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天:供給方已經奪回了話語權(圖)

2021-12-06 08:30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21年12月6日訊】前蘇聯解體之後,世界進入了單極時代,也進入了和平時期。在這樣的時期,各國集中發展經濟推動了經濟產出的不斷增長。當產出不斷增長之後,如何擴張本國在國際上的市場份額就是各國關注的核心問題。

此時,各國的進口稅率就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這是世界貿易組織的地位空前高漲的時期,源於這個組織負責協調各國將進口關稅降低到低水平上,這極大地推動了全球貿易的發展。

美國政府在2018年發動貿易戰本質是為了擴大對中國的出口、壓制來自中國的進口從而縮減貿易逆差,這就是這一時期的典型特徵,大家都在努力擴大自己的淨出口。

這是供給過剩的階段,全球經濟的需求端掌握著話語權。

一、從今年開始,變「天」了!

2014年之後,以石油、農產品、倫銅為代表的大宗商品價格長期在低位徘徊,供給(包括勘探投資決定的供給潛力)不斷收縮,供需關係得到不斷調整。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後,以天然氣和煤炭價格暴漲為標誌,說明供給的劇烈收縮在推動全球產業鏈加速斷裂,供給方已經奪回了話語權:

第一,2020年12月,俄羅斯宣布對出口至歐亞經濟聯盟(歐亞經濟聯盟是由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亞美尼亞組成的國際組織)以外國家的小麥徵收每噸25歐元的固定稅,並對出口至歐亞經濟聯盟以外國家的小麥、玉米、大麥和黑麥實施出口配額,配額是1750萬噸。超過配額的出口穀物將徵收產品關稅價值的50%的稅額,且每噸徵稅額不少於100歐元。配額的有效期從2021年2月15日至6月30日。俄羅斯明確表示,出台上述措施是為了抑制國內主食價格的上漲。

在主要國家中,俄羅斯打響的是控制基礎商品出口的第一槍。

俄羅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麥出口國,佔全球出口總量的21%,對全球的小麥和穀物市場具有重大影響力。俄羅斯對農產品出口徵收關稅並實施配額制度,助推了國際農產品價格。阿根廷也出臺了控制肉類和農產品出口的政策。

第二,今年下半年全球開始爆發嚴重的化石能源危機,煤炭和天然氣短缺導致電廠發電不足,讓歐亞部分國家出現了電力短缺。現代各國對電力的依賴性十分嚴重,停電不僅會導致企業無法開工,城市還會成為死城,所以,各國都只能力保發電用氣、用煤,其他行業的用氣、用煤就會被擠壓,產出下降。

除了發電之外,天然氣、煤炭還有另外一個主要用途就是用於製造尿素,當尿素企業開工不足、尿素產量下降之後,出口就會下降,結果讓韓國等國家出現了尿素短缺,這是又一個基礎商品出口被動收縮的例子。

如果目前這種狀態持續下去,到明年春季有可能爆發全球尿素供給危機,這對於農業不是好消息。

第三,在北美地區汽車、燃油的重要性與食品一樣重要,沒有燃油就沒法出行,就無法工作和購物,北美主要的運輸方式是汽運,燃油價格上漲會快速地推動終端商品價格,進而推動通脹,而燃油短缺會直接導致城市停擺。

目前,美國正在聯合中國、印度、日本等國拋售石油儲備以打壓燃油價格,這種措施從長期來說無濟於事,是拜登政府在飲鴆止渴,源於拋售完畢之後,各國就要面臨如何回補儲備的問題,只要原油生產沒有得到根本性質的改善(在數年內這是不可能的,源於過去七年的勘探投資在不斷下滑),各原油進口國回補儲備的過程就會給原油價格火上澆油!

美國官員對此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他們開始建議拜登政府禁止石油出口,當拋售儲備對油價的壓製作用消失之後,預計拜登政府只能走上這條路,否則在明年的中期選舉和2024年大選中民主黨會潰不成軍。

或有人說,美國實行的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不會禁止石油出口,這種說法很偏頗。美國社會根本無法承受燃油價格快速上漲以及燃油短缺所帶來的衝擊,一旦局勢惡化之後,它會立即行動!

美國過去也有禁止原油出口的先例。就是基於上述原因,從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開始美國就曾經在四十多年內禁止石油出口(加拿大和墨西哥除外),直到2015年12月才解除禁令。

第四,即便美國在明年開始禁止石油出口,它也不是先行者。

2021年以來,歐佩克+不斷拒絕美國等其他國家的增產要求,實際就是在控制石油出口的行動。歐佩克+之所以敢於這麼做,原因之一自然是自身的閑置產能已經不足,更重要的原因是原油市場已經進入了緊平衡的階段,它們並不擔心自身限製出口之後其他產油國會搶佔自己的市場份額。

第五,印尼是全球大宗商品出口大國,錫礦、鎳礦、鋁土礦、銅礦和棕櫚油等基礎商品供給在世界上都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它正在制定相關商品出口計畫,有些計畫已經落實。印尼已經計畫停止毛棕櫚油出口。儘管歐盟抗議,印尼仍停止了鎳礦石出口。

印尼政府還表示,可能會在明年停止鋁土礦出口,在2023年停止銅礦石出口,在2024年停止錫礦石出口。

在大宗商品供過於求的時期,印尼不敢這麼做,源於一旦自己限製出口就會被其他國家搶佔國際市場份額。可今天,供給已經成了瓶頸,印尼就敢於控制自己的基礎商品出口,要求需方將產業鏈建設在印尼,以實現吸引投資、提升出口商品附加值的目的。

