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祺:中俄边界 退让三百年

2001-08-03 09:40 作者: 严家祺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泽民即将访问俄国前,俄罗斯总统普京为此营造了一个“良好气氛”。六月十八日,普京亲自致电江泽民,通报他与美国总统布什六月十六日会晤的情况。据报道,面对美国的种种利诱,普京暗示,在维护美苏一九七二年的《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问题上,俄国不会出卖中国。所谓“不会出卖中国”,是指中国维护一九七二年美苏条约的立场十分坚决,俄国不会改变态度而”出卖中国”。

  在这样良好的气氛下,江泽民在七月访问俄国时,将与普京共同签署中俄之间的一个新条约,即《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中俄新约或提及边界问题

  中俄新约可能提及两个问题,一是中俄两国对美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一致反对的态度,二是中俄之间的边界划分问题。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中俄两国外长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有关中俄两国边界的两个“议定书”和一个“协定”。今年七月,江泽民访问俄国签订的新条约中,很可能会提到近几年来中俄两国边界谈判的“成果”,并用条约的形式正式肯定现在中俄两国边界的划分。

  现在中俄新约尚未签订,回顾一下三百多年来中俄两国有关边界条约的历史,就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国政府究竟应当如何处理两国的边界问题。

  三百多年前的尼布楚条约

  俄国原来是一个欧洲国家。十六世纪后半期,俄国向西伯利亚扩张。十七世纪中叶,开始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十七世纪八十年代,俄国两次侵入松花江流域,遭到清政府的反击而失败。一六八九年,即康熙二十八年,中俄在尼布楚谈判并签订了《中俄尼布楚条约》。

  《中俄尼布楚条约》是中俄两个之间的第一个边界条约。条约规定:中俄东段边界以格尔必齐河、额尔古纳河和外兴安岭为界。岭南属中国;岭北归俄国。额尔古纳河南岸属中国,北岸归俄国。外兴安岭与乌第河之间的地区未及划分,另行再议。条约还规定将尼布楚周围及其以西原属中国的领土让给俄国,以换取俄军撤出雅克萨,并将其在雅克萨和额尔古纳河南岸的据点全部拆毁。《中俄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肯定了外兴安岭直到鄂霍次克海以南的黑龙江流域与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都是中国的领土。

  规定中俄中段边界的条约

  在雍正五年和六年,即一七二七年和一七二八年,中俄两国签订了划定中俄中段边界的两个条约,即《布连奇斯条约》和《恰克图条约》。在签订这两个条约前,贝加尔湖一带、现在外蒙西北角的唐努乌梁海以北的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原属中国领土。条约把这些土地划归了俄国。这两个条约把中俄中段边界划定在今蒙古与俄国边界一带。

  唐努乌梁海位于今外蒙西北角,面积十七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那么大。按照《恰克图条约》,这一地区仍属中国版图。

  在签订这两个条约时,中亚咸海以东,包括巴尔喀什湖周围广大地区,都是中国领土,俄国的势力远在黑海一带,中俄两国在中亚地区并不接壤。

  世纪俄国霸占中国广大领土

  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国家。在西方列强侵略中国时,沙皇俄国则趁火打劫。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俄国侵占了庙街和库页岛后,继续侵入中国黑龙江流域广大地区。腐败无能的清政府被迫与俄国签订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这些条约主要有《中俄爱珲条约》(一八五八年)、《中俄北京条约》(一八六○年)、《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一八六四)、《中俄伊犁条约》(一八八一年)以及几个勘界议定书。通过这些条约,俄国霸占了中国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其面积超过两个法国和一个波兰的总和,相当于四十个台湾大。自此之后,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中国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乌苏里江以东约四十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和斋桑淖尔南北四十四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都被俄国霸占。

  一八八一年的《中俄伊犁条约》虽然使中国收回了伊犁一带的领土,但俄国后来又通过续订的条约和勘界议定书,霸占了中国西部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江东六十四屯大屠杀

