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三任最高領導向忠發被捕 供出特務委員會(圖)


中共第三任最高領導人、工人出身被蘇聯斯大林欽點為中共六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向忠發
中共第三任最高領導人、工人出身被蘇聯斯大林欽點為中共六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向忠發。(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中共第三任最高領導人、工人出身被蘇聯斯大林欽點為中共六屆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的向忠發是如何「叛變」的,他在被捕後一天就死亡,究竟是意外,還是正常處決?對此,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科長、負責擴充機構、訓練特務的徐恩曾做了詳盡的披露。

向忠發嗜賭如命

據徐恩曾在《黃花崗雜誌》披露,向忠發的叛變起源於一起桃色糾紛。1931年1月,中共黨員胡君為了保護同為黨員的妻子陳小妹免遭中共中央委員羅綺園的玷污,不惜向國民黨告密,羅綺園和向忠發先後被抓。

徐恩曾說,向忠發起初不承認自己是中共的第一號領袖,這時,有一個人表示知道向忠發的歷史:向當船夫的時候,嗜賭如命,有一次從賭場中輸完了錢回來,發誓要戒賭,竟把自己的左手無名指斬斷一小段,以示決心。經他的指認,再一驗向忠發的左手,果然無名指短了一段。向忠發無法再抵賴,只好低頭認罪。

向忠發被指認出來之後,所表現「向敵人投誠」的可憐相,比其他的非無產階級的戰士更精彩十倍,他先表示自己只是一個普通工人,沒有能力,他在共產黨內所擔任的職務,實際上是一個傀儡。向甚至曲膝跪地求情,要求免他一死,並自動說出4個共產黨的重要指揮機關的所在地,以示忠誠。

中共第三任總書記會情婦被擒供出特務委員會

網路上曾流傳《原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同志的供詞》一文,此文是向忠發被國民政府擒獲的供詞。1931年向忠發在知道顧順章可能「叛變」的情況下,還在上海與情婦幽會,而被國民政府逮捕,並把中共內部其所知道的一切供述出來。其供詞曝出中共是一個投靠俄國反華勢力、使用暴力企圖顛覆中國的恐怖漢奸組織。

中原初定 共匪漢奸禍亂中華

中華民國政府建立後,經過北伐、中原大戰,直到1930年11月4日,地方軍閥閻錫山、馮玉祥通電下野,中國才算勉強統一。

在這期間,蘇聯一直害怕中國的統一,陰謀日後侵佔中國,因此在中國培植中國共產黨,在中國製造暴動,分裂中國。

1927年下半年,蘇俄顧問和蘇聯駐中華民國使領館直接策劃、指揮和配合中共,在南中國發動「南昌暴動」、「秋收暴動」和「廣州暴動」。

1927年11月,蘇共在中共上海臨時中央擴大會議上,向中共佈置「如何在中國南方農村進行大面積的燒殺、綁架和強迫農民參加暴動」的任務。

1928年9月26日,蘇共斯大林向各國共產黨發出命令稱:「誰忠誠地、真正地、堅定地、並且是毫無保留地武裝起來保衛蘇聯,誰才是革命者,才是國際主義者。」中共立即接受、決策並在全國範圍內執行了「武裝保衛蘇聯」的方針。

1929年5月27日,東北地方政府查出蘇聯駐哈爾濱領事館竟是蘇聯指揮中共叛亂的巢穴。

1929年11月,當時的中共最高負責人李立三即在中共江蘇省「二大」上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裝保衛蘇聯』,即將是全國的武裝暴動。」因而1929年武裝暴動遍及南中國城鄉。

在中華剛剛統一還不穩固,需要穩定與休養生息的情況下,中共一直勾結蘇俄反華勢力,發動武裝暴動分裂中國,中華民國政府被迫分兵剿共,致使一年多後日寇乘虛侵佔東北三省。

無德無能的中共最高領導人幽會情婦被擒

在中共禍亂中華的這種背景下,1931年4月24日,中共秘密特務組織中共中央特科的負責人顧順章在武漢被國民政府抓獲,顧馬上供出中共在上海的全部組織人員名單,使中共在上海等地的地下特務機構幾乎全部被摧毀。

