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华案黑幕》: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2)


据报导,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今天公开开庭审理了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涉嫌受贿一案。检察机关指控,李纪周在担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和副部长期间,多次收受赖昌星等人的钜额贿赂,并利用职权,非法干预执法部门对有关重大走私犯罪活动的查处。法庭将依据事实和法律进行评议后,择期作出一审判决。

  据指出,北京市中级检察院的起诉书仅以受贿罪指控李纪周,并没有外间传闻已久的包庇走私等罪名,在受贿罪指控中,起诉书指李纪周自一九九一年以来,多次收受贿赂,包括厦门远华走私集团首犯赖昌星的五十万美金及若干人民币,还有走私分子梁耀华、李莎娜等人数百万元人民币的贿赂,合共总值九百多万元人民币。

  然而,赖昌星说,李纪周是遭人陷害,是因为有人在背后要搞掉他,才让他有今天的结局的。
  问:报导一直说你跟李纪周的关系很好,是这样吗?
  赖:我跟李纪周是很好的、什么都可以讲的那种朋友。他这个人也是很好的,我们是谈得来,来往也比较多喽。我跟李纪周交往那么久,我保证李纪周是不会找人要钱的那种人,否则,我也不会跟他那么好。如果是有金钱交易的那种人,跟我是合不来的。他们讲的那些事很多是没有的。这里边只有两件事是事实:一是,他的女儿在美国要办投资移民,需要一些钱。李纪周老婆跟我说,我汇了五十万美金给她,作为一个公司的注册资金。但是,这说好了是借的。时间还没有到期,所以还没有退回来。我想她是会还给我的。另外就是,他老婆和人家合伙开一家公司,是卡拉OK还是什么,他老婆的那个朋友就来找我,说是要借钱,我想大概李纪周的老婆不好意思自己跟我说吧,我就借给她了,一百万人民币喽。这都是说好了向我借的,要还的。

  问:那么为什么要动李纪周呢?谁非要动他不可?
  赖:最主要就是贾春旺喽。当时还有另外一件事很奇怪,说是公安部接到一张告状的纸,纸条上边说李纪周卖官,拿了五十万。贾春旺从调到公安部当部长的时候,就想要动一动李纪周了。李纪周那时分管的工作,都是好的东西,都是太好的东西。贾春旺他正想把李纪周趁机搞掉。而且,这里边还有那个“四二O”专案组的一个负责人,原来公安部副部长牟新生,也是和李纪周死对头的。李纪周以前一直是陶驷驹给提拔起来的。但是,陶驷驹已经下台了么。那贾春旺来了就嫉妒李纪周分管的项目,李纪周兼管的是交通、出入境、边防、办公厅,等等很多东西。反正他管的这五项都很好的,所以贾春旺就嫉妒他,一直想换上自己的人。在这时,贾春旺就说收到这张纸条。

  问:贾春旺想趁着这个机会换上自己的人。
  赖:对,对。说这个纸条是监察部的人收到,然后交给贾春旺的。
  问:这是谁报上去的?你刚刚说的那张纸条是通过什么人送上去的?
  赖:不知道。纸条就是监察部的收到了,然后告诉许甘露,许甘露是我的好兄弟。监察部的这个人就拿了这张纸条给许甘露看,说:你看,有人说,李纪周卖官五十万,在汕头。

  问:到底是什么人举报了这个事情?你不是说告状也要上边有一定的关系才能送上去么?
  赖:是呀。不过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只有上边的人知道。
  问:只知道是有人“密报”了。
  赖:对,密报。只听说监察部拿到了这张纸条,就交给部长看了。那张纸条应该是写着部长收,是寄给部长的,但是,是由监察部送上去的。始终我对这个事也有怀疑,说李纪周卖官五十万,根本就没有这个事,是什么人要这样做呢?是不是真有人写了这张纸条,我也很怀疑。

  问:你为什么怀疑呢?
  赖:贾春旺那个人的头脑是很过关的,很够用的。他是干公安的,你知道,再说大陆的官就是这样的嘛。他要是想壤谁,想动脑子搞什么人,随便动一下就可以了,大陆的官确实就是这样的。在大陆很多时候是凭一张纸条就可以调整你喽。对吗?就是这样喽。