  一八五八年的《中俄爱珲条约》,俄国霸占了中国黑龙江以北的大片土地,但条约规定,居住在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人照旧“永远居住”,仍由中国官员管辖,俄国“不得侵犯”。在一九○○年“八国联军”侵华过程中,俄军在进入黑龙江以南中国东北时,对黑龙江彼岸的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进行了一场大屠杀。海兰泡一半以上是中国人。一九○○年七月,俄军把中国人赶到黑龙江边,开枪射击,并对江东六十四屯大肆烧杀。一九○○年八月四日,俄军又焚烧爱珲城,数千中国居民被烧死。据《爱珲县志》记载,当时惨杀溺毙的中国人有五千多人。

  日俄战争与《朴茨茅斯条约》

  “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侵入中国东北地区的俄军达十五万人。一九○一年西方十国加日本与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后,俄军继续占领中国东北,日本为了与俄国争夺中国东北,在中国的领土、领海上进行了一场战争,即一九○四年至一九○五年的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以俄国失败告终。一九○五年九月五日,日俄签订《朴茨茅斯条约》。条约规定,俄国把原属中国的库页岛南部割给日本,俄国承认日本在朝鲜的统治权,并把俄国在旅顺口的租借地、长春到大连的铁路相关的权利,全部转让给了日本。

  苏联对日作战条件的秘密协定

  现在的蒙古人民共和国在历史上称外蒙古或喀尔喀蒙古,原属中国一部份。一九一一年在俄国策动下,外蒙古宣布脱离清朝管辖,一九一七年复归中国统治。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一九二一年蒙古人民党成立,苏俄红军也进入外蒙。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

  一九二四年蒙古独立并未为当时中国政府承认。一九二四年五月签署的《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规定:”苏联政府承认外蒙古为完全中华民国的一部份及尊重在该领土内中国之主权。”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由于中国内战、抗日,中国丧失了收回蒙古的机会,而苏联则一心一意要使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使蒙古成为苏联的附属。

  一九四五年二月的雅尔塔会议是美英苏三国划分势力范围和维持二战后合作的一次会议。一九○四年至一九○五年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的惨败,作为俄国继承国的苏联始终没有忘记。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要求恢复苏联在日俄战争中失去的种种权益。这次会议通过了“苏联对日作战条件”的秘密协定,规定“外蒙古的现状须予以维持”,并满足了苏联对库页岛南部、千岛群岛和旅顺大连的要求。苏联则承诺同”中国国民政府签订一项中苏友好同盟协定”。

  一大四六年一月五日,中国国民党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条约中正式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有权公投独立。根据一九四五年十月外蒙古全民投票的结果,一九四六年,中国国民党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由于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中华民国政府宣布一九四六年一月五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从而也不承认外蒙古的独立。然而,中国共产党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的现状,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六日,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建立外交关系。

  外蒙古长期以来是中国的一部份,直到一九二四年,苏联政府还承认外蒙古是中华民国的一部份。由于斯大林处心积虑要把外蒙古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并迫使国民党和共产党两个政府先后承认外蒙古独立的现状,致使中国边界从一七二八年《中俄恰克图条约》进一步后退,使中国又丧失了一百五十六万五千平方公里的领土。

  中俄边界问题始终存在

  外蒙古的独立并不是中国与外国签订不平等条约的结果,是中国政府即使不情愿但也是同意了的。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中蒙签订了边界条约,一九六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互换批准书并生效,一九六四年签订两国边界议定书。

  中俄或中苏之间的边界是一八五八年以来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结果。一九五○年中国共产党政府与苏联签订条约时,两国边界问题被搁置一边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宣布不承认“旧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不仅包括国民党政府,而且包括清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任何不平等条约。

  一九五○年二月十四日,中苏两国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另外两个《协定》。这一条约是“军事同盟性质”的条约。条约序言明确指出将共同防止日本帝国主义之再起及日本”或其他用任何形式在侵略行为上与日本相勾结的国家之重新侵略。”条约正文第一条规定:“一旦缔约国任何一方受到日本或与日本同盟的国家之侵袭,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国另一方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十分明显,条约中所指“与日本同盟的国家”主要是指美国。

  一九五○年条约签订后三十年,国际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这时,中日、中美建立了外交关系,中苏已经决裂,中苏之间还发生过边界冲突和流血事件。在这种情况下,一九五○年条约已名存实亡,延长一九五○年条约,对中苏两国来讲,既无必要,又无可能。

