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爆張高麗性侵事件讓人們看懂了什麼?(圖)

2021-12-07 11:34 作者: 銅芯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張高麗
彭帥事件讓人們看懂了中共最高層如張高麗等人黑暗中的真實生活狀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7日訊】彭帥事件還讓我們深入窺見了中共最高層成員的內心和晚年精神世界。張高麗對彭帥說他「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相信這絕對是他的真實心聲,就像《紅色賭盤》中描寫的溫家寶在盛怒又無奈之下只能用喊出「剃度出家」來發泄一樣。中共非人性的制度,讓它的製造者也自食惡果,讓它的受益者也和普通人一樣成為犧牲品。在人前、權前體會了多少快樂和囂張,在人後、權後就會感受到多少淒涼和冷漠;在人前、權前是神,在人後、權後就是鬼。民主社會、文明國家的領袖們不會想像出這種滋味,因為他們台上台下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平常人。

中共最高層成員們在位的時候,有權力帶來的快感和方便,但更多是像木偶一樣在臺前被制度和更上級操縱著,很少能體會到由衷的幸福感。到了失去權力退下來之後,則完全成了孤鬼幽魂:沒有出國的自由,沒有上街的自由,沒有說話的自由,沒有思想的自由,舉目四望連一個真正的朋友也看不到----這樣的內心和晚年精神世界,毫不奇怪會導致如張高麗那種變態的私生活行為。

如果用歷史上的朝代來類比今日的中共領導人,那張高麗長期以來就屬於漢、唐這些名聲好聽的一族。就在今年7月29日,海外媒體《多維》有一篇刻意宣傳張高麗的長文,文章說:「用勵志和苦幹實幹來形容張高麗的人生並不為過,這也是他從一個農村苦孩子出息成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的重要原因……他作風務實,為官以來鮮有爭議……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張高麗30多年的政壇生涯,那就是抓經濟、搞建設、謀發展,任務繁重,異常忙碌……其在地方的施政政績和實幹精神也獲得中共高層認可。在媒體和很多人眼中,張高麗為人嚴肅、低調、不苟言笑。在不少部屬看來,張高麗比較務實,工作作風強悍,對自己和部屬高標準嚴要求,喜歡親力親為。在山東和天津工作期間,他多次給部屬‘推銷’過他的‘三不原則’:‘凡是我的家屬、子女、親戚、朋友到哪個地方去,你們第一不要接待,第二不要給情面,第三不要辦事,誰給辦事,我就追究誰的責任!’……2002年3月當選山東省長時,他在人大代表面前說:‘一定要保持與老百姓的血肉聯繫,當一把雨傘,為老百姓遮風擋雨;當一頭黃牛,為老百姓耕地種田;當一塊石頭,為老百姓鋪路搭橋。’」《紐約時報》也評價他:「張高麗似乎正是中國共產黨所推崇的官員品質的象徵:樸素,嚴肅,對黨的在任領導人無比忠誠……在中國飛速發展的沿海地區,他從石油公司負責人一路穩步高升,接連擔任了一系列領導職務,並避開了讓其他野心勃勃的高調政客失足的醜聞和爭議。他之所以不為人所知,恐怕也是因為那沉悶而不近人情的個性。躋身中國最高領導層之後,他還請人們監督他的任何不當作為……一言一行都一絲不苟的張高麗,看上去不像那種能成為震動全球的醜聞主角的人。他是在文革劇變後崛起的一代官員,秉守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為首的集體領導層那種力求不被人注意的作風……隨著鄧小平等領導人帶領中國進入市場改革時代,張高麗也成為了擁有經濟專業知識和接受過些許高等教育的官僚中的一員。作為把個人生活全部投入到中共統治集團中的一名幹部,他始終保持著嚴謹保守的做派。」

不瞭解中共、尤其是中共最高層內囊的人,看了彭帥的微博,會驚掉了下巴,就像當年舉國欲狂、天天追看薄熙來世紀大審判的連續劇一樣,刷新了全體中國人的認知和想像力:原來紫光閣、釣魚臺、人大會堂裡和新聞聯播中那些領導著中國人民實現千年民族復興大業強國夢的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最高層領袖們,人後暗地的私生活竟然混亂、下作到連普通老百姓都不如----兩女共事一夫、老婆給老公拉皮條、老婆守門老公和別的女人睡覺,這些事雖在民間多有存在,但大家印象裡都是社會最底層最邊緣的群體,也就是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口中「低端人口」中的最低端者才幹得出來,只要稍微有點身份、教養、有點廉恥的人都不可能去做。官媒在李雲迪事件后冠冕堂皇剛說完 「法律」、「道德」、「潔身自好」、「崇德守法」、「公序良俗」等等,就發生高層的米兔事件,失蹤令人驚愕。