可惜民國政府上海無線電管理局局長徐恩曾身邊的機要秘書錢壯飛是中共潛伏的間諜,錢翻譯出武漢漢口的密電,知道顧順章投誠,因而在國民黨展開搜捕之前,成功將消息傳遞給在特科值班的聶榮臻,使得周恩來等人逃脫。

6月18日,中共派人通知時任中共總書記的向忠發轉移去江西,但是向忠發提出一定要來人帶他先去看看其情婦楊秀貞才肯走。楊秀貞當年25歲,曾是百樂門舞女,向曾在她身上花了8000大洋,而楊秀貞並不知道向忠發是共產黨人,還以為是一個珠寶商人,因顧順章投誠民國政府而騙她有仇人尋仇要轉移住所。無奈之下,中共組織只好同意,但要求向不能過夜。

向忠發被帶到上海法租界霞飛路與情婦楊秀貞會面,但向被情婦緊緊摟住親上一口之後,說什麼也不肯走了,接頭人只好約定第二天到約定地方接他。

第二天一早,向忠發從情婦被窩裡爬了出來,在路上他被一群人擁住,用汽車帶到了善鐘路巡捕房。第二天,被引渡到淞滬警備司令部。

向忠發供出 中共是徹頭徹尾的反華恐怖漢奸組織

向忠發開始的時候並不承認自己是中共的領頭羊,只說是中共的一個普通工作人員。

但向忠發左手一指半截的特徵(年輕時為了戒賭,將左手指砍去一個)出賣了他。當向忠發知道無法隱瞞時才說:「我,是向忠發。雖是第一把手,卻只能算木偶。沒什麼能力,原本不過是個普通工人。」

隨後向忠發主動供出了中共的內幕,其中包括中共內部激烈的權力鬥爭,以及投靠蘇共反華勢力,圖謀顛覆中國的事實,還供出中共為了籌集資金去綁票、搶劫,中共完完全全是恐怖暴力組織。

向忠發在自白書中供出了共黨經濟來源有三

(甲)國際供給者:國際幫助中共每月一萬五千元美金,中國五、六萬元,而實際上國際的款是俄國共黨供給的,而「最近經濟的支配權操在周恩來手裡。」

(乙)赤區接濟者:在赤區中所沒收載搶掠的財物,統統都換成現金,再由在蕪湖開發金鋪子的張人亞兌換成現洋及鈔票,交來上海給中央。

(丙)綁票或搶掠:共黨的經濟,有時因國際的關係一時中斷,款子不能來,亦有的因赤區的接濟沒有到,因此就時常採用綁票和搶掠的方法,這種工作主要是由特務第三科紅隊負實幹的。

附錄:《原中共中央總書記向忠發同志的供詞》

他的供詞,原刊中華民國1933年10出版的《轉變》,本次發布的文本是以1988年出版王健民的《中國共產黨史》。

一、自述

我是湖北人,現年五十一歲,是一破產的農家子弟,十四歲入漢陽兵工廠做學徒,共住二十九個月,因與工頭不合,被革除。遇一親戚廖某,介紹入造幣廠,共住四年,因廠倒閉,去江西名人王家全家中做佣人,三年多,後來又由他介紹入他所經辦的輪船公司任事(九江至南昌往返)。我在輪船公司內因為經東家的介紹,故只做了四個月,就升任二副,做二副二年又升任大副,後因輪船公司與礦物局(漢冶萍)的輪船撞壞了鹽道所坐的船,與鹽道口角,後經通緝,乃逃至湖北住。湖北住一年多,此時正值造幣廠已開工,即入廠做工一年,又因武昌起義,造幣廠停工,經人介紹入漢冶萍公司一八○號船上任事,直至一九二三年始脫離。我入共黨的經過是在漢冶萍公司工會,擔任工會副委員長時(一九二一年),由許白昊(此人已死)介紹加入中共,七天以後,即任支部書記,「二七」事變以後,提升中共湖北區委。一九二三年失業後,由彭澤湘(現已開除,時為湖北省委書記)介紹任湖北省委書記一月。當漢口市黨部成立時與劉百川等負責工作,我擔任工人部長,曾出席國民黨第二次代表大會代表。北伐軍到武漢時經辭三次始准,後任武漢總工會委員長及市政府工作,到國共分家以後,共黨五次大會當選中央委員,因開會通知只發給我一次,心頗不快。七月間在武昌蛇山開中共中央會,後因大發牢騷,中央亦未答覆。又因「八一」罷工,我不同意,雖經羅亦農說服,卻又將我送到漢口法租界一洋房中禁閉了,此時我見罷工已失敗,遂不經共黨中央的同意即私逃長沙了。到長沙後,即住鄉下一月,後共黨中央派朱鶴林帶洋一百元陪我到上海了。(在「八一」以後,我曾出席氣「八七」會議,組織中央政治局,我也是委員之一。)

