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紅樓案 千百個人面獸心的官員(圖)


上海
上海小紅樓(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1年12月7日訊】2020年12月30日,上海高院二審終審判處趙富強死緩並限制減刑,其餘37人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至二十年不等。至此,吳老師的同鄉、江蘇泰興人趙富強以殘忍手段一手打造由無數女人血淚鑄成的人間地獄被正式搗毀。

此案宣判時,雖然媒體也做了報導,除上海本地人外,很多人並沒有聽說過。近日,因為一篇文章的走紅,這樁已經塵封的惡案才照進了人們的眼帘。

任何一個人讀完這個案子,都會感到無比驚詫:總覺得這樣的故事應該發生在數十年之前,發生在這個星球上文明之光還沒有照到的邊遠角落,甚至你會覺得它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只有電影裡才會有這樣的情節。

可是,它真實地發生了,發生在現在,發生在我們這片土地上,發生在發達文明的大上海鬧市區!

故事——真實的故事——主人翁叫趙富強,他出生於既不富也不強的江蘇省泰興市——離吳老師居住的興化市只有數十公里之遙。

趙富強原來是一個小裁縫。眾所周知,隨著服裝行業的工業化進程,個體裁縫這個行業已經幾乎不存在了。

為了拚搏明天,2000年,趙富強來到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前沿都市——上海,打算闖蕩一片新天地。

自古以來就存在,隨著經濟發展越來越興旺,且不受工業化影響的行業,就是皮肉生意。

趙富強瞄準了這一行。

最早,他把自己的老婆發展為員工,繼而通過老婆掃來了很多農村來的打工女。他滔滔不絕地向她們講述皮肉生意的高利潤,並以自己老婆為例現身說法。

同意的,就成為他的「員工」;不樂意的,他就通過強暴、毒打、恐嚇等手段牢牢地控制在手裡,為他創造財富。所有的收入全部歸他,「員工」們只給口飯吃,活著就行。

第一個問題:在鬧市區長達數年幾乎全公開的、成規模的非法拘禁賣淫活動,為何當地警方竟然發現不了?

完成了原始積累後,他開了兩家髮廊,生意越做越大,手裡的資本也越來越雄厚,趙富強又轉而開始商鋪租賃生意。他依靠一大幫打手,沒花一分錢便控制了楊浦區1000多家門面房!他唯一的武器就是手裡若干的賣淫女,靠她們攻下了一個又一個可以阻止他、懲辦他的堡壘,織成了一張堅不可摧的保護網。

就這樣一個明偷明搶的行當,他竟然一幹就是20年,可以查清的非法利潤就達10個億!

第二個問題:作惡時間如此之長,範圍如此之廣,受害人超過千人,得有多大的網才能護著他,這張網是由多少人、哪些人構成的?

2014年,賺得河滿溝滿的趙富強買下了楊浦區許昌路632號一棟六層樓,貼上紅色牆磚,改名為創富大廈,成立了一家文化公司,他也成了擁有1000多家商鋪、創富大廈所有人、《平安上海》欄目運營人等多個光環的成功人士。

這座大廈,被稱為「上海紅樓」。紅樓外部戒備森嚴,門口有大批退伍軍人任職的保安,各個角落都遍佈攝像頭保證安全;內部的裝飾已經豪華到教了20年語文的吳老師無法用文字來描述,只能套用俗不可耐的八個字來形容:富麗堂皇、人間仙境。

如此高調奢華的場所,自然不是每個普通人都能進來觀賞消費的,這裡接待的都是達官貴人。

第三個問題:來這裡消費娛樂的都有哪些高官,哪些名人貴人。在一個鋼琴家嫖個娼都會被徹底封殺的環境裡,為什麼這些人的名字始終都沒有公開?

既然客人的身份都這麼高貴,紅樓裡陪吃陪喝陪睡的「員工」檔次自然也不能低。趙富強便廣發招聘信息,招募「運營專員」,待遇豐厚。

留美大學生陳倩就這樣應聘進來了,但不是「運營專員」,而是「陪睡專員」。她想逃,但大樓門禁森嚴,連一隻鳥也飛不出去,她哪裡逃得了!