歷史上和現實中一直有這樣一個規律:最高階層和最低階層都在肆無忌憚的踐踏和毀滅著秩序與規範,而一輩子端著、放不下身段的行為世範者,恰恰是中間階層。這種現象產生的原因大致有兩個,第一、最高階層決定和操縱著秩序與規範,他們從心裏認為自己有天然的特權可以無視和破壞這些秩序與規範;而最低階層同時必定是邊緣群體,邊緣的以致秩序與規範根本觸及和涵蓋不到他們,就像山野之人「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就像香港嚴格的英式法律從沒有有效的進入九龍城;第二、對遵守秩序與規範的監督,從來都難以實施於最高階層和最低階層;二十世紀初風靡一時的《格調》一書作者、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保羅.福塞爾把最高階層和最低階層形象的稱為「看不見的頂層」和「看不見的底層」----看都看不見,談何監督?既然沒有了監督,這兩個階層自然可以無所顧忌的踐踏和毀滅秩序與規範。以上兩者表現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國古代對女性性行為的嚴厲規制幾乎全部達於小門小戶的家常婦女,而最上層有山陰公主的放蕩形骸、一女百夫,最下層有邊遠民間一女嫁兩兄弟的民俗。這一規律和現象,在古今中外不同時代不同國家中,程度當然多有差異,而在共產黨中國「權力傲慢」的體制下尤其突出,結果就造成了今天共產黨「朝市」和「陵藪」裡的的家庭生活驚人類似。

彭帥事件除了讓我們看到了中共最高層如張高麗等人黑暗中的真實生活狀態,也讓我們一窺了他們的品行人格和精神世界。張高麗爆火之後,有人告訴我他在廣東做一省長官時就有不拘相貌、專好身材的口碑,但這畢竟無從證實。從彭帥的博文看,不少人倒是感嘆說:張高麗在這方面還頗似一個沒經驗的老實人。他不同於膽大妄為、目空一切的薄熙來,不像是心黑手辣、殺氣畢露的周永康,比不了城府高深、心機叵測的令計畫,連低他不知多少級、有一百多個情婦的賴小民他都望塵莫及。上述這些無法無天的梟雄流氓們直截了當地欺男霸女、強取豪奪,要風得風、橫吃通殺,而且在權鬥失勢的前一刻還一切歲月靜好、風平浪寧、天地一家親。張高麗也許真就僅此一次,而這僅此的一次,還鬧成了驚天動地、全球盡知的性侵案。

從我們知道的事實看,張高麗只敢在他主政一方的地盤上和退休之後的隱身時才動起色心,在堂堂正國級的巔峰時段卻小心翼翼、步步謹慎、不敢亂來,連宿愛也只得割捨。到了「門前冷落鞍馬稀」的時候,他能找的,也只有舊人一個了。而在重續前緣的時候,張高麗也笨手笨腳、黔驢技窮,唯一的辦法就是打感情牌哄騙小姑娘,又是談哲學、又是說宇宙、又是話人生、又是傾述愛恨痴、又是哭哭啼啼講悲情、又是只怨生於帝王家、又是痛惜沒能相逢未娶時、又是發誓來生早早再相遇,費心吃力、好話說盡、心思用絕,像極了市井泡妞「把握人生高度、痛說革命家史」的俗套,最後還把別人和自己都搞出感情----要是讓薄熙來、周永康、令計畫這幫姦雄們知道,恐怕要笑掉大牙。張高麗不懂得,這種婚外情是最忌諱摻進真實感情的,2007年濟南市人大主任段義和的「7.9爆炸案」和2015年內蒙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的「3.20槍殺案」等魚死網破、玉石俱焚的結局,無一不是感情糾結的起因。退一萬步講,既然動了真感情,張高麗要是還有一點男人相,就該敢做敢為,不做不休,負起責任、承擔後果,除非他有別的重大隱罪做賊心虛、投鼠忌器,否則早已退休、平安落地的他,晚年離婚再娶,兩廂情願,如同楊振寧和翁帆;哪怕生兒育女老來得子,也算不上什麼醜聞,更何況他還是一個堂堂前正國級。可張高麗卻是瞻前顧後、首鼠兩端,既想老樹新枝,又怕授人以柄,所以這期間他一再撇清沒有任何交換、生怕沾上「權色交易」四個字,一再提心吊膽人家錄音錄像、生怕留下把柄證據。到了關鍵時刻看見事情要鬧大,就驚慌失措學烏龜縮頭想撤,可是連抽身都不懂得高級抽,只會使出否認、虛張聲勢「不怕」、倒打一耙的低端伎倆。最後,看這個也不管用了,眼睜睜進退維谷、無法收場,徹底的束手無策,就乾脆學九零後玩「消失了」----結果到了兒還是闖出了齊天大禍。