  签新约不能承认不平等条约

  从《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以来的三百余年中,中俄边界中国一边步步退让。在毛泽东时代,尽管中苏之间签订了一九五○年条约,但北京政府并没有承认历史上的不平等条约。

  一九五○年条约在同年四月十一日生效,并于一九八○年四月十一日期满。在期满前一年,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决定不延长这一条约,同时把这一决定通知了苏方。从一九八○年四月十一日以来,中苏、中俄之间不存在这样的”友好互助”或”友好合作”条约。俄国霸占了中国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以上的土地是一个历史事实。至今中国出版的地图上,还对俄国霸占的土地标记着中国原有名称,如海参崴、伯力、库页岛、海兰泡、尼布楚、双城子、外兴安岭等等。中国人民就像不会忘记日本侵华、南京大屠杀一样,不会忘记俄国侵华和霸占中国大片国土的历史事实。一九八○年时中国作出不延长一九五○年条约这一决定,包含着中国对俄国和苏联侵占中国领土的不满这一“心理因素”。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九日,身体尚未康复、刚出院的俄国总统叶利钦访问中国,当天与江泽民共同出席了有关中俄两国边界的“议定书”和“协定”的签字仪式。第二天北京的《人民日报》仅作如下报道:“江泽民主席和叶利钦总统共同出席了签字仪式。中国外交部长康家璇和俄罗斯外交部长伊万诺夫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段的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西段的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近水域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协定》。”直到今日,中国的报刊和其他媒体都未公布上述三个“议定书”和“协定”的内容。所以,当今年七月中俄要签订一个新的条约(即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时,中国人民需要知道的是,现在的北京政府是否会在事实上正式承认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呢?是否会把这些不平等条约规定的中俄边界当作中俄之间正式划定的边界呢?

  如果今年七月江泽民和普京在莫斯科或俄国其他地方会晤时,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明文肯定中俄边界的现状并把这一边界当作正式划定的边界,那等于中国政府正式承认了中俄之间的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正式承认了三百多年来俄国对中国领土的一次又一次侵占,正式承认了三百多年来中国在中俄边界上一次又一次的退让。

  中俄不应缔结“准军事同盟”

  在二○○一年的今天,国际形势已大不同于一九五○年中苏签订条约的时候了。如果说,当时中国和苏联为了对付日本和美国的可能侵略有必要结成同盟的话,在二○○一年的今天,中国从本身的国家利益与国家安全出发,并不存在着和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的必要性。在俄国霸占中国一百四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一历史旧账尚未算清之前,中国更不应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如果中俄新约把反对美国研制和部署”导弹防御系统”(MD)写进条约,势必使中俄新约带有“准军事同盟”性质。

  美国部署美国全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ABM条约)相冲突。ABM条约是美苏两国在一九七二年签订的。条约规定缔约国只能在首都地区或洲际导弹发射场之一部署一个地区性的导弹防御系统,条约明文禁止缔约国部署“涵盖全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截止今年一月,美国拥有可发射的核弹头总数为七千二百九十五个,俄国为六千三百○二个,中国仅有三十二个。中国不是ABM条约的缔约国,中国核弹头总数少得与美俄两国不成比例,从中国本国的国家利益出发,本应置身于美俄"核竞赛”、"核削弱”和ABM争吵之外,但今日北京的一些领导人竟认为应帮助俄国、在ABM条约问题上对抗美国。

  由于中国在反对修改ABM条约问题上比条约的缔约国俄国(苏联)还要坚定,当美国以军援交换俄国废止ABM条约而俄国坚持反对立场时,江泽民竟向普京表示感谢。今年七月江泽民访俄时,中国人民非常耽心的是,江泽民为了感谢普京,会把正式承认中俄之间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及其后果三百多年来中国在中俄边界上的一次又一次退让而形成的边界,写进《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当年今七月中国的“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俄罗斯时,中俄如果要签订本无必要签订的“新条约”,有必要遵守“三不”:

  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一切不平等条约;不承认中俄历史上不平等条约强加在中国头上的“边界”,不能从这些不平等条约为基础划定中俄之间的正式边界;不与俄国缔结任何“军事同盟”或“准军事同盟”。

  中俄边界,三百年退让!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中国人民绝不容许用条约的形式把中俄关系上的三百年的屈辱接受下来!

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 写于纽约 原载动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