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撒切爾夫人的高級官僚策劃了香港淪陷?(圖)

2021-09-19 21:06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撒切爾
1984年12月19日,鄧小平在北京會見了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圖片來源:PIERRE-ANTOINE DONNET/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報導)根據一本新書透露,英國一名高級外交官,即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一名最高外交政策顧問,被英國情報部門懷疑,在1997年香港移交中共前的會談中,向北京泄露了敏感材料。

據《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已故的克拉多克(Percy Cradock)爵士,是前英國駐中國大使,由於他在1984年規定英國最終撤出其前殖民地的協議、《中英聯合聲明》中發揮了主導作用,他被稱為「瑪姬的官僚」(Maggie’s mandarin)。

克拉多克後來成為彭定康(Lord Patten of Barnes)的激烈批評者,彭定康作為香港的最後一任總督,主持了最後移交前的激烈談判。

克拉多克被廣泛認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共產主義中國問題專家之一,還曾擔任過英國政府聯合情報委員會的主席。但據稱,克拉多克發起了一場私人的自由職業者外交活動,並在英國情報部門的政變中落馬。

英國間諜們獲得了一份秘密的中國外交電報,描述了1993年克拉多克與當時中國駐倫敦大使的一次午餐。

這頓飯討論了彭定康在英國談判中的行為。克拉多克被描繪成「政府發言人」,儘管他一年前就已經退休了。他被傳喚到英國外交部解釋自己的行為。

克拉多克本人在2010年去世後,捐贈給他所在的劍橋大學的文件中,描述了以前未被提及的在中國大使館發生的破壞其職業生涯的故事,其曲折程度堪比勒卡雷(John le Carré)的間諜小說。

前《星期日泰晤士報》遠東事務記者謝裡丹(Michael Sheridan),在為其新書《通往中國的大門:中國和香港的新歷史》(The Gate to China:A New Histor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and Hong Kong)進行取材研究時,在聖約翰學院(St John’s College)圖書館裡,發現了這封列印的三頁信件。

1993年8月17日午餐時,克拉多克和彭定康因英國試圖為香港公民爭取更多民主而發生爭執。

這位前官員擔心彭定康提議的改革從長遠來看會使事情變得更糟,並可能激怒中共領導人,在接管後對香港進行更嚴厲的鎮壓。這些中共領導人曾被克拉多克描述為「暴徒、暴徒、暴徒」。

克拉多克聲稱,他訪問中國大使館只是為了就他希望寫進回憶錄的照片徵求意見。

當時的中共大使,是一位名叫馬毓真的共產黨老幹部,邀請他留下來吃午飯。據克拉多克說,沒有發生任何不當的事情。然而,他並沒有向英國官員報告這次會面,因為這對他這樣一位前官員來說是標準做法。而馬毓真在1991年5月—1995年11月期間擔任駐英國的中共大使。

克拉多克不知道的是,這位中共大使事後提供了他們談話的高度破壞性描述,並通過外交電報發給北京。克拉多克似乎也不知道他曾經管理過的英國間諜,已經獲得了馬毓真的秘密信箋的副本。

英國是否以某種方式竊聽/攔截了中國大使館的通信?或者,正如一些中國通所懷疑的那樣,軍情六處(MI6)是否有足夠接近北京政治局的間諜,能夠傳遞其秘密?這些問題可能仍然沒有答案,但無論如何,克拉多克都被抓了個正著。

在克拉多克與馬毓真共進午餐的五個星期後,他被叫到外交部,看到了中國大使對他們談話的描述。第二天,他在倫敦西南部特威克納姆(Twickenham)的家中坐下來,在寫給科爾斯(John Coles)爵士的信中,為自己的行為做了詳細的辯護,當時科爾斯是外交部負責亞洲和美洲的副部長。

克拉多克的信在開篇寫道:「您昨天給我看的報告是如此令人不安,而且不準確,我覺得我必須向您提供一份書面意見。」因為,中共大使指控克拉多克向中國人介紹英國的談判策略,並把自己當作英國政府的發言人。

克拉多克說他沒有報告這次午餐,因為它是「例行公事,泛泛而談,其中沒有任何內容是公眾或媒體的聲明和猜測沒有涉及的」。

他認為中共大使要麼誤解了他的意思,要麼就是「為了做一篇重磅的政治報告而加入了不相干的材料」。

這位前官僚最後說,「我試圖把我的觀點當作英國政府的觀點,這是不可想像的。我在發言前,宣稱自己的無知,並提醒大家,我說的純粹是個人觀點。也許我(當時)強調得還不夠重。」

謝裡丹認為,克拉多克作為前撒切爾政府顧問、前間諜頭子和世界上最重要的漢學家之一,他對中共大使說的任何話都會增加份量,並可能在當時「嚴重削弱」了英國政府的談判地位。

一位參與談判最後階段的英國高級外交官指出,克拉多克是「一位傑出的公務員,為瞭解中國方面做出了大量的努力。但他對自己的努力受到彭定康的嘲弄感到非常生氣」。

第二位接近彭定康陣營的人士補充說:「如果這是真的,那就太離譜了。克拉多克一直在向香港和英國媒體介紹情況,反對彭定康和他的政策,但我不知道他也在向中國人介紹情況。他認為[1984年的協議]是他的寶貝,他是這個協議的策劃者,他的總體看法是彭定康將把整個事情搞砸。」

另一個消息來源指出,如果一個更低級的外交官被發現在中國大使館的午餐會上討論英國政府的戰略,而他又沒有報告英國政府,那麼他可能會面臨刑事指控,甚至被判刑。

謝裡丹引用彭定康的話說:「我只能說,克拉多克公開和私下批評我所做的一切,而我卻得到了撒切爾夫人和梅傑(當時的首相)的強有力的公開支持。」

謝裡丹的結論是,在英國外交部的斥責之後,「克拉多克的聲譽,在秘密情報世界從未被恢復」。他也沒有獲得上議院的貴族席位,而這可能是他應得的後果。

至於導致克拉多克失敗的情報政變,以及英國究竟是如何得到中共大使電報的,這個故事還有待講述。

正如一位消息人士上週指出的那樣:「當然我不知道,但即使我知道這件事,我肯定也不能告訴你。」

視頻:克拉多克急忙去攙扶撒切爾夫人,她在1982年與中國的會談後離開時跌倒: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最新文章
更多最新文章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