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漠视“艾滋病之乡” 病人扬言将报复社会

2001-08-22 05:10 作者: 老木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来到“艾滋病之乡”的河南省上蔡县

近日我们几名记者一行通过特殊的渠道,来到了被称为中国的“艾滋病之乡”的河南省上蔡县采访。上蔡县位于河南省的东南部,是个人口达130多万的大县,也是到目前为止所知中国艾滋病流行最严重的地区。上蔡是河南的贫困大县,以前默默无闻,今天却因为艾滋病毒横行而名声大噪。我们在上蔡县的芦岗、五龙、杨屯等9个乡,对艾滋病采访时,所见所闻确实令人触目惊心。

爱滋病袭击下的亡者和病患

那天上午,我们从上蔡县城乘车来到了芦岗乡文楼村。村口干旱的田野中,一片片枯黄的庄稼在风中摇晃,只见几十座新坟沿着田堰不规则地一排摆开。正在田野中割草的一位农民告诉我们,这些黄土堆下埋的都是这两年患艾滋病死亡的村民。一座翻着新土的坟墓前,一位老妇人抱着一名4、5岁左右大的男孩,正对着坟墓,跪在地上拜祭。插在坟顶上的一根棍子上,绑着一条长长的白布条,随风飘荡着。老人满脸泪花,哀伤地告诉我们,她的儿子、儿媳都因卖血患上艾滋病死去的;现在,她家除了她,就剩下这个可怜的孙子;而这个唯一的孙子,也感染上了艾滋病毒。如果这个孙子死掉,她也不想活了。那个发育不全的小娃娃,静静地躺在奶奶的怀中,不时抽吸流到口唇的淡黄色鼻涕,睁着呆滞的眼光盯着我们这些陌生人。

走进村子,在一棵大树下,停着一辆木头制作的人力三轮车。有一个约模30来岁的青年人,躺在铺着毛毡的车厢里,不停地呻吟着。他的一只骼膊上扎着针头。树枝上挂着一个吊瓶子。他有气无力地对我们说,他患艾滋病已几年,现在周身都疼痛难忍,非常痛苦;没有办法只好打消炎点滴;卖血赚来的钱买药快花光了,没有钱到医院去医治,只有买便宜的消炎针水回村来打了。

“献血光荣”口号下集体患上爱滋病

一群村民在知道我们是记者后,围上来争着向我们诉说艾滋病在当地流行的情况。村民指着附近一间房子对我们说,那一户人家姓陈,本来一家4口,生活得很和睦。可父、母都因卖血患艾滋病,于一年前相继死去了。剩下两个孩子,现在也不知道到那儿去了。我们走到那间旧陋不堪的混凝土造的平顶房前,透过布满蜘蛛网的窗口,只见屋子内到处零乱地布满着满是灰尘的家具、碗筷、饭锅,给人一种人走室空、异常凄凉的感觉。村民告诉我们,像陈家这样患艾滋病而家破人亡的例子,在上蔡到处都有!

我们问这里的村民,是什么时候开始卖血的、到那儿去卖血?据村民介绍,他们上蔡县人多地少,当地人生活贫困。92、93年左右,上蔡和周围的市、县,为吸引农民卖血,设了许多血站──血站是国家办的──,大肆宣传献血光荣、献血不会损害身体。村民为了证明他们讲的是真话,纷纷掏出血站发放的献血登记用的小册子给我们看。册子上都一条一条记录着卖血人,哪年哪月献过多少血。卖血能轻而易举地赚到钱。丰厚的回报,对当地贫困农民来说,具有很强的诱惑力。他们纷纷加入到卖血的行列中来。村民们说,村子中盖上新房子的,生活过得好的,都是靠卖血得来的。但由于血站只顾赚钱,不注意采血检验和卫生消毒,加上几乎都是采血器械共用,血液病的交叉感染变得非常容易。艾滋病就这样在这些纯朴的农民卖血者中间,迅速蔓延开来。

在芦岗乡,只要你随便敲开一家农民家的门,十有八九都会看艾滋病人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的惨象。

多少人患了爱滋病:这是国家机密!

