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顆爆炸的流星 高於最高法院的變局(圖)

2020-12-13 10:20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3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20年11月1日,在北卡羅來納州的競選集會上,一名老兵在國歌中敬禮。
2020年11月1日,在北卡羅來納州的競選集會上,一名老兵在國歌聲中敬禮。(圖片來源:Michael Ciaglo/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2月12日訊】在美國最高法院拒絕受理德州等19州狀告4個搖擺州選舉違憲之後,川普(特朗普)團隊走常規法律途徑的道路似乎已經走到了頭。

10天前的12月2日,川普突然通過罕見錄播的方式,對外界發表了一段講話,在講話的一開頭,他就說:「這也許是我所做過的最重要的講話」。在這番長達45分鐘的講話裡,川普用了大部分時間,列舉了此次大選中的種種觸目驚心的舞弊,更關鍵的是他表明瞭捍衛美國的決心,他說:

「作為總統我而言,沒有比捍衛美國法律和《憲法》更高的職責。這就是為什麼我決心保護我們的選舉系統,該系統目前正受到蓄意攻擊,並且在總統選舉之前的幾個月就已經開始了。」

幾乎在川普總統發布他的最重要講話的同時,即12月2日下午,紐約州上空突傳出爆炸巨響,在馬里蘭州、密歇根州、紐約州、俄亥俄州、賓州、維吉尼亞州以及加拿大安大略省,很多民眾目睹了大白天流星在空中爆炸出現的火光,有近100起關於火流星的匯報信息。

美國太空總署(NASA)流星觀察小組隨後證實,這起流星爆炸事件,是一顆大型流星進入紐約上空大氣層所引發。流星以約9萬公里時速向西移動,並在22英里高空爆炸,爆炸時產生強烈刺目的閃光。


12月2日的流星視頻。

中國人講天人合一,天呈異象往往對映著人間有大事發生。

上一次美國處於嚴重分裂危機,是林肯總統所處的內戰時期,而就在歷史要開始演繹那場大變局時,也是在美國東北的天空中出現了罕見的天象

1860年的7月20日,北到弗蒙特州(Vermont),南到維吉尼亞州(Virginia),西到五大湖,東到大西洋,美國的民眾們驚訝的看到了劃過夜空的一長串火球。這是一種被稱為流星串的罕見現象,它是由一顆大的流星,爆炸分裂成幾塊,然後繼續按照原來軌跡運動所造成的。

這一幕當時也被美國著名畫家雷德里克.丘奇(Frederic Church)看到,他為此專門畫了一副油畫《1860年的流星》,畫出了他那天晚上從卡茨基爾山脈附近的家中看到的夜空。

1860年的流星
美國著名畫家雷德里克.丘奇1860年創作的油畫《1860年的流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在這顆流星爆炸之後的4個月,林肯當選為總統。又過了5個月,美國南北戰爭爆發,而已經在北美存在了250年的奴隸制,也因這場戰爭被徹底廢除了。美國變成了一個新的、不再有奴隸制的美國。

而當時看到夜空中的那串流星的人們,很少有人會預料到隨後到來的這場大變局。

曾經根深蒂固的奴隸制,不是通過最高法院,而是通過一場變局的到來才能廢除的。今天全方位侵蝕美國的共產主義,很可能也不會是通過最高法院,同樣也是要通過一場變局才能清除。

1826年,在美國獨立日50週年大慶前夕,當時已是91歲的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在寫給當地獨立日委員會的信中,回顧50年前的美國獨立,他寫道:

「一個不會被人類歷史忘記的紀元,注定會在未來歷史上寫下——或者是最閃亮的一頁,或者是最黑暗的一頁,這取決於這些政治機構在未來是會被善用,還是會被濫用,這些政治機構會被未來人們的思想所改變。」(原文:a memorable epoch in the annals of the human race, destined in future history to form the brightest or the blackest page, according to the use or the abuse of those political institutions by which they shall, in time to come, be shaped by the human mind.)

亞當斯總統是多麼的有遠見,今天美國的國會、法院、行政等各個政治機構,幾乎已經被左派社會主義佔據,它正在試圖濫用這些機構,在美國寫下最黑暗的一頁。

1803年,另一位美國國父,美國第三任總統、獨立宣言的作者傑斐遜,繞過所需要的憲法修改程序,「越權」從拿破崙手上買下了法屬路易斯安那,此舉不僅使美國國土面積增長了一倍,而且永遠消除了另一個歐洲強權從美國後院威脅美國的可能。

第三任總統傑斐遜
畫於1800年的美國第三任總統傑斐遜的畫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傑斐遜在1810年寫的一封信中談到官員是否應該採取超出成文法律之外的行動,他寫道:

「嚴格遵守成文的法律無疑是好公民的責任之一,但卻不是最高責任。為了必須的,為了自我生存,為了在危險中拯救我們的國家而採取非成文的法律,是更高的必要。因為嚴格遵守成文的法律而失去我們的國家,其結果也就是失去法律本身,隨之失去的還有生命、自由、財產,和所有那些和我們一起擁有這些的人們。因此這是荒謬的只為了做事方式而犧牲了結果。」(原文:A strict observance of the written laws is doubtless one of the duties of a good citizen, but it is not the highest. The laws of necessity, of self-preservation, of saving our country when in danger, are of a higher necessity. To lose our country by a scrupulous adherence to written law, would be to lose the law itself, with life, liberty, property and all those who are enjoying them with us; thus absurdly sacrificing the end to the means.)

傑斐遜在這裡所講的最高責任和更高的必要,也正是川普總統當下所面對的。相信川普總統會找到辦法,做出他必須要做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不會被允許在美國寫下黑暗的一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