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來襲】提高自身免疫力 遠離病毒有奇招(上)(圖)


阳光 树
專家稱,即使打疫苗還會有30%~40%的人感染,增強免疫力才是最關鍵。(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全球的疫情愈演愈烈,WHO的緊急衛生計畫執行董事瑞安(Mike Ryan)醫生2020年12月28日警告說,2020年我們經歷過的COVID-19可能不是最大的瘟疫,未來人類面臨的公共健康危機也許更可怕,「下一次的大瘟疫也許更加嚴重……」對於如何躲過這一劫,《看中國》記者特意採訪了免疫學專家、病毒專家和整合醫生等,從疫苗到自然療法讓專家為你講評如何提升免疫力遠離病毒。

疫情在中國突升 北京市共11條城際班線已停運

中國各地疫情出現爆發,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河北、北京、遼寧、黑龍江、河南安陽、四川成都、天津市、安徽省、內蒙古等省市,相繼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網友爆料,武漢天馬微電子有限公司員工於2020年12月23日做完核酸檢測之後,數千人出現發熱、咳嗽、流鼻涕的症狀,但涉事公司和官媒立即發聲明闢謠。

遼寧省大連知情人士對《看中國》爆料,全國各地共有16支醫療團隊緊急支援大連,大連市政府已經對控制疫情擴散下了死任務,而且不到萬不得已不率先公布死亡案例。大連政府將遠郊區縣逐個嚴控,堵死人們因為疫情恐慌而採取逃離市區的行為發生。

1月8日,河北疫情持續擴大,全員核酸檢測,並擴大封城。河北車輛一律不准入北京。河北通勤人員進入北京,須持三證及14天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自1月8日起,北京市大興機場及首都機場共11條城際班線已經停運。

目前,遼寧、河北和黑龍江等多省市中共病毒疫情有失控之勢。

而上海市、廣州市、山東省則發現了英式變異病毒。這種變種新型病毒株「難以控制」,使得疫情的傳播力比原始病毒株高出70%。

全球疫情迅猛延燒 50多個國家出現英變種病毒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數據,除中國大陸以外,截至到2021年1月14日,全球記錄了9237.8萬人確診感染武漢肺炎,198萬人病故。

英國自宣布發現新變種COVID-19後,每天的感染病例直線上升。英國報告了320多萬中共病毒病例,是歐洲死亡病例最多的國家,死亡8.5萬人。13日感染人數高達45533例,新增1564例死亡病例,這個數字超過了1月8日創下的紀錄1325例死亡人數。

《中央社》根據中研院跨領域團隊的研究成果報導,目前,全球5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出現了英國變種病毒的確診病例。除英國外、還包括丹麥、澳洲、德國、法國、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芬蘭、瑞典、荷蘭、以色列、新加坡、挪威、印度、日本、韓國、香港、臺灣、中國等地。

截至到2021年1月14日,美國累計至少有2,307萬例確診,其中有近38.5萬人死亡。從2021年伊始至1月13日,在不到兩週的時間內,美國已增加了超過300萬例染疫者。

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CDC的一項新預測項目顯示,在未來3週內,估計會有超過8萬名美國人可能死於該病毒。

前CDC主管Tom Frieden表示,人類在跟病毒的戰爭中,病毒正在取勝,其一是因為在美國大部分地區無控制的傳播;其二疫苗接種緩慢;其三令人擔心的突變病毒增加了傳染性,而且降低了診斷、抗體治療和疫苗的有效性。

另外,全球疫情迅猛延燒,不只英國出現變種病毒流竄全球,傳染力增加70%;南非新增的確診病例,名為 501.V2 的變種病毒感染 力似乎比原來的病毒更強,也已擴散至全球 20 多個國家地區。

日本衛生部1月10日表示,4名從巴西亞馬遜(Amazonas)州入境日本的旅客,被發現感染了一種新的變種病毒,跟在英國和南非發現的變種毒株都不同。這表明在大流行肆虐期間,病毒正在不斷變異。