印尼的算盤打的精。

從次貸危機之後,我們度過的是供過於求的物質豐富時代,長期供過於求就會導致商品價格低迷,而價格長期低迷時企業就會減少在相關領域的投資,讓供給潛力不斷下滑。

2011-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投資示意圖
2011-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投資示意圖(作者博客)

上圖是2011年至2020年全球油氣勘探投資示意圖,從2015年開始就處於很低迷的狀態,如果考慮這一時期美元還在不斷貶值,勘探投資的真實下降幅度遠高於圖形中的數字所示。2020年的疫情爆發導致油氣價格下跌更讓油氣勘探投資暴跌,這說明未來數年內油氣的新增產能甚少,而舊礦井的產量會不斷下降,這就讓供給成為主要矛盾。同時,這個圖形所代表的又絕不僅是油氣勘探投資的下滑,而是所有基礎商品投資的長期低迷,源於在過去的六七年中所有大宗商品的價格都十分低迷,低迷的價格意味著低投資收益率,就會導致投資低迷。

在這樣的時期內,由於物價低迷,利率處於歷史性的低位(歐洲和日本更開啟了歷史上從未出現的負利率),就讓全球資本集中在資產價格和金融領域,形成資產價格泡沫。

但供給被長期削弱之後,最終就會因供給問題導致全球產業鏈斷裂,這就是2021年體現出來的現象,天然氣、煤炭、汽車等產業鏈出現了加速斷裂,供給方掌握了話語權。最典型的表現是,美國的主要煤炭生產商已經將明年的產量全部預售了出去,而歐洲的天然氣持續短缺,供給方已經成了「爺」。此時,或為了本國經濟發展的需要(印尼、俄羅斯、歐佩克+)、或為了壓制本國的通脹以保持社會穩定的需要(美國、俄羅斯、阿根廷等),越來越多的國家就開始控制居於產業鏈最前端的基礎商品出口。

二、為什麼世界會出現如此驚人的、快速的轉變:從供給過剩快速過渡到了供給短缺?

過去十幾年是各國央行肆意印鈔(量化寬鬆)的時代,負利率代表肆意印刷的紙幣還在升值,這是不是在違背常識?這種情形之所以出現是因為特殊的背景。

引發2008年次貸危機的深層次根源是供需錯配(需求不足),這已經是定論,泡沫破裂之後所開啟的就是通貨緊縮的時代,物價具有強大的下跌壓力,只有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肆意濫發的鈔票才能實現價值穩定甚至還會升值(負利率)。

對於這一點或有朋友難以理解,可參考1929年的大蕭條。1929年大蕭條爆發後,美國物價慘跌,美聯儲調低了美元的含金量,然後就可以放大美元發行量,本質就是通過增加鈔票發行量來抵禦通貨緊縮。基於當時物價下跌的壓力讓調低了含金量的美元購買力依舊可以保持基本穩定。這與過去數年美元、歐元、日元不斷進行量化寬鬆但價值卻可以基本保持穩定的原理是一致的。

雖然央行肆意印鈔,但基於供給過剩、價格低迷的原因,鈔票就不會進入商品生產領域,而是不斷進入金融領域製造資產價格泡沫。基於供給過剩,需方就掌握了話語權,所以,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出口是所有國家關注的焦點,很多國家為了擴大出口還或明或暗對出口進行補貼,目的是擴大本國商品在國際上的市場份額。

但隨著時間的不斷延續,供需關係不斷調整,投資下降導致供給不斷削弱,最終就導致供給不足而誘發的產業鏈斷裂,讓供給快速收縮,這就是今年體現出來的經濟現象,供給方開始翻身做主人!

三、全球通脹走勢

當各國開始控制或禁止某些基礎商品出口之後,帶來的是與該種基礎商品相關的全產業鏈斷裂,推動全產業鏈商品的價格,最終刺激所有國家的通脹。而當能源、糧食的國際貿易量小於需求之後,就會產生供需缺口,在進口國的帶動下,全球的通脹就有可能失控。

通脹加速上行或失控,就會快速推動利率,因此預計從明年的某一時點開始將開啟利率連續上漲週期。一旦全球疫情緩解,就可能形成全球利率快速上升的起點。

美東時間11月30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說「是時候放棄‘暫時性’通脹的說法了」,他終歸還是回歸了誠實,這是在給未來的利率走勢背書。

這是就業大遷徙的時代,也是人口流動大轉向的時代。

過去人們追逐全球產業鏈末端的工作,主要是資產與服務領域,根源在於人們認為供給永遠是過剩的,在產業鏈末端就業更容易獲得高薪,商業機會也更多。但從今年開始,供給端工作的地位和待遇會不斷上升(比如,今年「電老虎」的地位已經上升了很多),相對資產與服務領域的工作會逐漸建立起優勢地位,這一趨勢至少還會持續十幾年,這就形成了就業大遷徙,也形成人口流動的大轉向。高薪工作也會逐漸從全球產業鏈的末端逐漸向前端轉移。

在這樣的大潮中,企業也更應該努力將自己的業務向中、上游拓展。

或會有個別朋友說,現在還看不到相關跡象。

四年前就曾說過,如果僅為了生活,應該努力爭取在體制內就業,軍警的地位和待遇也會快速上升,當時進入這些崗位還是相對比較容易的。可那時有很多人看不上這些崗位,源於這些崗位無法讓自己「發財」,也就看不到相關的跡象。但如果您再看看今年國考的場景,再看看北大、清華、人大等名牌大學的博士碩士去爭搶江浙基層(街道辦)公務員的崗位,就知道這是潮流——畸形的潮流。但今天,要獲得這些崗位的難度已經比那時要大了很多。

因此,今天說的也就是潮流。

責任編輯: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