=18)軍、宋肯堂第32(8X4=32)軍等部隊,共計14(10+4=14)個軍,約40(4X10=40)個師,總兵力10萬,其中石牌保衛戰的頭號主力為方天第18軍胡璉第11(7+4=11)師。7X4表示有4個7,因此參戰國軍有3個軍的番號都含有「7」:高卓東第87軍、王耀武第74軍和王甲本第79軍,對手則是橫山勇指揮的日本第11(7+4=11)軍,大約4個師團兵力。

5月5日,5+5=10,故日軍首先向防守湖北荊州市公安的王敬久第10集團軍(轄高卓東第87軍、牟庭芳第94軍)發動進攻。從5月28(10+8+10=28)日開始,日軍集中主力,向江防軍方天第18(10+8=18)軍的羅廣文第18師和胡璉第11師發動猛烈進攻。胡璉第11(7+4=11)師作為頭號主力,孤軍血戰,死守石牌要塞,為鄂西會戰的勝利立下汗馬功勞。「七」主刀兵戰事,因此在鄂西會戰中,番號含有「7」的國軍高卓東第87軍(尤其王嚴第118師)、王耀武第74軍(張靈甫58師、周志道51師)和王甲本第79軍,以及第32(8X4=32)軍劉雲翰第5師,均表現出色,予敵以有力打擊,對會戰勝利功不可沒。

1945年 湘西雪峰山會戰大捷

何应钦
中國陸海空三軍參謀總長、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任湘西雪峰山會戰總指揮。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湘西芷江中美聯合空軍基地。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施中誠、張靈甫第74軍為湘西雪峰山會戰的頭號主力,圖為參戰國軍。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1946年,正副參謀總長何應欽、白崇禧視察剿共軍事演習後,與第74軍將士合影。 (左三起):副軍長張靈甫、白崇禧、何應欽、軍長施中誠、後任軍長邱維達。

1945年4月初,為佔領芷江空軍基地,日本第20軍司令官板西一良指揮4個師團約8萬兵力,兵分三路向湘西國軍發動進攻。中國軍隊參謀總長、陸軍總司令何應欽統帥指揮王耀武第4方面軍、湯恩伯第27集團軍、王敬久第10集團軍和陳納德中美聯合航空隊,陸軍共9個軍,總兵力約13萬人,在長達200餘公里的戰線上,採取節節阻擊、誘敵深入、包圍聚殲的戰術,經過55個晝夜戰鬥,於5月21日發動全線反攻,6月7日打退全部日軍,取得全面勝利大捷。

湘西會戰(又稱「雪峰山會戰」、「芷江作戰」)大捷是中國抗戰從戰略相持轉入戰略進攻的轉折點,敲響了日本侵華的喪鐘。2個月後的8月21日,侵華日軍代表今井武夫便到芷江向中國陸海空三軍參謀總長何應欽簽訂投降書。

1943年是民國34年,34=(1+8)+(1+4)X(1+4)=(7X4)+6=(7+7)+(10+10),「七」主刀兵戰事,34含有雙十和喻指衛國護本的「七四」,又含有9(1+8=9)和2個(1+4),故這場衛國護本的大會戰發生在第九(1+8=9)戰區,由曾任黃埔第一軍第二任軍長、抗戰第四戰區司令長官、時任中國軍隊參謀總長兼陸軍總司令的何應欽出任會戰總指揮,指揮王耀武第4方面軍、湯恩伯第27(10+10+7=27)集團軍、王敬久第10集團軍和陳納德中美聯合航空隊,陸軍共9(1+8=9)個軍,總兵力約13(1+8+4=13)萬人,對戰日本第20軍司令官板西一良指揮的4個師團約8(4+4=8)萬兵力。此次會戰的頭號主力為王耀武第4方面軍,下轄施中誠、張靈甫第74(7X10+4=74)軍、胡璉第18(10+8=18)軍、韓璇第73(7X(1+8)+10=73)軍和李天霞第100(10X10=100)軍,其中第74軍為湘西雪峰山會戰的頭號核心主力。

中國陸海空三軍參謀總長何應欽指揮以第74軍為核心主力的國軍,在長達200((1+4)X4X10=200)餘公里的崇山峻嶺戰線上,經過55((7+4)X(1+4)=55))個晝夜阻擊、誘敵和分割圍殲戰鬥,於5月21(7+7+7=21)日發動全線反攻,6月7日打退全部日軍,取得湘西雪峰山會戰大捷,奠定中國抗戰轉入戰略進攻的轉折點。

一切早在上天的掌控中 順天方為光明大道

真字顯神威仁安羌鄂西湘西大捷的奧秘
中華傳統漢字「真」字內涵博大精深,圖為篆文「真」字。(以上未註明來源的圖片皆為網絡圖片)

中國自古稱「神州」,中華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天人合一」是其核心思想之一。傳統漢字(正體字)表達展示的是天道、天理,揭示的是天地宇宙的造化玄機和規律,體現著天意和上天對炎黃子孫的啟示。

由上述分析解說可見,國軍在抗戰中獲得的緬甸仁安羌大捷、鄂西會戰大捷和湘西會戰大捷的總體概況,包括作戰年代時間、戰區、中日雙方總指揮官、參戰主力和編制配置、總兵力等重要情況,都早已蘊含預示在兩千多前就有的漢字「真」中,而且幾乎都由「真」字中的元素七、四、十、一、六、八(7、4、10、1、6、8)組合構成。這其中的內涵和天機天象展現,真是令人震撼,發人深省。

先有天象天地,然後才有人間的展現,「天人合一」,人算永遠也不可能超越天算。中共鼓吹的「無神論」、「戰天鬥地」和所謂「人定勝天」,不過是妄自尊大的愚痴夢囈。

因此,作為炎黃子孫的我們,應當清除中共「無神論」等歪理邪說和謊言毒害,回歸「天人合一」的中華傳統文化,體察天道天意,敬天畏命,跟從真理,順天而行,方為人生的光明正途大道和真正大智慧。

點擊延伸閱讀:《精忠報國 他們才是中國真正的十大抗日名將》

點擊延伸閱讀:《偷梁換柱 中共宣傳葉挺團為北伐先鋒》)

點擊購買電子書:《滄海:改變中國歷史的北伐戰爭》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