三分之二美國人不想注射疫苗 大陸有超9成院醫護人員拒接種

林晓旭
林曉旭認為:中國這些疫苗並沒有經過三期臨床試驗就大規模的在人群中嘗試,這是很不負責任的冒進做法,如果這個病毒有抗體依賴性的增強反應的話,人們打了疫苗,得到的抗體未必對保護將來的病毒感染會有作用,甚至可能有反作用。(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2020年12月有媒體不斷報導,接種過中國製造的「滅活疫苗」而外派的中國員工,頻頻出現了群體確診。例如在安哥拉,就至少有17名中國員工確診;在塞爾維亞更多達約300名天津電建員工確診,他們皆於中國接種了武漢肺炎疫苗。

中共官媒1月3日發布疫苗接種須知,59歲以上的老年人群卻被排除在接種人群之外,而在歐美的疫苗接種第一批對象就是老弱人群在內的高危人群,這引起外界對中國疫苗的嚴重懷疑。

臺灣中央研究院的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專家何美鄉博士表示,中國的疫苗是採用「滅活疫苗」的製作步驟,即是將病毒養出來,而後再殺死。因此,臺灣根本就不會研發與使用此種「全病毒疫苗」。

美國原沃爾特・里德陸軍研究所的病毒專家林曉旭博士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滅活疫苗」的生產過程,其本身的風險非常大,首先就是這些病毒會不會全部都被殺死。其次,在殺死病毒的過程之中,必須加入很多化學元素,而這些會不會對於人體有副作用,這些都是必須要考慮的問題。也就是說,當注射武漢肺炎疫苗之時,也有可能會將病毒直接打到人體內,或會引發一些副作用,這個疫苗本身就帶有一定的毒性。

林曉旭認為:現在中共的這種做法,就是這些疫苗並沒有經過三期臨床試驗就大規模的在人群中嘗試,這是很不負責任的冒進做法,而且不知道這個疫苗有多長時間的保護效應,如果這個病毒,有抗體依賴性的,這個增強反應的話,人們打了疫苗,得到的抗體未必對保護將來的這個病毒感染會有作用,甚至可能有反作用。所以這件事情是非常違背科學倫理的做法。

流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2020年9月23日接受《CNN NEWS18》專訪時也提醒大家,不要相信中共開發的疫苗:「記住一件事,中共以前從來沒有成功的開發出任何疫苗,中國人只要有足夠的錢,就會去購買進口疫苗,而不會買國產疫苗。」

通常疫苗從研發到上市大約需要5到10年的時間,但是在全球疫情肆虐下,武漢肺炎的疫苗進展十分快速。

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目前共有16支疫苗正在研發最後階段,其中部分已經上市。

曾在中、美從事多年病理生理學和免疫學等研究的醫學專家橫河對《看中國》表示,有副作用是肯定的。現在的很多疫苗都會出現格林巴氏症。這個疫苗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你永遠無法預測到疫苗有什麼意想不到的結果出現。很多是政治決定的,發展什麼抗疫方法從來不是自己決定。就像羥氯喹是不是政治問題,肯定是政治問題。

他舉例說,1976年的時候,美國發生過一次秋流感病毒。當時剛剛發生的時候還沒有演變成全國性的,他們就特別害怕會出現像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所以決定全民免疫。

因為疫苗要在雞蛋裡培養,需要很多的雞蛋,培養疫苗有個週期,所以決定必須很快造出來,耗資巨大。而病情的發展趨勢是完全不可預料的,所以當時決定全民接種疫苗,後來這個流感並沒有全國蔓延開。

因為當時規定人人都必須接種疫苗,結果後來出現了一個新的病症,格林巴氏綜合症,當時每10萬人中就有7~10個人有這種病,後來打官司打了好多年,這是美國醫學歷史上最龐大的訴訟案,因為是美國政府規定必須要打的。

