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场权色交易面面观


近年来,党员领导干部生活作风问题呈上升趋势,从某市纪检监察机关查处违纪案件中乱搞两性关系案件所占的比例可略见一斑:一九八八年百分之五点六;一九九O年百分之七点一;一九九二年百分之十点四;一九九四年百分之十四点八。

党员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往往是和权力联系在一起的,又在社会上产生一定影响,其危害不能低估。

滥用权力

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原奉头脑发热,让情欲之火一烧,更加昏昏然,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和美色交换的条件,作为讨好心上人的礼物,慷慨奉献。原J省省长倪某对他的情人可以说是只怕没摘星星月亮给她了;情人要当官,倪某授意有关部门去办理,组织部门通不过,他一拍桌子:“他们不提我来提,看谁敢反对,连升她两级!”情人的弟弟走私犯事,倪某挺身而出,当写信、打电话都失去作用的情况下,他大笮一挥,批示给有关部门,付外汇给香港某公司六十万美元。解了情人的燃眉之急,却使国家蒙受巨大损失。

贪脏枉法

虽然不能说有些人贪赃枉法都是为了包养情妇和博得情人的好感,但能包养情妇的几乎无一不贪赃枉法。因为,寻花问柳也好,包养情妇也好,都是需要巨款的,光靠工资如何能包养得起?S市中信实业分行行长高某带着情妇,在豪华的大酒店饮早茶,桌上摆满高级点心,没吃三分之一,结账是一百八十元。高某笑着对情妇说:“我读大学时一年助学金不够现在的一顿早茶钱。”情妇说:“你读大学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今天?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听信了情妇的话,一面三妻四妾,寻花问柳;一面索贿受贿,填情欲之坑。

不理“朝政”

有些人沉湎于女色,神魂颠倒,鬼迷心窍,忘记了自己的职责。S厅主管生产经营的副厅长王某要带人去北京邀请专家,情人听说后执意要同往,可是这种事怎能让别人看见,王只好取消了另一个准备与他一起去开会的人的北京之行。到京后,王某匆匆办好公事,就与情人游山玩水,领略京都名胜。等到回家的日期临近,游兴正浓的情人非要坐船取道天津、青岛、大连返回。王某言听计从,听任摆布,早已忘了回去主持产品鉴定会。开会日期到了,单位直纳闷、怎么被请的人来了,请人的人却失踪了?出于无奈,产品鉴定会只好让一位搞党务工作的领导来主持。

影响安定

由于领导干部的插足,造成对方家庭破裂的屡见不鲜,个别甚至火并、厮杀,发生人命案.N省L厅副厅长潘某和年轻的寡妇于某勾搭成奸,愈陷愈深。于某不满足于总是偷偷摸摸的现状,要争取做合法夫妻。潘某有一个颇为美满的家庭,他和于某只是逢场作戏,不想有甚么结果。怎奈于某穷追不舍,为了保全自己的声誉和地位,潘某下了“死手”,将昔日情人拖进了渠

涣散人心

党员领导干部的-言一行都对下属有很大影响。领导整天拈花惹草,如何能有号召力和凝聚力?群众的积极性怎能不受挫伤?Y市D厂厂长金某吃喝嫖赌无所不好,职工给他编了几句顺口溜:“早晨上班坐‘半截儿’,中午吃饭四个碟儿,下午打麻将,晚上搞“破鞋’。”他当厂长不到二年,就使原本盈利的工厂严重亏损、濒临倒闭,职工人心浮动。

同样是搞两性关系,党员领导干部因为有了特殊身分,所以有其特有的征候:

暗渡陈仓

他们虽然拥有权力,但并不能改变道德和法律的规范,在这个问题上也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有的表面上以“干女儿”、“侄女”、“女秘书”相称,背地裹却干着床第的勾当。有的背着妻儿老小,在外面再建“家园”,金屋藏娇,包养情妇。张某是某林业局工程公司经理,却在省城买了一处二屋一厅的房子,置办了新潮家具、家用电器及日常生活用品,为孤身少妇构筑了爱巢。从此,张某经常找些藉口进省城,与少妇耳鬓厮磨,共度良宵。霍某是D县的县长,早些年在Z县时和卫某感情甚笃。如今虽然分开了,但关系并没有断。每到周末,霍某便派司机将街某接来,男欢女爱。为了遮人耳目,卫某一般都在半途下车,然后迂回到霍的住处,第二天霍某早早地派车将卫某送回。

软硬兼施

有些女人并不愿意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可是被“领导”看中了,穷追不舍,无奈献出了贞操。孙某虽然是T市公安局长,但五短身材、黝黑的皮肤、头顶“地方支援中央”,难得女士的青睐。年轻漂亮的B求他给她爱人落户口,早已对之垂涎的孙某立即满口应承,但却迟迟不办。这天,B按照孙某的旨意,到孙的办公室“填表”,孙随手将屋门反锁上。很简单,答应他户口就办,否则没门儿。她只好咬紧牙关、闭上眼睛,豁出去了。为了长期在B身上寻欢作乐,他引而不发,又拖了两年才给B的男人办了城市户口。

老夫少姘

人们用“老夫少妻”形容夫妻之间年龄的悬殊。其实,夫妻间年龄差别比较大的并不多,倒是老夫和小姘年龄差别大的颇为普遍。有人对一百O四对情人的年龄作了比较,二人相差十岁以内的五十一对,占百分之四十九;十一岁至二十岁的二十八对,占百分之二十六点九;二十一岁以上的二十五对,占百分之二十四点一。为甚么都要找年轻的小姘?一方面,年轻是漂亮的同义词,是生机和活力的象征,是生理需要;另一方面,表明自己有能力,有本事,是心理需要。某公司董事长管某有两个小姘,一个比他小二十六岁,另一个比他小三十五岁。他们三个人走在一起,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是老者领着女儿和外孙女在散步。

贪得无厌

一些人吃着碗里的,占着盆里的,看着锅里的。D市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王某,搞过多少女人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光是由于他的插足造成对方家庭破裂、离婚的就有三个,陆某当乡长六年,挪了五个地方,每到一个乡他都要勾搭一两个“良家妇女”,有的还有了孩子。群众嘲讽地说:“陆乡长洒下一路革命的种子。”

投挑报李

权色交易,在一些有生活作风问题的党员领导干部身上都能体现出来.双方各有所圃,各取所需。年轻风流的程某所以委身于沙某,就是看中了他手中的权力。当沙某在程某身上得到满足后,一个条子、一个电话就使程某轻而易举地赚了十几万元。程某也有更好的报答,她将一位比她更年轻漂亮的小姐引荐给沙某,条件是给小姐找一份工作。这好办,几番云雨之后,沙某大笔一挥,小姐便走上了令人艳羡的工作岗位。

千金买笑

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为了博得情人的高兴,不惜一切,挥金如上。许多人都视情人的话为圣旨,有求必应,有事必办:K县公安局局长鲁某有幸享受评剧闯演员“浪张”,自然对“浪张”唯命是从了。在穿戴上,公安局发甚么服装,“浪张”有甚么服装,长、短、内、外样样不缺。“浪张”要建房,鲁某全包了,连帮工吃饭他都亲自安排。所用原料,能要的要,能报销的报销。“浪张”要把自己的两名亲戚调进公安机关,鲁某--照办,还给安了头街。“浪张”要转非农业户口,鲁某与之密切配合,帮助办理,只要她高兴就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