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香港記者如何破壞中俄友誼?(圖)

2021-02-20 15:08 作者: 李懷橘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江澤民出讓中俄邊境約 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40個台灣的面積。事件吹哨人,香港記者程翔(土)因此入獄,並被批評「破壞中俄友誼」。資料圖片。(看中國採訪截圖)
江澤民出讓中俄邊境約 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40個台灣的面積。事件吹哨人,香港記者程翔(圖)因此入獄,並被批評「破壞中俄友誼」。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看中國採訪截圖)

【看中國2021年2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懷橘報導)1999年12月9 日,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令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40個台灣的面積。香港記者程翔因披露此事件,被中共囚禁近3年,直至2008年奧運前夕才得以保外就醫,獲釋返港。近日程翔接受香港學者沈旭暉訪問,談及當年因披露真相而被斥「破壞中俄友誼」。但一位香港記者如何有能力破壞中俄兩大國的深厚友誼?

江澤民出讓國土 人民蒙在鼓裡

程翔引述歷史資料指,蘇聯領導人列寧曾經於1919年、1920和1923年,三次發表政府聲明要將沙俄時期侵占中國的土地歸還給中國。「1924年,兩國建交的書面承諾亦講得清清楚楚,蘇聯要將土地交換給中國」,「因此,若蘇聯要達成一個新的邊界協議,就應該按照1924年的建交宣言為基礎來談判」。

江澤民割讓了大片中國土地予俄羅斯後,事件只在《人民日報》作了簡短報道,稱「兩國圓滿地解決了邊界問題」,完全沒有提及條約內容。程翔直指,條約是中國單方面放棄對被蘇聯侵佔的領土提出要求,是以所謂的新「平等條約」來合法化舊的「不平等條約」。

程翔回憶,自己作為事件的吹哨人,第一時間遭到俄羅斯和中共兩方的審問,並批評他「破壞中俄關係」。不僅如此,中方還斥程翔挑撥、離間中國和東南亞的關係,為什麼扯到東南亞?程翔表示,自己在文章中寫道「如果中國把北方如此大片的領土都隨便放棄的話,為何還要爭奪南海的幾個小島嶼?邏輯在哪裡呢?」「由於我將事件引申至南海問題,因此被中方批評,並警告不要撰寫此類文章。」同時,程翔所在的《海峽時報》也收到中方警告,故報社希望程勿再觸及邊境問題。

2004年10月,程翔在香港《明報》撰文,題目為《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 》。文章中,程翔再次提及此事,他表示「領土是全中國人民的,不是共產黨專有的,為何這麼重大的事情完全沒有諮詢過人民的意見?」「即使人大代表都一無所知,人大常委要問,才獲通知;歷史地理專家、邊境問題專家都沒有在事前得到諮詢」,「這麼大一件事情,中國共產黨需要向人民交代。」

程翔笑稱,可能因為這篇文章的標題太過「刺激」,直接聲討江澤民,因此在次年春天,自己去大陸工作時被捕。審判過程中,程翔被不斷盤問,「誰指使你寫的文章?消息來源是誰?」,「當局懷疑黨內有反江的人指使我寫此文章,也懷疑美國從中挑撥中俄關係,總之審問的都是這些內容」。他坦言,自己沒有內部文件,只是憑歷史知識和分析時事的邏輯去判斷。

程翔又指,中共不去追討領土,自毛澤東時代已經開始。1969中國和蘇聯在黑龍江流域的珍寶島發生武裝衝突,中方獲勝,「當時(毛澤東)已經確定不去追究邊境領土」,「之後到鄧小平時代也沒有打算去奪回土地」,「共產黨在中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做出一件損害中華民族利益的決定,我寫文章要求當局回應,結果自己鋃鐺入獄」。

記者是高危職業

談及傳媒經驗,程翔直言記者是高危職業,「戰地記者為了報導戰況,隨時失去生命;很多記者揭露社會黑暗面,遭到惡勢力的威脅」,「身為記者,就要做好心理準備,為職業付出」。

對於有人指,記者為自保可以「曲筆」撰文,即隱晦、間接地報導或評論事件。程翔指個人不能接受「曲筆」,「記者今天寫的就是明天的歷史」,寫歷史的人要兼備史學、史識、史才和史德,要對歷史負責,因此要以「直筆」寫,「但這樣就很容易得罪人」。

他透露做記者很難買保險,保險公司亦視記者為「高危行業」。程翔提及去年11月被捕的港台記者蔡玉玲。蔡是港台王牌節目《鏗鏘集》的編輯,在製作其中一期涉及反送中的時事節目《721誰主真相》期間,需要查冊以進一步挖掘事件真相,卻遭警察檢控,指其查閱車主資料時做出虛假陳述,違反《道路交通條例》云云。程翔指,查冊是調查記者的慣用手法,「但今時今日就變成一種罪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也是記者職業潛在的危機」。

千日之囚有意義

程翔遭中共囚禁近三年時間,他在出獄後出版了書籍——《千日無悔》,詳細講述了這千日期間的心路歷程。被問及獲釋後有無繼續向北京當局追問邊界議題?程翔感嘆,「繼續追問已無意義,但牢沒白坐,因為自己坐牢,引發國際社會關注,亦令很多國內的人開始了解事件」,「在中國大陸新聞封鎖的情況下,如果沒有自己(坐牢)的案件,媒體根本不會報導」,「如果我的牢獄之災可以令大陸民眾了解事件,那我的牢也沒有白坐。」

程翔指,更荒謬的是20年後,至今中國的版圖仍是國家機密。2017年8月,一位獨立研究者殷敏鴻希望中共外交部公開中俄邊界相關問題,結果外交部回應指,邊界問題涉及機密,不屬於政府應該公開的信息範疇。

「事件荒謬之處在於,一個中國公民想查詢自己國家的版圖,邊境在哪裡,竟然涉及國家機密」,這種荒謬只有在中共治下的中國才會發生。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