在上海,不僅是普通市民,醫護人員也一樣對中國疫苗缺乏信任,從中共病毒疫苗摸底反饋來看,有醫院超過9成的醫護人員拒絕接種。

社交媒體上對於迅速研發的疫苗是否安全存在擔憂。Angus Reid公布的民調顯示,加拿大人有五分之三擔心病毒疫苗的副作用。

《今日美國》曾有民調顯示,高達三分之二的美國人不想在第一時間接種武漢肺炎病毒疫苗。而四分之一的人則說,他們永遠都不會注射此疫苗。

疫苗在身體裡是如何起作用

美國病毒專家Chris Li對《看中國》表示,廣義的疫苗接種是讓人體接觸少量已失去致病能力的微生物,主動地讓免疫系統去識別並記住它們,這樣的話,如果未來再有機會遇到這類病原微生物,免疫系統就能立即作出反應並攻擊這些病原體。

他說傳統的疫苗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人群,也不能預防所有的疾病。老年人等特殊人群免疫功能低下,傳統疫苗根本誘導不出有效的免疫反應。有些致病微生物還能躲避疫苗誘導的免疫反應——瘧疾、結核病、愛滋病等疾病,目前尚無法通過注射疫苗來預防。

他還表示,很多自然感染都有一個好處:一次發病就能讓人體對病原體產生終生免疫。一種理想的疫苗也應具有持久的保護能力,而且最好只需單次接種,不僅能針對一種病原體,還能防止與之相似的病原感染,比如能針對人類流感病毒家族中不斷進化的所有成員。要達到這樣的功效,疫苗必須在免疫系統中發揮多種功能,就像病原體自然感染人體時引發的免疫反應一樣。

當天然病原體首次入侵機體時,立即會遇到先天免疫系統中的細胞,比如巨噬細胞(macrophages)和樹突狀細胞(dendritic cells),它們會吞噬和摧毀入侵的病原體,並且清除被感染的人體細胞。隨後,這些細胞會分解吞噬掉病原體。消滅病原體後,部分免疫細胞(如T細胞和B細胞)會繼續存活,作為「記憶細胞」(memory cells)在人體內待上數十年之久,隨時準備抵禦同類病原體的再次感染。

實際上,疫苗接種重現了自然感染過程,因為疫苗本身就是失去致病能力的病原體或病原體的某些組成部分,進入人體後,免疫系統會把它們看作外來入侵者。不過,並非所有疫苗都能成功誘導全面的免疫反應。

疫苗研發週期: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

在談到疫苗研發的週期時,Chris Li稱,根據病毒種類和採用的技術路徑不同,常規的疫苗研發通常需要短則三五年、長則十幾年才能成功並上市。

研發一種疫苗,首先要瞭解病毒特性,在動物實驗研究通過之後,首先在小規模的人群進行安全性研究,成功之後才能再逐步擴大測試人群的規模,進一步評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

在這個過程中,還需要精心設計多個階段的研究方案,並分階段獲得批准。研究還需招募研究對象,並且這些研究對象要有機會感染病毒。藥物研究和疫苗研究都有其規律,按照這個最基本的流程,疫苗研發是一個非常嚴謹的過程,在審批註冊、投入最終生產前,疫苗需要通過累計三期臨床試驗,其安全性、有效性、穩定性必須得到充分有效的證實。所以,疫苗研製成功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週期。

Chris Li表示,一般情況下,臨床試驗往往需要至少幾千名甚至上萬名的受試者,人力財力耗費都十分巨大,而且還要面對可能完全失敗的風險。

比如埃博拉病毒疫苗的研發,2014年非洲暴發嚴重的埃博拉疫情。但直到兩年後,全球首款埃博拉疫苗研發才宣告成功。2019年11月,該疫苗才獲得歐盟委員會有條件批准上市,但距離疫情暴發已經過去了五年時間。而且,在這之後又沒有出現埃博拉疫情,無法在病患或易感人群中使用。

橫河表示,以前生物科技公司是不願意研製疫苗的。冠狀病毒疫苗之所以沒有發展起來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政府的支持,沒有人有積極性。因為做了投資後,如果沒有效果公司就白投資了。

一旦成為大流行病以後,美國政府撥款和各個公司簽合同,一個公司的撥款都是多少億的。即使研究出來效果不好,不能用,公司自己不承擔損失,所以各個公司一窩蜂的上,但這並不表示疫苗本身有多大的希望,而是公司看到賺錢的希望了。