我到上海之後住過一短時期,即被派赴莫斯科,同行者共十四人,我任主席。到俄後參觀各處約數月,又去比利時住了數月,再返莫斯科,出席在蘇俄召集的赤色職工國際的第四次大會,時蘇兆征為主席,我任副主席。未幾(一九二八年六月)中央開六次代表大會,我任主席團,回國後任共黨總書記。曾被幽禁一個月(與立三、蔡和森、王仲一等同住)。一九二九年九月,共黨二中全會開會時,周恩來與李立三在會場上發生意見,開會後兩天,又發生爭執。我對李的主張雖不同意,但不能反駁他。以後他們二人常有糾紛,我始終為他們來調解的。一月後他們的衝突日烈,無法解塊,周恩來決意赴莫斯科報告國際,結果國際答覆說:「中國黨錯誤,國際駐中國代表亦錯誤。」此時瞿秋白等也來了,三中全會由瞿秋白領導,其所措施,下級大為反對,不得已國際派了米夫來華,找我談話說:以前種種錯誤,你都要負責,須受懲罰。

經過米夫談話之後,我卻沒有受處分,因為米夫說:「向忠發是一個工人份子。」此次米夫來華後,自中共中央的組織才變更了,分工制度,因而一切經濟權均不經我手,我的總書記,只不過虛位而已。不久因為羅童龍組織非常會議,米夫召集徐錫根、陳郁談話,這一次的談話,我沒參加。米夫返俄後,有一德國人作中國黨的國際代表。四中全會的報告,周恩來起草,由我向國際代表報告,而陳紹禹大加反對我,說我是調和主義者。四中全會選舉的結果,名義上仍由我來繼承六次大會的總書記,但在事實上己經實行了分工制,如沈譯民任宣傳,周恩來任軍事,趙雲任組織,從此備人備管各事,我在共黨內不甚管事了。

二、供白

一、國際──國際共黨駐滬東方部負責人

前為俄人米夫,現已回國,現由一波蘭人負責,但自稱是比國人,聞已被捕,押在英租界巡捕房中。

二、中國──中國共黨中央政治局委員:

向忠發、周恩來、陳紹禹、陳郁(已去莫斯科)、盧福坦(即老山東)、徐揭根(去鄂西赤區)、項英(去贛赤區)

候補委員:王克全、羅敦賢、張國點(在赤區)、關向應、顧順章

職務:

總書記:向忠發

宣傳:張聞天

組織:朱森

軍委:李福春

三、特務委員會

從前是我(向指自己)和周恩來、顧順童,但自顧順章被捕後,經人報告,閱已自首,遂施行改組了,前由顧順章負專責,現改為廖成雲負責。其組織如下:

1.廖成雲總負貴(前江蘇省委)

2.趙雲(第三科──紅隊)

3.潘漢年(第二科──偵探)

4.楊森(第一科──社會及告種技術)

5.陳壽昌(第四科──交通)

四、蘇區負責者:

1.蘇區中央政治分局:項英

2.鄂西分局:夏曦

3.鄂豫皖分局:張國燾

4.閩粵分局:鄧發

五、李立三已經送到莫斯科去了。

六、各地上層負責者:

我因為近來同周恩來不合作,下層的組織及負責人的情況多不知道,現在所能說出的僅限於各地上層負責者:

1.江蘇省委兼上海各區委指導:

書記:王雲程(湖北人,留莫回來)。

組織:吳致中(湖北人,留莫回來)。

上海分七區:滬中、滬東、滬西、閘北、法南、吳淞、上海(碼頭及海員)。

2.浙江,有兩中心縣委,無省委組織。

(l)溫臺中心縣委。

(2)杭州中,合縣委(已破壞)。

3.安徽──過去有省委,現無。

特委有三:安慶,廣德,南寧。

4.山東──有省委,五六月破壞,新派二人去,姓名不知。

5.河北──順直省委由殷鑒負責(從前羅章龍派的非常委員會省委已解散)。

6.滿洲──李翔伍。

7.哈爾濱市委書記──伍何敬(河南人,自莫回來)。

8.河南──季中發。

9.湖南──無法組織。

10.湖北──只有橋口區委一個(月支三百元)。

11.陝西──只有市委一個,人數不多,惟未與中央發生關係,近派劉國童前去(此人前為中央與國際代表間領款者)。

12.廣東省委(包括廣西,駐香港)書記蔡和森。

13.雲南,福建都不詳。

14.察哈爾等特區無人負責。

七、各地實際情形:

1.以江蘇省委較有力量,上海為最,但亦極為薄弱。人數(黨員)除赤區外,約有二萬黨員,內中大部分掛名和不起作用的,自然亦都算在內。

2.成分:工人佔百分之十,農民佔百分之六十,智識份子佔百分之三十。

3.上海方面:黨員五百八十人,青年團員二百七十六人,工會黨員四百七十人,月繳會費共計二百七十餘枚銅元,由此亦可見力量之薄弱了。

八、軍事──​從前經中央局決定共七軍

第一軍:毛澤東、朱德

第二軍:賀龍

第三軍:彭德懷、黃公略,總稱一、三集團軍

第四軍:鄺繼勛(鄂豫皖)

第五軍:毛澤東(一部分,力量很小)

第六軍:周郡

第七軍:李明瑞

總計赤軍人數十二萬餘人,槍枝七萬餘。

九、共黨經濟來源:

(甲)國際供給者:國際幫助中國共黨每月一萬五千元美金,中國五、六萬元,實際上國際的款是俄國共黨供給的。最近經濟的支配權操在周恩來手裡,我不知其詳。但是從前中央總行動委員會時,由我來支配經濟,所以我知道的很詳細。其分配如下:

1.江南局;五千五百元,後又加上一千元

2.南方局:四千二百元

3.長江局:六千元

4.北方局:四千八百元

5.滿洲:一千二百元

6.軍部:九千元

7.宣傳:九百元(印刷費另外)

8.組織及招待:一千三百元

9.紅旗報:二千元(現由羅綺園負責)

(乙)赤區接濟者:

在赤區中所沒收載搶掠的財物,統統都換成現金,再由在蕪湖開發金鋪子的同志張人亞兌換成現洋及鈔票,交來上海給中央。前後由我經手有兩次:第一次,一九三○年六月由閩西運來七百兩;第二次,一九三○年底,由贛西南運來兩千零七兩。由這兩批款內提出八百元組織商業機關,派陳紹禹作老闆──現由廖成雲負責交付,此外尚有許多大批現金由赤區運來,但都不是我經手的。

(丙)綁票或搶掠:

共黨的經濟,有時因國際的關係一時中斷,款子不能來,亦有的因赤區的接濟沒有到,因此就時常採用綁票和搶掠的方法,這種工作主要是由特務第三科紅隊負實幹的。

十、附記:

1.喻譯時:交通主任,住戈登路戈登里。

2.李金生:是我的工作負責人,於前星期內被公安局捕獲,共有七人,聞現解司令部,他知道我的機關很多,經過此次破壞,各處機關均遷移,因此我也受了國際的嚴重警告。

3.婦女部──周秀珠住閘北鄧托路口同春里七十二號。

4.青年團總書記秦邦憲,住古拔路橫路三號,開會地點在西摩路。

5.國際接頭處及領款機關在憶定盤路。

6.共黨現有幹部全國不過二百人,在莫斯科者亦不過二百人,人才極感缺乏。

責任編輯:玉亮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