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身患尿毒症生命垂危 宁死不让兄长挪用公款


“三弟,别倒下!”


  “大哥,我已经病成这样,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犯罪啊!”2002年1月27日上午,成都军区总医院肾内科病房。当23岁的尿毒症患者蒋景刚得知大哥蒋明准备挪用公款给自己治病时,不由百感交集,宁死不愿再接受治疗。看到弟弟拔掉输液管,拒绝肾脏透析,蒋明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家住成都的蒋明和他的3个弟妹是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中长大的。但是在生活的道路上,
他们携手走过了一次次的艰难。

  贫家难供兄妹学费

  蒋明和比自己小1岁的妹妹蒋玉红开始上小学后,每天中午只吃家里带去的白饭。蒋明便节省下每1分零花钱,买来咸菜让妹妹下饭。看见妹妹能多吃饭了,蒋明开心地笑起来……有一年秋天连降大雨,蒋明就天天背着妹妹上下学。爬在背上的妹妹心疼极了,哭着要下来自己走,可蒋明仍然继续往前走。

  就在这样艰苦的生活中,兄妹俩于1992年夏天,分别收到了四川省轻工学校和省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两人欣喜若狂。当时两个弟弟都已上学,四兄妹的学杂费对于种田维生的父母已经难以为继了。可是,蒋明和蒋玉红是那么想上学。父母开始四处借钱,眼看开学日子一天天临近,但他们借回的钱还不够一个孩子的学费。父母二人决定去卖血。几个孩子得知后,哭喊着阻止父母。情急之下,蒋玉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拉着父母泣不成声地说:“我不上高中了,我去打工,让哥哥和弟弟们继续上学吧,我挣钱供他们。”说着,她摸出录取通知书,撕得粉碎。

  生病仍然不肯就医

  当哥哥带着家里倾其所有凑足的2000多元学费来到学校时,16岁的蒋玉红只带着几件换洗衣物踏上了南下打工的路,进了广东东莞市一家合资企业。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的薪水才400多元钱。每月除了留下150元作为自己的生活费外,剩下的钱她全都寄回家。还写信对大哥蒋明说:“我虽然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可我并不后悔,只要我能挣钱来帮助你和两个弟弟学有所成,将来一家人过上好日子,就是我最大的心愿。”读着妹妹的来信,蒋明悄悄流泪,他知道妹妹是为了自己才放弃美好的前程,他感到愧对妹妹……

  1994年,三弟蒋景刚以优秀成绩被四川省技术监督学校录取。蒋玉红写信劝三弟不要上中专,继续上高中,“哪怕我就是终生不嫁,也要挣钱供你上大学!”但是蒋景刚觉得姐姐已经为家里做了很多牺牲,不能再让她付出了。大哥能通过自考完成大学学业,自己也能做到。早一天挣钱,就能早一天让家人过上好生活,于是蒋景刚上了中专。

  从第一年开始,他就外出打工挣钱,尽可能地减轻家里的负担。1996年冬天,蒋景刚出麻疹,同学要送他去医院,但蒋景刚坚决不肯。一位同学见他的病情实在不能再拖延,就偷偷给蒋明打电话通知。得知三弟身染重病,蒋明当天下午就请假赶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三弟,蒋明的泪水夺眶而出,他明白,三弟不去医院是怕花钱。于是将自己所借的800元钱拿出来,要带弟弟去医院。“大哥,你每月工资才200多元……”蒋景刚明白,这些钱是大哥借来的。

  援手伸向患难大哥

  1998年秋天,蒋景刚中专毕业,参加工作了,大哥蒋明却下岗了。

  下岗后,蒋明很久没有找到工作,只得搬到郊区农村租更便宜的房子。不得已他借来一辆人力三轮车准备在水碾河一带拉客。但是,因为没有取得营运资格,第一天上路就被交警罚款20多元,第二天又被罚款10多元……没几天,他身上的钱全部交了罚款。自己在这座城市还能做什么呢?蒋明绝望了。就在他濒临绝境之际,三弟蒋景刚风尘仆仆赶到成都,将500元钱送到大哥手中。10多天后,蒋明又收到妹妹蒋玉红从广东寄来的300元钱并写信鼓励他:“不要失去生活的信心,再困难我们兄妹都能渡过。”