據悉,美國政府已至少撥款109億美元用於疫苗治療研究。

中俄用「AD5」研製疫苗或對武漢肺炎病毒沒反應

據路透社報導,中國康希諾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武漢肺炎病毒疫苗和俄羅斯傳染病防治控制機構「加瑪利亞研究所」(Gamaleya Institute)研發的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V),都採用一款普通感冒病毒為基礎,這使得研發的新疫苗效果大打折扣,甚至還可能增加感染愛滋病風險。

這2款疫苗都是使用重組的5型腺病毒(adenovirus type 5,AD5)作為載體,未必足以激發自身免疫系統對武漢肺炎病毒產生抗體。

專家指出,中國和美國各有約40%人口過去曾接觸過病毒,體內可能已有高含量AD5抗體;在非洲,攜該病毒抗體者比例更是高達80%。

報導指出,研究人員利用「AD5」研製疫苗多年,但並沒有廣泛使用。因為理論上,這類實驗是利用無害的病毒做為載體,將目標病毒基因運送進人體細胞,引起人體免疫反應,對抗個別病毒。但由於很多人本身已有「AD5」抗體,所以這類疫苗反而可能造成人體免疫系統攻擊「載體」,而非對武漢肺炎病毒有反應,從而降低疫苗效力。

美國默克藥廠(Merck&Co)於2004年進行的一項實驗中,試驗了一種用「AD5」製造的HIV疫苗,結果發現本身有「AD5」抗體的人接種後更易感染HIV病毒。

儘管如此,中共軍方和中國康希諾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研發的武漢肺炎病毒疫苗,已於2020年6月獲北京當局批准,供給軍方內部使用,並且正在與若干國家洽談出售;疫苗「史普尼克V」(Sputnik-V),也於2020年8月獲莫斯科當局批准,成為全球首支武漢肺炎病毒疫苗。

武漢肺炎會引發「免疫風暴」

Chris Li還指出,武漢肺炎還會像流感病毒一樣,引發免疫層面的CS(Cytokine Storm)效應,專業術語叫「免疫風暴」(也稱細胞因子風暴):疫苗注射後誘生的抗體,先被免疫系統記住。當機體再次感染該種病毒時,無論是原病毒還是變異的病毒株,都可能引起免疫風暴,即免疫系統反應過度,導致身體正常的新陳代謝及免疫調節發生紊亂,嚴重的還會導致死亡,形成免疫自殺。

橫河也表示,疫苗會加強對下一次感染的反應。就是打了疫苗之後,在第二次感染時更容易出現細胞因子風暴,也就是說加強肺部的感染、炎症和反應,那會導致更多的死亡,這個說法在目前疫苗試驗階段還沒有辦法證實。因為現在不用鹼中和疫苗,基本上都傾向於使用S蛋白作抗原去促進免疫系統,就是作疫苗。它作疫苗的問題是它可以促進激發免疫系統,但它是否能阻止病毒的入侵?還有太多的未知數。

疫苗恐二次感染變重症產生ADE效應

Chris Li還稱,武漢肺炎病毒是一種非常具有欺騙性的RNA病毒,突變性極強,會像流感病毒那樣,讓人類自身產生的舊抗體無效;另外,它又像愛滋病毒那樣,產生免疫逃逸,人體對它的免疫力非常混亂,而且即便是產生了抗體,其生命週期也很短暫。

最頭疼的一點是,這個病毒還會像登革熱病毒一樣,產生ADE效應,即抗體依賴性增強效應(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縮寫ADE)。該效應由病原體感染引起,會導致部分疫苗無效甚至有害,比如導致病毒的毒性成百倍地放大,造成迅速感染並引發死亡。

他舉例稱,比如在2016年,法國製藥巨頭聖諾菲(Sanofi)生產的登革熱疫苗在菲律賓推廣使用,但第二年就被菲政府叫停,因為該國出現了沒有得過登革熱的人在注射疫苗後,竟然起了反作用,不但易感病毒,還直接導致了數十人的死亡,引起了社會恐慌。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8月30日有上海專家對媒體披露,最新研究發現武漢肺炎恐有「ADE效應」,這意味著部分人在接種疫苗後,自身免疫反應可能導致疾病加重,但官方先前公布的疫苗指南隻字未提此事。該報導不到1日便遭到刪除。

