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輔警老父抱屈 微博點擊衝1.4億 官方急撤稿(組圖)


許艷 微博 父親 發聲
許艷遭官方重判13年的案件引發民間抱不平。許艷父親也出面發聲,令官方尷尬不已。示意圖。(圖片來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3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黎小葵綜合報導)近日一則關於「90後女輔警與9名中共官員發生不當關係」的消息引爆輿論。由於官方重判許艷13年,讓許艷父親火大出面喊冤,案件瞬間成為微博熱門話題。微妙的是,目前官方已將相關報導移除,原因不明。

「他們給我女兒的錢,是自願給的,怎麼能說是敲詐呢?如果說我女兒敲詐,為什麼他們當時不報警?他們有人就是警察。我女兒沒有從他們口袋裡掏錢、搶錢。作為公職人員,他們欺負我女兒、玩弄我女兒,犯錯誤的是他們。」在官方對外宣布許艷因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關係、先後敲詐372.6萬元人民幣後,許艷父親作出上述回應,並提出質疑。

3月17日,紅星新聞發表一篇題為<獨家對話『敲詐多名公職人員』女輔警父親:副局長落馬前曾給我女兒50萬>的報導,文中許艷父親承認,曾任海州分局副局長的劉姓男子確實給過許艷50萬元,那是因當時劉男發現許艷已身懷有孕,「他之前承諾會和他老婆離婚、和我女兒結婚」,「但他說話不算數,耍我女兒...。」

在相關報導曝光後,微博上以「敲詐公職人員的女輔警父親發聲」的標籤成為火爆話題。截止18日凌晨1時許,已吸引超過1.4億人關注。

許艷
微博上以「敲詐公職人員的女輔警父親發聲」的標籤吸引了1.4億人關注。(圖片來源:微博)

有網友認為,官方對灌雲縣涉案公職人員僅黨內處分,而對許艷卻重刑重罰,兩者差距明顯不公。 「第一,那幾位公職人員,不能稱為『受害者』。第二,判13年,罰500萬,量刑有點過重!第三,這幾位公職人員都是垃圾!...」

也有網友留言,「許艷父親說的沒毛病,當初又不是有人拿刀架著那些男人的脖子逼他們上床的」、「我個人認為,這種情況,對於涉案的公職人員,特別是其中的領導幹部的處理,要重一些,道理很簡單,因為你的職責是為人民服務的,你是為人民謀利益的,為什麼恰恰走向了反面?第二,公職人員本身受到的教育比較多,按理說素質就應該比較高,不能等同於普遍老百姓。所以涉及到本案的公職人員應該從重從嚴處罰!」

還有人寫道,「不知道為那幾個官員洗地的人,是真的覺得他們沒錯,還是為了維護某些形象。如果是前者,我只能說你們也是一丘之貉了。」

截至發稿前,大量貼文都認為官方在許艷案件上不公平,也因此紅星新聞官網報導疑似遭到「和諧」。

許艷許艷 微博
紅星新聞官網於16日發表獨家報導,之後頁面顯示「404」。(圖片來源:微博)

公開資料顯示,許艷於1994年出生,2014年畢業於山東一家衛校,先後在連雲港市灌雲縣、新浦區等地的醫院上班。 2018年她在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上班,擔任輔警。

根據灌南縣檢察院的指控,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期間,許某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關係,包括時任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某兵、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寇某、南崗派出所所長孫某、侍衛莊派出所所長朱某等人,先後索取他們372.6萬元人民幣。最終,灌南縣法院判處許艷「敲詐勒索罪」、有期徒刑13年,同時加罰她500萬元人民幣,並追繳其違法所得的300多萬元。

法院的這一判處在民間引發爭議。對此,江蘇灌雲縣委宣傳部曾稱,官方已對涉案公職人員分別進行了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等黨政紀處分,其中,時任灌雲縣公安局副局長寇姓男子已表示不再擔任原職務。而被捲入此案的連雲港市的原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長劉相兵,也於2019年4月因「貪腐」落馬。

但值得注意的是,灌雲縣官方並未具體透露上述涉案人員是否接受法律制裁。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大唐英雄榜 電子書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