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冷卻的內循環……(組圖)

2021-08-18 10:15 作者: 徐高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1年8月18日訊】2021年7月,中國的宏觀經濟數據中,除了進出口數據表現尚可外,其他經濟增長數據全面走弱,內需更是疲弱到令人擔憂的程度。由於去年上半年留下的低基數,今年上半年中國各項經濟指標的同比增長率都處在較高水平。隨著基數效應的變化(去年下半年基數抬高),今年下半年經濟同比增長率數字理應逐步走低。但這種「預期之中」的同比增速下滑反而掩蓋了經濟的疲弱——因為如果不做仔細的數據處理,其實很難區分經濟同比增速的下降是基數效應所致,還是確實反映了經濟增長動能弱化。

從季節調整之後的經濟指標絕對水平來看,今年7月中國固定資產投資金額顯著下滑,零售和工業增加值繼續延續過去幾個月的下行趨勢。注意,這都是絕對水平的走低,意味著季調後的環比增速為負。對中國這麼一個曾經長期維持較高增速的經濟體來說,這樣的情況絕不正常(圖表1)。

2021年7月中國宏觀數據全面走弱
2021年7月中國宏觀數據全面走弱(作者博客)

當前中國經濟走勢明顯弱於筆者四個月前的預期。在今年1季度經濟數據發布之後,筆者還期待中國經濟景氣能進一步走高。但在過去幾個月中,中國經濟景氣卻弱化至令人擔憂的程度。筆者的樂觀預期之所以落空,主要原因是國內極度緊縮的宏觀政策過度冷卻了國內循環,並阻礙了外循環對內循環的帶動。

2021年上半年,中國公共財政赤字4560億元,比2020年上半年的赤字減少了約1.6萬億元——財政赤字的減小意味著財政政策正在收縮。事實上,進入21世紀之後,中國還從沒有過今年上半年這樣規模的財政緊縮。財政緊縮的同時,今年上半年投放到實體經濟的社會融資規模也顯著小於去年同期。國內財政政策和社融投放的收縮自然會明顯抑制國內需求的擴張(圖表2)。

2021年上半年國內財政政策和社融投放收縮明顯
2021年上半年國內財政政策和社融投放收縮明顯(作者博客)

在收緊財政和社融抑制內需的同時,國內還在今年上半年推行了較為嚴厲的限產政策,強行壓降一些上游產品的產量。今年年初以來,高爐、焦化等行業的產能利用率在限產政策約束下明顯走低,與同期顯著走高的大宗商品價格形成了明顯背離。受此影響,今年7月中國粗鋼產量同比增速已經下滑至-8.7%,創下2018年以來的最低讀數。十種有色金屬的產量增長也在7月接近停滯。限產政策既給經濟增長帶來了阻力,也推升了通脹壓力,讓經濟陷入了低增長和高通脹並存的「滯脹」狀態(圖表3)。

中國粗鋼產量已同比負增長,有色金屬產量接近停滯
中國粗鋼產量已同比負增長,有色金屬產量接近停滯(作者博客)

受國內需求面宏觀政策緊縮的影響,中國內需在最近幾個月明顯走弱。其中,基礎設施投資首當其衝。財政政策的緊縮,再加上對地方政府融資的管制,使基建投資資金來源減少,投資顯著走弱。季節調整之後的數據顯示,基建投資的絕對水平在今年3月短暫沖高之後就一路下滑,到今年7月已降到疫情前水平之下。今年2季度以來,地產投資增長也在地產調控政策的壓力下日漸乏力。到今年7月,地產銷售走弱還讓地產投資資金來源斷崖式滑坡,令地產投資顯著走低。投資低迷的時候,消費也難以獨善其身。季節調整後的數據還顯示,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在今年3月沖高之後,也持續處於下行趨勢中。

以上還只是國內緊縮政策對內循環的第一輪影響。緊縮政策的第二輪影響是阻礙外循環對內循環的拉動。新冠疫情爆發之後,在發達經濟體強力的需求刺激政策的帶動下,全球進入了「中國生產——美國消費」的「再循環」之中,中國出口因而明顯走強。這種再循環的格局一直延續至今。

按道理,在外需走強,國內企業利潤明顯上升的時候,國內製造業投資會隨之走強,開啟國內產能擴張週期。次貸危機之前,中國經濟的繁榮主要就來自出口對國內製造業投資的拉動。但在今年,當存量產能都因為限產政策而開工不足時,企業投資擴產的動能自然大受影響。而基建和地產投資在政策壓力下的走弱,也給製造業投資帶來負面影響。這樣一來,外需在中國經濟內部的傳導受阻,外循環對中國內循環的拉動作用難以充分發揮。

從2020年2季度到2021年1季度,因為外需強勁修復,中國經濟處在外需主導的狀態——「全球再循環」是當時分析中國經濟的主導邏輯。而從2021年2季度到現在,因為國內緊縮政策對經濟的影響已經充分體現,中國經濟重新回到國內政策主導的狀態,國內經濟前景高度取決於國內政策走向——「政策市」變成當前分析中國經濟的主邏輯。在「政策市」的邏輯中,要知道政策會根據經濟形勢的變化而相機調整,因而要有逆向思維,避免對經濟趨勢做簡單的線性外推。

還要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國內政策的施行並不完全符合中國「雙循環」大戰略。雙循環戰略要求「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但今年上半年國內政策緊縮卻過度冷卻了中國的內循環,讓中國經濟增長更加依賴於外循環。在全球新冠疫情不確定性仍然高企,國際上貿易保護主義傾向仍然高漲的時候,這種格局不利於中國經濟應對外部挑戰。

今年下半年,尤其是今年4季度,應該是國內宏觀政策轉向寬鬆的時間窗口。730政治局會議傳遞出的政策導向自然是重要原因。此外,基數效應對同比增長數字的擾動在下半年會逐步消除,經濟增長動能的衰弱會更明顯地體現在數據中。而下半年美聯儲大概率會開始退出寬鬆貨幣政策,可能令全球金融市場震盪。這些因素都會促使國內宏觀政策更多轉向穩增長,從而改變目前中國內循環過度冷卻的狀況。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