我们问一位看上去有点文化的中年村民,究竟上蔡县有多少人染上了艾滋病毒?那位村民捏着手指头数了数他们村子和邻村的人,想了片刻,对我们说,据他所知,在上蔡30至60岁的人几乎都卖过血,凡卖过血的人,基本上都染上艾滋病毒。

为了证实村民的话,我们特别采访了上蔡县卫生防疫站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说,他们于今年4月对个别村子作过普查。普查的结果和这个县究竟有多少人染上了艾滋病毒,他拒绝回答。他只是推托说,经费困难,全面地进行普查他们无法做到。政府在拼命封锁消息。不要说是国外的记者,就是国内的记者也严禁涉足这个县境内。即使有人偷偷进来调查,也绝对没有哪位领导敢将这个绝密的数字告诉你。当地有人说,上蔡感染艾滋病毒的至少有10万、8万。也有人说,有3、40万。上蔡现在患上艾滋病人数准确的数字是多少,只有天知道!

我们问当地村民,政府有否派医生来为你们治疗。众村民一下子愤怒了起来。他们说,县里有时派医生带下来,那是因为中央的检查组来了,是为了应付上头做做样子的;医生背着药箱下来转一圈,便又背着药箱走了。

而对艾滋病的防治,政府部门做了哪些工作呢?我们采访了上蔡县卫生局主管这方面工作的徐副局长。他说,卫生局每年都多次不定期派医生下乡巡回医疗。但对具体怎么防治,因为艾滋病这个问题很敏感,他不敢多说些什么。

我们在上蔡县所到之处,老百姓都含泪恳求我们,希望帮忙将情况反映给中央政府,央求政府赶快派人救助医治他们这些艾滋病患者,挽救这些人的性命。

爱滋病患说:我们要向社会报复!

当地政府对艾滋病患者的置之不理,促使了这些患者的强烈不满和反抗情绪。他们认为,是政府号召他们献血,血站只顾赚钱,见利忘义,罔顾他们的健康,采血器械不卫生,才使他们患上了艾滋病毒。他们患病是政府的责任。政府如果放弃救治他们,他们将作出强烈反应。

我们在一个村子中采访时,不少病人表现得非常激动。有个青年患者愤怒地说:“如果上头再不理我们,我就要报复社会,让全中国人都患上艾滋病!”这群情绪浮躁的病人因为得不到救治,产生一种强烈报复社会的心理。他们中不少人承认,他们卖血,不仅仅是在上蔡,而且在河南的其它县、市,甚至在中国多个省、市他们都卖给过血。艾滋病通过他们的血液传染,已不止是上蔡一个县!我们对他们说,报复社会是违法的。有位患者则说:“反正早晚都是要死,他叫我死,我也不让他活。县领导敢叫我死,我也让他死!”这是病人讲的话,会不会真的放手去做,我们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但是,艾滋病在上蔡县乡村流行蔓延,患病的人一个个地死去,一家一家的空屋,一座一座新坟,已是无争的事实。

要不让整个中国流行爱滋病,中国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上蔡县艾滋病从始发到现在已数年。原来染上病毒的患者,今天都逐渐在发病。现在已开始进入艾滋病死亡爆发期。艾滋病肆虐着的河南这个人口大县,再过几年会是怎么的样子呢?会否再现“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场面呢?连我们也不敢往下想下去。然而,更令人们担心的是,如果政府再不正视现实,无动于衷对待艾滋病;再进行新闻封锁,不让世人了解上蔡十万火急的疫情;再不求助于国际组织援助,及时去将“艾滋之乡”的所有患者隔离救治,而任其继续蔓延──那么,不久的将来,艾滋病流行的岂止是一个河南上蔡。它将是整个中国大地的大灾难!(民主论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