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东虎夜访江泽民

2001-12-06 01:35 作者: 范英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几天,老江的紧绷心情略有疏缓。紧绷,是因为他没料到他的“三个代表”理论公之于世后,党内老“左”万言批判,皇室遗孀厉声呵斥,宿敌乔石罢宴离京,同僚瑞环愤然请辞;更有日益燎原的工农蠢动,“稳定”二字,几近泡影。幸好,铁杆亲信黄菊,在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坚定表态,对任何反对“三个代表”的人,都要采取组织行动,绝不手软。

老江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三国演义》,随意翻阅。眼前出现的回目是:“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开头叙江东孙策对曹操的不满,也还曲折有趣,待看到孙策在城楼会客,诸将陪宴,饮酒之间,忽见诸将互相耳语,纷纷下楼。侍从告诉他:“有于神仙者,今从楼下过,大家都去拜见。”老江突觉脊骨发凉,似冰蛇钻心,但他好强心胜,不肯让警卫员唤医生,只想早一点睡,也就没事了。

睡梦间,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进房间。他身体健壮,目光刚毅,相貌不凡,着一身汉末服装。老江幽默感顿生,对后生说;“哎呀,我刚在APEC会议上穿了唐装,你小子高攀三代,穿起汉装来了!”来人并不理会这幽默,严肃地说:“你身处危境,尚不自知,我今前来,特为救你!”接着,这青年娓娓道出他的身世:

你们常常赞颂“生子当如孙仲谋!”我是仲谋之兄孙策也。我与先父孙坚创业江东,人称江东虎、小霸王。诸葛亮未出茅庐,就预言天下不能与我争锋。正当我立足江东,图灭曹操之际,奈何只一件芥粒小事,竟毁我性命!

老江抢着说,你不该耽于射猎,为追一小鹿中仇敌暗算,死于箭伤。

小霸王接着说:非也!江东名医为我疗伤,并无性命之虞,只悔恨那天见诸将为一老朽于吉纷纷离席,我自尊心受打击,面子上过不去,便决意将此老朽置于死地。中间诸将求情遭我拒绝,那是在我气头上。千不该、万不该,是我拒绝母亲的劝导。其言曰:“于先生也曾为我们军队祈福,救护过将士,可见并无同我们作对之意,怎能为一点小事就杀他呢?”另有张昭、吕范等数十名江东忠义之士上书劝我,我以除邪教、破迷信之辞驳斥之。但杀于吉后,自忖实乃唯我独尊之醋意大发,以至疑神疑鬼,心神不宁,时常歇斯底里大发作,终至丢了性命。你叫我青年人,没错,我死时才二十六岁,按你们宪法,我还没有资格当一国之君!

老江听到这里,似有愧意,欲言又止。孙策露出一丝笑意,似看透对方脏腑,又接着说起来。

杀了于吉头,杀不了他的影响力;堵了诸将的口,只是膨胀了他们腹中怨恨;他们表面服从了我的意旨,我的威望也从他们心中连根拔去,因小失大,得不偿失。今君有台湾以外的一统天下,自封核心,胜我多矣!念你我皆江东人,特来一叙。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性命悠关,不可不察也。

孙策言罢,飘然而去。

一身冷汗,奋力睁开两眼,方知孙策之会面,乃南柯一梦焉。又觉左手突突跳动,掌心有汗,俯首去看,原来手掌正按在三国演义上,而中指正好指着的几行字是:“策即引镜自照,果见形容十分瘦损,不觉失惊,顾左右曰,吾奈何憔悴至此耶!言未已,忽见于吉立于镜中。策拍镜大叫一声,昏绝于地。”


老江忙丢开书本,去桌上寻镜子,却见桌上摆了秘书送来的一摞公函:瑞典抗议书,美国抗议书,澳大利亚抗议书,加拿大抗议书……他们抗议的是他们国家的公民在天安门广场练功,竟被公安捉走。老江知道国内死的不少,此次牵扯外国,非同小可。他眉头一皱,恰好瞥见镜中的自己,大叫一声,昏绝于地……好在私人医生赶来,总算把此事遮掩过去。


《议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