  问:这张纸条什么人看见过?你认识的什么人看见过,跟你讲过这张纸条是怎么写的?
  赖:就写的他卖官五十万。
  问:只是说李纪周卖官五十万,就这么写的?
  赖:就是这样的。然后贾春旺就又把这张纸条拿给监察部。
  问:贾春旺把这个纸条拿去的意思就是让就他们办喽。
  赖:对呀,就是要让他们办了。叫他们签名,然后就转去了中纪委了。监察部的这个人和许甘露是好朋友,在转上去之前就给许甘露看了。许甘露是我的好朋友,就都告诉我喽。我就知道该怎么去操作喽。他们然后就把材料送给了中纪委,中纪委没有几天就把李纪周抓起来了。当时,他的秘书张强也被抓起来关了三个月,但是现在在珠海当常务副书记了,因为他自己找了一些关系,同时也跟办案的这个人交上了朋友。当时那个时候,本来因为一直抓不到李纪周的女朋友李莎娜,没有证据,就一直不能动他,就在这个时候正好就有了这个事情,他们就不用等喽。

  问:你刚才说,你怀疑这张纸条的来历,就是说,你认为可能是有人安排自己的人递上个纸条上去.
  赖:我就是一直对这个有怀疑呀。我想,很可能是贾春旺的点子搞的,这样他就可以动李纪周了嘛。
  间:你是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动不了李纪周,就自己找个人密报一下。
  赖:反正就这样弄起来了。这五十万的事是绝对没有这种事,说李纪周贪污四百万,又是没有这种事,两个事情都没有,真的是没有的。所以就一直还是定不了李纪周的案子。李纪周的案子前前后后我都非常清楚,包括什么时候抓他老婆,什么时候要抓他的女朋友李莎娜,什么时候审到哪里,什么什么,我直一清二楚。

  问:内幕情况你真知道不少呀?
  赖:现在看,中国当官的真是黑暗呀,谁谁谁,都是这样,太可怕了。就说那个陶驷驹,本来跟李纪周关系是很好的,李纪周也是他提上来的,也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后来他要退下去了,要下台了,他们的关系就开始不好了。陶驷驹这个人比较听老婆的话,他老婆社会关系特别复杂,她是公安部外联办的主任。他老婆来找李纪周,要李纪周给批几个香港单程证,李纪周看到不合手续,就叫她按照正常的手续办。陶驷驹的老婆就很不高兴了,觉得,你李纪周还不是我老公提上来的,我老公还没有完全退下来,你就不认人了。就跟陶驷驹说了,陶驷驹就恨李纪周了。

  问:陶驷驹有没有涉及李纪周的案子?
  赖:具体的不知道。在他们开始整李纪周的时候,曾经查过我,到福建省安全厅来打听我的事情,调我公司的资料,但那个事情没有搞成。我是公安部调查李纪周案件中要找的四十五个人中的第一个。总之,李纪周后来和陶搞得很糟,他也整陶驷驹的材料。

  李纪周这个赖昌星的老朋友应该是不希望赖昌星被引渡回国去受审的。但是李纪周是已经在监狱里的人了,赖昌星和“远华案”即使牵连上他,现在也只是一个量刑轻重的问题了。那么,那些还没有被动到的人呢?

  关于赖昌星如果回国受审,北京官场上流传着两种说法:一是有人说,如果赖昌星回国,至少要牵扯两个党和国家领导人。而且公安部抓捕组的很多人都被人给收买了,这些人见到赖昌星就一枪干掉他,然后到哪个国家改名换姓隐居下来,等着拿一百万美金吧。另一个说法是,如果赖昌星下午的飞机押回北京,晚上就会有一个政治局的委员自杀。

  我就这个说法问赖昌星,他却说:“自杀的应该不是贾庆林,自杀的应该另有其人。”

  政治局某个成员的红人照常走私?
  然而,正当围绕“远华案”的斗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在中国大陆到底还有多少和“远华案”背景相同、手法相似的斗争还没有正式拉开帷幕呢?
  有知情人士向作者透露,最近几年中国大陆有几个著名的大走私犯,却是不同的命运和处境。这其中,有的被关进了黑牢,有的逃亡海外,有的还是:私照走,领导照陪,好日子照过。

