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江新軍」連折三將 中共高官已成高危職業(圖)

2022-02-03 12:08 作者: 李林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月20日,黑龍江省人大通過任免名單,決定免去王永康的黑龍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長職務。
1月20日,黑龍江省人大通過任免名單,決定免去王永康的黑龍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長職務。(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2月3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林綜合報導)從中共浙江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被雙開,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的被問責,到黑龍江副省長王永康的「失勢」、賦閑,習近平的「之江新軍」已經連折三將。中共政壇近年最受矚目的所謂「之江新軍」新生代力量陸續折戟,這說明「之江新軍」雖受習近平重視,但已經不是一個安全的護身符,整個中共官場在二十大之前硝煙瀰漫,已經是名副其實的高危職業。

王永康受挫於「秦嶺別墅事件」 外放黑龍江下野

上週三(1月26日),之江新軍「昨日之星」、原黑龍江省委常委兼副省長王永康被任命為黑龍江省人大常務副主任,徹底退居「二線」。

王永康出生於1963年11月,早年被分配到中國兵器工業五二研究所寧波分所工作,直到2001年脫離軍工系徹底轉入地方政壇,先後主政過余姚市、麗水市。2016年,王永康由麗水市委書記升任浙江省委常委、統戰部長,躋身副部級,時年53歲。同年年底,王永康首次跨省任職,主政副省級城市西安,儼然成為「之江系」冉冉升起的新星。

王永康主政西安,成就斐然,西安市的競爭力大幅提升。然而,此時也正是「秦嶺別墅事件」導致西安政壇地動山搖的多事之秋。此事牽連甚廣,前後多名陝西省、西安市官員牽扯其中,既有參與其中者,更有對習近平指示陰奉陽違者。儘管王永康主政西安僅兩年多,但此事定然對其未來仕途造成不利影響。2019年2月,王永康離開西安,被外放到黑龍江,僅以一名普通的副省長身份列坐省委常委班子,其地位甚至更在兼任省政府黨組副書記的李海濤之後。自從北上黑龍江,王永康這一昔日政治明星逐漸淡出公眾視野,「泯然眾人」。

周江勇涉嫌與螞蟻科技公司官商勾結被「雙開」

與王永康賦閑幾乎同時,中紀委公布原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被「雙開」的消息。2021年8月份落馬的周江勇(1967年9月出生)為十九大以來浙江「首虎」,早年在家鄉寧波從政,參與杭州灣新區開發,此後主政舟山等,中共十九大前夕主政地級市溫州,並躋身省委常委,轉年2018年又升任浙江省會杭州市委書記。

此次周江勇被「雙開」,中紀委指其背離兩個維護以及與資本勾連,支持資本無序擴張,搞迷信活動,對抗組織審查。其中「與資本勾連,支持資本無序擴張」的表述為首次出現,「應私營企業主請託違規選拔任用幹部」的表述也十分少見。

作為浙江本地人,周江勇在當地的社會關係要比其他之江官員複雜得多,這為他的仕途埋下了巨大的隱患。事實上,周江勇落馬後,其複雜的政商關係網披露,包括姐姐、弟弟和一名族弟在當地經商,不少人涉足石化能源、地鐵支付系統等敏感項目的消息也被曝光。

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導致徐立毅落馬

而在王永康賦閑、周江勇被「雙開」前夕,中國官方也公布了鄭州「7·20」暴雨災害調查的結果,另一位浙江政壇崛起的官員、原河南省委常委兼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1964年8月)被嚴厲問責。早前河南省委常委換屆,退出河南省委常委梯隊的徐立毅被立案調查,接受行政降級和免職處分,仕途就此終結。

1月21日,中國官方發布措辭極為嚴厲的通稿,稱徐立毅「作為時任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不力,對河南鄭州‘7·20’特大暴雨災害風險認識不足、警惕性不高、防範組織不力,災害發生後統籌領導和應急處置不當,督導檢查和履職盡責不到位,造成嚴重後果和不良影響。徐立毅同志對鄭州市在災害中暴露出來的相關問題,負有重要領導責任,應予嚴肅問責。」

這三人原本有「之江新軍」後起之秀的光環,可能受到更多的關注,但是最終未能一一通過考驗。如今,他們的仕途突然遭遇不利,從表面看原因不同,有的是自身貪腐,有的是意外狀況的發生,還有可能在外界看來都不甚了了,但是回溯問題的發生,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仕途經歷,那就是曾經主政過一個龐大的省會甚至副省級城市。

所謂之江新軍新生代,一旦被委以重任,又要面對十倍百倍於他人的誘惑,必然高危。對於那些還身居高位者,也不妨從中看到所謂「之江新軍」也只是外界的一種想像,不僅不會因此有了保護傘,一旦犯有過失危險性更大。

之江新軍是怎樣異軍突起的?

之江新軍,一般而言是指與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有過頗多交集的地方官員,尤其指近年嶄露頭角的高級官員,如中央政治局委員陳敏爾、蔡奇、李強,全國政協副主席兼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陝西省長趙一德等等(近年其外延已經泛化)。

必須承認,其一,造成這一局面的,有其客觀因素,那就是當用人之際,發掘和培養人才是需要時間的。因為習近平既往的從政經歷,個人經驗和好惡會在選人用人初期發揮更大的作用,故舊官員群體的大量湧現難以避免。

其二,「故舊」標籤不是免死金牌,其本身也並非安全的鐵板一塊。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反腐並沒有迴避習近平主政時期的閩浙滬地方官場,其中甚至不乏服務其多年的秘書張志南、徐鋼等人,顯然不能認為這是單純的選擇性反腐。

其三,它是歷史性的出現,也必然隨著官場的新陳代謝而消失。隨著習近平執政日久,其用人早已不限於既往的熟人圈層。在中共高層的內鬥之時,丟卒保車、丟車保帥的事情時有發生,為中共賣命的人,最終都難以善終。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