  在妹妹和弟弟的资助下,蒋明走过了下岗后最艰难的时光。2001年8月,他终于找到了工作,尽管每月只有800元工资,但蒋明十分敬业,很快打开了重庆的销售市场。不久,他被任命为公司驻重庆的销售代表。

  正当一家人迎来了新的希望时,厄运又降临到了三弟的头上。

  厄运再降艰难家庭

  2002年1月,蒋景刚被初步诊断患上了尿毒症。蒋明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个现实。但他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再倒下,一家人会更加六神无主。于是,蒋明告诉弟弟,他患的只是急性肾炎。

  1月21日,蒋景刚被转院送到成都军区总医院,再次确诊为肾功能衰竭(即尿毒症)。医生说,要挽救蒋景刚的生命,只有两种办法:一是进行终生血液透析,二是做肾器官移植手术。经过再三考虑,蒋明决定为三弟做肾器官移植手术。可是,面对高达20多万元的费用,他又感到力不从心。这时,年迈的父母赶到了成都;第二天,蒋玉红和未婚夫也奔赴医院……从亲人们不安的神情中,蒋景刚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他知道,昂贵的医疗费是他们这个家庭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他开始拒绝吃药,拒绝透析,拒绝接受治疗。父母含着泪说:“儿啊,你为什么要这样?爸妈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治好你的病!”顿时,一家人哭作一团。

  挪用公款救弟性命

  在家人和女友的劝说下,三弟才继续接受治疗。可医院常常催着交钱,并说再不交钱就要停止对蒋景刚供药。蒋明暗暗发誓,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想法为弟弟筹到治病的钱。

  可他身上再也拿不出钱来了。这时,他突然想到,身上还有部分货款没有交回公司。为挽救弟弟的生命,他决定挪用这笔钱。虽然他知道这是在犯罪,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蒋明从公款中拿出4000多元为弟弟垫交了治疗费。

  之后,蒋明心中一直忐忑不安。他明白,家中的困难并不能成为自己犯罪的理由,他不敢想象挪用公款的后果……尽管蒋明一直对弟弟说,垫交的4000多元费用是他找朋友借的,但从哥哥慌乱的眼光中,蒋景刚还是产生了疑惑。

  一天上午,病房里只有兄弟两人,蒋景刚问哥哥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蒋明避开弟弟的眼睛回答是找朋友借的。“不,大哥,你说谎,如果你不说实话,我马上就出院回家!”说着,就要去拔输液管。从来不会说谎话的蒋明百感交集,终于吞吞吐吐向弟弟说出了实情。“三弟,我知道不该这样做,可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我不能失去你啊!”听完哥哥的话,蒋景刚既感动又心酸,兄弟俩抱头痛哭。

  在弟弟的劝说下,蒋明带着剩下的货款回到公司。但是,当总经理了解到蒋明挪用公款的原因时,被他们的兄弟深情所打动。公司领导研究后作出决定,表示愿意将钱借给蒋明,这些借款以后每月从他的工资中扣还。面对公司的宽容与信任,蒋明感动得哽咽难言。更让蒋明意想不到的是,在总经理的倡议下,公司不仅借给他5000元救急,而且其他员工还捐款近3000元……

  今年5月,蒋景刚将做肾器官移植手术。为救治弟弟,新婚的姐姐蒋玉红又独自南下福建去打工了,蒋明和最小的弟弟蒋双全甚至打算捐出自己身体上的器官来为蒋景刚换取生命的希望……

  这是一个不幸的家庭,却是一个充满亲情温暖的家庭。我们相信,只要有这份亲情,有社会各界的关爱,年轻的蒋景刚的生命一定会出现奇迹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