終於有了一次去銀行取錢的機會,她拜託櫃員報了警。她的原話是:趙富強在創富大廈圈養性奴賣卵、為政府官員提供小姐。

但這麼一個驚天大案,在公安機關竟然以「家庭糾紛」為理由撤了案。

第四個問題:此案是趙富強龐大的關係網中哪一張網幫他擺平的?

嘗試「叛逃」的陳倩當然不會有好下場,她成了趙富強殺雞儆猴的反面教材。藉此機會,他出臺了「激勵措施」:陪喝一壺酒獎勵500元,陪領導唱歌獎勵600元,邊唱邊跳獎勵900元,陪睡一晚獎勵7000至10000元……

因為生意太好,趙富強在大連路又開了一家舞蹈學校,性質和紅樓一樣。

但就在陳倩之後不久,趙富強的老婆崔茜也逃了出來,趙富強發現後,派人到處播放崔茜的裸照,並揚言要將其抓送到老家去。被逼到牆角的崔茜只好孤注一擲,和母親一起向上海紀委舉報:「趙富強強姦殘害女性,使用錢色拉攏腐蝕幹部。」

但是,舉報如石沉大海。

第五個問題:趙富強兩個窩點、無數個賣淫女,「拉攏腐蝕」的具體是哪些人,上海市紀委為什麼對舉報毫無反映,這一次又是哪張網護著趙富強?

2019年初,崔茜向楊浦區公安局報案被趙富強強姦,要求離婚,楊浦區公安局才以「強姦案」立案。這一年3月,離婚案開庭。在法庭上,趙富強信心十足,態度囂張,料定自己什麼事也不會有。這種情況下,崔茜用微信群發的方式舉報趙富強長期行賄、嫖宿,並且實名舉報多名官員、國企幹部和警務人員。

趙富強長達20年的罪行才得以石破天驚,他一手締造的人間地獄終於徹底地崩塌了。

趙富強的紅樓和舞蹈學校除了「生意」外,還有一個更大的功能,就是性賄賂,這才是它真正的使命!

除了那1000多家商鋪,他還有一種賺錢的方式,就是給「員工」打催卵針、賣卵!這一喪盡天良的暴行使得無數的女性生理功能紊亂、喪失生育功能,並有為數不少的人還患上了抑鬱症!

第六個問題:兩個專門實施性賄賂的場所,十幾年間賄賂對象可達數百上千人,他們都是誰?他所取的這些女性的卵又賣給了誰?

沒有答案!

如今,趙富強已經在監獄裡,大概率他要在那裡度過他的餘生,但他所傷害的女性,那些留在身體上、深埋在心底的傷痕,也許永遠也無法痊癒,將伴隨她們度過餘生。

那些充當趙富強幫凶的數百上千人,只有極少數幾個人受到了輕微的懲罰。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吧。他們是:

楊浦區政法委書記盧焱,楊浦區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任湧飛,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長胡程浩,工商局楊浦分局江浦工商所副所長馮伯平,長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長孫震東……

這些人裡,級別最高的是正處級,其他全部為科級。他們罩得了趙富強為非作歹這麼多年嗎?

結語:

趙富強固然是一個惡魔,但以他一個蘇北小裁縫的身份,他根本沒有能力在大上海作下如此罪孽沈重的惡行。

是那數百上千個衣冠楚楚、人面獸心的公職人員幫助他犯下了如此殘暴的罪行。

他們都是趙富強的共犯,他們的罪,一點也不比趙富強輕,他們比趙富強更嚴重。

因為,只要他們不作惡,趙富強再壞也作不了這麼大的惡;他們作惡了,沒有趙富強還錢富強、孫富強、李富強。

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卻逍遙法外。也許,只有另一個世界才會審判他們!

(原題目:上海紅樓特大性奴案,我有六個問題要問)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庭院雜說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