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國青年報的那些黑內幕(圖)

2021-08-20 10:28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中國青年報》總部,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海運倉2號。
《中國青年報》總部,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海運倉2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1年8月20日訊】中共團中央和中國青年報就像兩個大膿包,大的裡麵包著小的,捅破了全是罪惡。最近海外有的自媒體稱李克強是李中堂,這是當年對李鴻章的稱呼,完全錯了。李克強他爸爸50多年前就是共產黨的縣長,他自己1976年文革中就加入了共產黨,他沒有習近平壞。沒有他權力大。如果他掌握了權力,還能為人民著想,那時候才能說他類似李中堂。

2000年之後,中國青年報背著黨中央,和北大青鳥成立了中青傳媒公司。《青年體育報》藉口報社沒地方辦公,就搬出來,在二環路外,北京城東北角的建達大廈租了一層寫字樓,在14層。還有陳小川的《青年時訊》。

共產黨過去的宣傳是人人平等,比如黨中央內部都是彼此稱呼同志,或者是恩來、澤東、潤之(毛澤東的字號)、小平之類。毛澤東1948年在陝北被胡宗南追著滿處跑的時候,還化名李得勝呢。怕老百姓報告國軍。這一段就不再提了。所以1985年我進入中國青年報,報社人事處搞入社培訓,人事處副處長王宏猷特別上了一課,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講報社編輯部人人平等,互相直呼其名。不稱呼官職。但是畢熙東特別不喜歡這種事情。直接讓大夥叫他畢爺、畢大爺。在報社他只是一個中層幹部,不敢這麼樣。所以就要搬出去。我2000年3月20日去了《青年體育報》,一進去就發現大夥都要叫他畢爺、畢大爺。這不就是黑社會嗎?我雖然比他小9歲,他掌握著我的生殺大權,但是我和他都是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夜大學的同學,5年,一起學習,我們那所夜大只有300人,是在一個階梯教室上大課。我學習成績比他好很多。就是餓死了我也不能叫他畢爺、畢大爺。我只稱呼他「畢總」。這是他退而求其次的辦法。

他出書寫文章都是自我介紹說自己是「總編輯」。其實報社任命的是主編。主編就是中層幹部,有人管著;總編輯就是一二把手的意思,不是中層,本單位沒人管得了。所以畢熙東最喜歡的一句話就是陳雲的「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其實他只「唯」他自己。所以就讓大家叫他畢爺、畢大爺。對外人就自稱「總編輯」。所以就偏不給我開上崗證明,造成欠我多年工資的事實。

他招聘的社會閑散人員、小流氓都這樣叫,而且特別真誠。所以得到的錢也特別多。辛明2003年畢業,2002年實習期間就給開工資了,加上編輯費稿費,每月就1萬多了。那時候房價是二三千元。2004年他就在朝陽路買了房。我那幾年每月的收入不超過3000元。這就是當不當「孫子」的區別。所以後來討薪不成,2008年奧運會之後,我在家屬院揍了他三次。之前他有兩次要揍我,我練過中長跑,還是在少年體校,還在1994年團中央運動會上創造了男子乙組200米記錄。之後,當年,獲得了中共中央直屬機關田徑運動會男子乙組100米、200米第四名。前兩名是中央警備團的軍人。第三名是中央團校的體育老師。他就沒追上我。

2000年3月,青年體育報開張,8月就辦不下去了,只有4個對開大版,不好賣。所以畢熙東就把董路為首的小黑社會拉來了。報紙升級為12個大版。後8個版面承包給董路。每期2萬元。包括稿費編輯費和工資。沒有給上保險。但是2005年報社遣散這些人的時候又都補發了五險一金。董路是按照每個月3000元領的,工資的30%,僅此一項就是18萬元。當時基本上就是一套房的價格!這張報紙也很荒誕,有兩個報頭,這邊是《北京足球》,主編董路;那邊是《青年體育報》,總編輯是畢熙東。讀者都糊塗。有一次招聘,進來的人先跟董路打招呼,董路趕緊介紹畢熙東,那小夥子說:「不是董路是總編輯嗎?」這使畢熙東勃然大怒,自然沒要他。要了辛明和張磊。