  从新闻中可以看到的是,除了“远华案”首要嫌疑犯赖昌星目前正在加拿大逃亡之外,潜逃失踪的还有大走私犯许明良、姚志胜,目前仍然不知在那个国家,两个人都是香港居民身份,全国政协委员。一个叫杨改清的大走私犯,原来是河南人,据说已经被捕,但外界少有报导。另外一个叫秦锦钊的,据说已经把事情摆平了,上边不再追究,这当中李鹏的二公子李小勇帮了很大的忙。李小勇在新加坡、香港的共五、六套房子,全是秦锦钊送的。

  问到赖昌星和李小勇的关系,赖昌星就只是承认他在大概九三年时,送过李小勇一个五十几寸的电视机,赖昌星说:这种电视机在那个时候是很少的,有钱都很难买到的。

  另外一个做香烟走私生意的人叫何阳,这个人因为跟政治局某个成员关系特殊,各方面一直没法动他,何阳以前也是总参情报部姬部长的爱将。据说何阳是山东人,原来是济南军区的一个中校。他的走私基地主要在香港,是通过香港把香烟走私进来。这个人在香港很牛
气号称是中央军委在香港的“代言人”。他仗着自己具有军情背景,又是姬胜德的爱将,走私有无恐,并把走私赚到的一亿多元钱,投入到澳门放高利贷。是很多常到澳门赌场上潇洒的中国大陆高官的债主。由此,中国官场许多人更加不敢得罪他,生怕自己的腐败、贪污行踪暴露。

  据说这个人很会讨人喜欢,专门讨好国家领导人的家属,知情者介绍说,何阳经常给曾庆红的母亲邓六金打电话,老太太当年是参加中共长征的二十七名女红军战士之下现在已经是八十九岁的老人。何阳明知道电话是被窃听的,他就是要让人知道他和老太太熟到什么程度。而且他还每个礼拜去陪曾庆红的母亲打两、三次麻将,曾庆红的小孩向外人说起何阳,会说:何阳是我奶奶的好朋友。何阳一有时间就陪着邓六金老太太,这样的人还怎么抓?这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赖昌星证实,何阳确是姬胜德的部下,也是姬胜德的老关系了,并且和姬胜德一起到厦门找过他。姬胜德倒霉后,何阳之所以没有受牵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何阳的走私生意中,有很多背景强硬的人参与,其中包括王兆阙(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政协副主席)的儿子,小名阿胖。阿胖只有二十来岁,很胖,有两百多斤。在何阳的的事情中参与很深。另外,何阳的的姐姐是中纪委的官员,也等于是里边有自己人。

我于三月十八日在赖昌星家中,给他做采访的时候,他透露,中国很多人还欠他的钱,现在看到他出了事,就都躲着他,不肯还钱。这里面就包括何阳的哥哥。

赖:何阳是在中国做xx牌香烟的总代理,他哥哥还欠我一百万人民币呢,是他当时做香烟时需要交定金,向我借的钱,拿走了就不说话了。今天早上我还打电话给他。上一次,我打电话给他,他还接过我的电话。我没有直接说,我找他是要他还钱,我说,我现在经济很困难,能不能先帮我一下?他说,可以呀。我后来再打过去,他的电话就一直不开了,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今天早上我又试了一下,打通了,但他一听是我的声音就挂掉了。我赶紧通知一个香港的朋友打过去,他就又关机了。

问:你认为为什么没有人动何阳呢?


赖:一个就是他姐姐在中纪委,怎么也是有作用的。还有他自己的关系也很多,他原来在北京挂的车牌也是公安的牌,是十九号的,但是他挂的牌不是局级的,我挂的牌是局级的,是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张良基给我挂的。赖昌星承认,何阳(音)的靠山的确不少。如果有一天,那里的权力斗争不平衡,他也就是自己现在的下场。赖并介绍说,何阳的主要靠山是*Xx,而在香港的家人xxx,就要求赖昌星把他的女朋友安插在远华公司工作。“远华案”爆发后,原远华公司的员工不知多少人受到牵连,而xxx的这位女朋友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权力中心有靠山,的确是一个既赚钱、又保命的好办法。

就像当年另一位曾经被“双规”过二十一个月的特殊人物,专案组发现,他竟然能够给七个政治局常委亲自登门拜年,专案组都傻了。这位特殊人物最后通过了“双规”的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