九十年代中期,中國流傳著一句有關腐敗的民謠:「共產黨處級以上幹部,十個槍斃十個,有冤枉的;十個槍斃五個,有漏網的」。這說明共產黨官員的原罪,是人民群眾根據自己生活經驗和普通常識就可以不證自明的。兩週前,周孝正在一個有關彭帥爆張高麗事件的訪談節目裡被問到:「你相信張高麗真的是那樣的壞人嗎?」周孝正想都不想的回答:「他肯定是一個壞人呀!他地位那麼高、權力那麼大,怎麼能不是壞人呢?----不壞也變壞了:因為‘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了絕對的腐敗’,所以才需要任期制,讓你壞幾年就不能再壞了」。從中國民間和學者不約而同的簡單邏輯和推導,不用去調查取證,張高麗的地位和身份就意味著他是一個罪人。不過,僅從彭帥事件來看,他卻不算一個大姦巨惡。彭帥事件不但讓我們洞悉了中共最高層暗地裡私生活的骯髒齷齪,把他們的虛幻光環和道德形象打得粉碎,而且讓我們看穿了那些人前看上去不可一世、權傾天下的中共最高層們內在意志和人格的實況。以正常推理,在中共這麼一個殘酷血腥的絞肉機裡九死一生、爬到頂峰的過河卒子,品行的下作自不必說,但起碼要有強大的人格力量和頑強的意志力,至少該是一個惡棍。可從張高麗處理自己婚外戀的過程看,是那麼猥瑣、自私、怕事、不負責不敢當、害怕犧牲和付出,連一個最普通平庸的男人都不如,活脫脫一個民間俗話中形容的「渣男」。可見,共產黨這種體制,不僅造孽了別人,也作踐了自己;不僅下作了人的品行,也毀滅了人的意志。

彭帥事件還讓我們深刻洞察了中共最高層真實的政治生態。在同處於權力階級巔峰的幾個人間,權勢的大小天差地別、天上人間。張高麗是作為一個辛苦賣力的「技術官僚」躋身於朝堂之頂的,角色輕微,背景、淵源、人事與同為常委的周永康和低其一等的薄熙來、令計畫根本不在一個重量級上。中共權力角鬥場上同樣有因人而異的叢林規則,如張高麗那些在平常人看來氣焰衝天、勢熏鬥牛,對他們半分不敬都會換來粉身碎骨的最高權貴們,彼此實際上的身份有雲泥之別,並非人人都能像我們想像的那樣為所欲為。準確說,他們也不過是中共體制下的一群奴才。而今天,他們在那位一尊嚴酷淫威下的退休後晚年日子,過的更是多麼的提心吊膽、膽戰心驚。

當然,中共不同時代政治生態的相異,政治人物具體個性、經歷和處境的相異,使這些人的內心和晚年精神世界會有所不同。「四人幫」之後重新復辟的中共第一代開國大佬們,像葉劍英、薄一波、王震、彭真、李先念這些人,更別說鄧小平、陳雲了,他們一直到死,都呼風喚雨、左右乾坤、權傾天下、門庭若市、驕奢淫逸,決定著無數人的前途和命運:他們的內心和精神世界退下來前後大致沒有什麼不同。在那些打天下坐天下的梟雄們死光了之後,共產黨的政治生態徹底變了:最高層們退下來待遇還在,但其他的就一去不復還了。因此,每個人就只能依據著自己的個性、經歷和現有處境,塑造著晚年的精神世界:李嵐清沉溺於交響樂,朱鎔基寄情於唱京劇,溫家寶陶醉於自我感動……不但各自不同,同一個人此時彼時也不一樣:今天的曾慶紅會迥異於八年前的曾慶紅。而祖祖輩輩都是貧困農民、三歲喪父、從小極度艱辛、早年種田捕魚扛水泥無所不做、後來養成沉默和孤僻性格的苦孩子出身的張高麗,就只能失落、「孤獨」和「可憐」了。

我之前對張高麗並不瞭解也不關注,只是有兩點讓我對他印象挺深而且很不好。第一,他那副面孔我實在不敢恭維,甚至看一眼都感覺非常不舒服。第二,是2012年6月23日天津薊縣萊德商廈的大火後,張高麗為了不影響他11月晉升常委,在天津大搞白色恐怖,簡直到了人人自危、「道路以目」的地步,整個天津市的街頭巷尾、酒樓茶肆沒一個人敢談論大火燒死的人數,生怕身旁背後聽到告密被抓。一個月之前,如果問起張高麗的生平、經歷、成就、人設和標誌性,別說普通大眾、就是共產黨幹部恐怕也沒有能回答出三分的,這就是從「第二代」開始的那些共產黨最高層大多數人的結局:像走馬燈一樣來來去去、上上下下,你方唱罷我登場,除了給自己和家族帶來了金山銀山和數不清的財富之外,什麼也沒給世界留下,什麼也沒讓人們記住。今天,無心插柳卻成蔭的終於出了一個另類張高麗,讓無以計數的中國人和外國人知道了他、記住了他,而且還將讓歷史把自己和他隸屬的那個邪惡政黨永遠銘刻在恥辱柱上。

(本文有刪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徐雲楓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