黨報是共產黨控制的,但是畢熙東就敢把它承包出去,所以我今天罵中國青年報,報社他們也不敢來抓我,因為他們明白黨中央如果知道了他們幹過這樣的壞事也不會饒了他們,先要處罰他們。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兩年。

到了2002年韓日世界盃,董路要去日本採訪,他的小兄弟周超要去韓國採訪。周超現在是新浪網的著名記者,今年去了東京奧運會。他沒上過大學,年輕的時候在日本刷過盤子,所以日語好。現在他特別牛,經常在新浪網罵人,想罵誰就罵誰,就跟畢熙東當年一樣。

承包出去黨報,這是直接反黨行為,所以中國青年報領導老督促畢熙東改過來。2002年董路出國,這個機會就來了。畢熙東一輩子都不會使用電腦,不會使用電腦看新聞,更不會使用電腦寫作,都是用筆寫。其實他連拉丁語字母的漢語拼音也不會,所以不能查字典,錯別字連篇。現在沒了董路和周超,他就處理不了那麼多的版面。這時候12個大版改為24個小版。編輯部主任只恆文對足球完全外行,也不能依靠。畢熙東就找來了一個反革命犯罪份子來當編輯部主任,或者叫副總編輯。這個人就是張舒。

張舒原來是人民日報體育部記者,曾經報導過攀登珠穆朗瑪峰,而且自己也上了8000米以上的山坡。1989年六四解放軍在天安門大屠殺,他和另外一個記者在人民日報印刷廠出了號外。那個記者和他都被解放軍抓了,那個被判了刑,他被關了一年,沒判刑,但是報社開除了他。妻子也是報社的,與他離了婚。因為被處理過,就不能在北京的新聞界干了,他就化名趙牧,去了深圳、廣州一帶,呆了十來年。畢熙東最能騙人,新聞界都知道,所以他幾次聘請與董路齊名的李承鵬,李承鵬都拒絕了。李承鵬現在不干體育新聞了,是網路大V,專門寫政治性評論,共產黨很痛恨,李承鵬是個爺們兒,所以不會與畢熙東同流合污。畢熙東實在找不到有水平的人,無奈之下就把反革命罪犯張舒拉來了。他絕對不是因為同情張舒。

中國人根本不會踢足球,所以也沒有真正的足球記者。張舒很能寫,但是淨是葡萄牙沒有西班牙的「牙」硬,之類的文章和大標題;再不就是FEFA(國際足聯英文縮寫)不守法,胡來。漢語拼音中,這幾個字母念「非法」。這都挨得上嗎?

董路到了日本,估計也是對取消承包制、取消自己的總編輯稱號有意見,呆在飯店不出去採訪。只是寫一些評論應付。畢熙東和趙牧就很生氣,拿什麼填版面啊?二人一合計就把董路的來稿都槍斃了。具體操作的是責任編輯楊永成。他原來是董路的小兄弟,現在跟趙牧打得火熱,我們一起吃工作餐,他在飯廳接了一個電話,要記電話號碼。沒有紙,嫌餐巾紙不好使,直接把號碼寫在身邊趙副總編輯的胳膊上。

幾天後,楊永成因為電腦工程師沒給他修電腦,就罵了他。這位叫張毅,是兩個子報的工程師,還負責《數字青年》加張兒。與畢熙東、陳小川關係都很好,就跑過來把楊永成打了一頓。趙牧都嚇傻了。張毅200來斤,楊永成個子小,吃了虧,第二天畢熙東也不批評張毅,不主持公道,他就不來上班了。這下人員就更緊張了。

畢熙東借這個機會,就取消了承包制,改為發工資,每個月給董路開1萬元,所以2005年遣散是按照30%發養老保險,就發了18萬元。這都是股民的血汗錢。因為那時候中國青年報是上市公司的一部分業務。

世界盃結束,報社覺得畢熙東也不掙錢,光賠錢,就不能再在外面租中檔寫字樓了。就讓青年體育報搬回大報。張舒知道報社領導都認識他,來到報社上班,幾天就會露餡兒。就主動辭職了。

後來張舒去了搜狐當博客頻道總監。因為傳播諷刺毛澤東的漫畫被警察拘留過。他喜歡打籃球,個子也高,1.82米,大概。但是抽煙喝酒,熬夜,生活不規律,暴飲暴食,2020年在打籃球的時候心臟病發作,猝死了。

責任編輯:李靜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