大陸《第一財經》於2020年8月30日刊登了一篇報導,主要採訪對象是香港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院教授、病毒學家金冬雁,江蘇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顏學兵,及一名不願具名的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專家,專家透露「我們的最新研究發現,新冠ADE現象確實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關研究結果正在等待發布」。

林曉旭表示:這個ADE也就是抗體依賴性的增強效應,國內在政府希望盡快有疫苗生產出來和一些疫苗公司也希望自己的疫苗盡快上市,在這個總體的趨勢和壓力下,相應的關於ADE的報告出來的很少。媒體要報告的話,很可能也會被封殺,所以這就是2020年8月30日的情況,這份報告一出來,很快第二天就被下架了。

就是說,這個ADE效應真的很可能存在,SARS也有,中東呼吸道綜合症病毒也會帶來ADE的效應。那麼現在的這個SARS-COVID-2很可能也有。

可惜這個數據現在看不到了,但是其他國家的相應數據也會陸續出來,這個東西是無法迴避的,而且其他國家的科技人員如果看到有相應的效應的話,也很難像中國政府那樣,把事情完全壓下來,所以這個事情說明整個疫苗的開發其實面臨很大的挑戰,因為這個ADE效應。

你比如說登革熱病毒,因為有ADE效應,過去幾十年都沒有開發出一個非常有成功保護效應的疫苗,反正我是不樂觀的。

林曉旭還解釋道:ADE效應導致的死亡,大多數情況是因為人的身體不健康的因素造成的。從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數據來看,也很明確說明這一點,只是因為病毒感染而死亡的人數是很少的比例,大多數人被感染以後是因為他有其他的併發症,然後造成他的死亡。

就像這個愛滋病一樣,真正死於愛滋病病毒感染的人是很少數的,絕大部分人是因為愛滋病病毒感染以後造成的免疫系統垮臺,然後導致很大、很多的次生感染,像肺炎等這些常見的,所以很多新冠病人也是這樣,他的免疫系統不行了,他的呼吸系統不行了的話,那麼呼吸道裡面呼吸進的各種病菌、病毒,這些都很容易在人體裡進一步的繁殖,突破你的這個免疫的防線,所以很多人是死於其他呼吸道的疾病。

林曉旭還說:人很難阻止ADE效應,這個病毒就有這個特性,因為這牽扯到免疫系統的一些機制的問題,我覺得人們只有增強自己的免疫系統的能力,因為這個ADE效應的強弱也是跟免疫系統功能有關的,如果人體免疫系統比較強,身體裡面產生的具有綜合性的抗體量較多的時候,ADE的效應也會差一些,所以它跟你整體的免疫力還是非常相關的。

群體免疫策略可能永遠不會起作用

橫河指出:就是抗體存在,抗體能存在多久?現在普遍認為武漢肺炎的抗體不會存在時間很長。有的說幾個月就消失了,這有很多醫學證據的。有的說最多可能存在一年。

德國之聲報導稱,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追蹤研究90名武漢肺炎病毒康復者,發現6成患者在感染後數週後產生強大的有效抗體,惟3個月後僅剩下16.7%人仍維持抗體,甚至有個案的抗體數量低得幾乎測不出來。

英國《衛報》報導,2020年7月13日,一項最新研究表明,感染武漢肺炎病毒後康復的人可能會在幾個月內就失去免疫力,它就像普通感冒一樣,會讓人重複染病。

倫敦帝國學院免疫學教授丹尼・奧特曼(Danny Altmann)2020年7月6日在CNBC的節目上說,在武漢肺炎病毒感染的城鎮中,只有10%至15%的人口可能免疫。

根據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的最新報告,一些研究表明,疫苗只能使人體免疫該病毒大約18個月。而根據其他的研究表明,由於人體對COVID-19的免疫時間短,這一數字或許只有6個月。

英國免疫學家警告說,依靠對COVID-19的免疫作為應對疫情大流行的策略,不是「安全的押注」。他補充說,群體免疫策略「可能永遠不會起作用」。

 

(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