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蛇头”带关内幕


深圳当地人称这些利用办假证、翻墙头、钻货柜等手段帮助无证人员入境为的人“蛇头”。春节过后,有大批打工者涌向深圳特区,“蛇头”便开始活跃起来。记者近日暗访发现,在深圳南头关、布吉关外“蛇头”聚集成帮,大肆做非法入关生意。

初探“蛇头”生意

时间:3月20日

地点:深圳南头关外

-记者刚下车就有“蛇头”过来带关

3月20日凌晨5时,记者从南头关外刚下大巴,上来一个年轻人问:“要不要过关?”见记者没有理会,他又向旁边的人兜售生意。“一人100元,过了关再给钱。”他的眼光很快锁定了三个民工。

边上一位老大妈犹豫着:“我们刚从家里来,没有钱,两个人给150,行不行?”

眼看着广场上的人稀稀拉拉,蛇头说:“真没有钱,150也行。”

在返回特区的路上,记者向出租司机打听,司机说:“这些人呀,在关口都混熟了,他们就以此为生,每天的收入比我们还多。这一行里名堂多得很。”

为了调查非法入关的情况,第二天下午,记者一行又来到布吉检查站广场。

刚一停车,一男子便走过来问:“兄弟,是不是有人无边防证要进关?”

记者试探着问:“有两个人没有边防证,你有什么办法帮帮忙?”

“只要你们每人交100元钱,我就送你们过关!”这名男子小声说道。

记者问:“那你怎么送我们过关?”

男子说道:“你交200元就行了,我送你们俩过去。”

记者装出不信的样子:“你该不会骗人吧?”

见记者不相信,这名男子拍着胸脯说:“保证不骗你。我在这里混了几年了,每天都要送人过去。”记者以价钱太贵为由,拒绝了跟这名男子进关。

-假边防证藏在烟盒里

除了一些有神通的“蛇头”直接送关,更多的“蛇头”则是为人办理假证闯关。

在布吉关前围墙边,记者和一位四川口音的男子聊了起来。

这位男子姓陈,骑着一辆自行车,在此带关多年了。

记者佯称要去深圳谈业务,没有边防证进不去,陈姓男子马上就说:“我这里有空白边防证,100元钱一张,我拿一张给你,你填上就行了。”

记者问:“你的边防证给我看一下,是不是假的?”

陈姓男子说:“我是办事处拿来的证件,绝对是真的。”同时从裤袋内的烟盒内拿出一张边防证给记者。

记者接过边防证,制作印刷的水平都不低,看上去跟真的相去不远。记者说:“边防证要与身份证同时使用,我没有带身份证行不行?”

陈姓男子说:“那样的话,我可以马上坐你的车一起去布吉镇照相,照好相将相片贴上去就行了。”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除了像陈姓男子这样“有道儿”弄假证的以外,另一些不能办边防证过关的“蛇头”则通过带走山路、铁路,或者找熟人开车送关,其中隐藏着很多玄机。

“蛇头”吐露内情

时间:3月22日

地点:南头检查站广场

-“蛇头”一个月能挣10000多元

3月1日,记者在南头检查站广场“邂逅”了一名曾做过“蛇头”的湖南籍男子。在记者的多方试探下,这位做了一年多“蛇头”的男子终于向记者透露了许多“蛇头”带关、办假证的内幕。

记者:你怎么想起干“蛇头”这一行的?

“蛇头”:前年10月份,我从湖南来深圳打工,当时找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找到工作,后来经老乡介绍干起了这一行。开始的时候有些心虚,一看到武警和警察心里就直打哆嗦。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只要不被当场抓住,什么事都没有。后来呢,每天不到关口前广场去转转,反而浑身不舒服。

记者:你干这一行是不是很来钱?

“蛇头”:春节过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生意最好。正月里,每个蛇头每天至少可以捞六七单生意,一单生意平均70元,一天就有400元左右,一个月下来怎么也可以赚个一万二三。春节过后入关的少了,带关和办证的价格也降很多,给30元就可以搞掂。

记者: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需要带关?

“蛇头”:每天成千上万的打工仔、打工妹进入深圳,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没有边防证的,有的根本都不知道进入市区需要边防证件,有的是过期了没来得及办理。这些要进市内的,一般都有急事。来深圳出差或者旅游的人,他们为了早点进市内,不在乎那百把几十元的。

-假边防证备有各种脸型的

记者:你们带关都通过哪些途径?

“蛇头”笑着说:办法多着呢。

据他说,如果被带的人有身份证,但没有边防证,或者边防证过期了,“蛇头”一般会拿一个空白的边防证来,直接填好就行了。如果连身份证都没有,则只能找一张别人的边防证--这张边防证上的照片跟你的长相肯定差不多。因为“蛇头”手里早备好了很多种脸型的边防证。再不济连身份证也没有的,可以直接照相,然后找张空白边防证胡乱填个姓名。

还有的则是带人走山路或者翻围墙、走铁路的,不过这些一般都是要等到夜晚才有人敢干。据这个“蛇头”说,还有把人藏在货柜车里往里带的。“这个需要在1公里外就要藏人了,因为每个关口都有了望台,一公里之内可以观察到,太近了就会被抓住的。”他说。

记者:你们办理的边防证管用吗?

“蛇头”:有些边防证是假的,能进去是因为进关的人太多了。另外有些“蛇头”跟里面人有关系。当然有时候也能搞到一些真的空白边防证,是从一些各地驻深圳的办事处流出来的。真的空白边防证进关就容易多了。

-“蛇头”:“干这一行,我天天都在心惊胆战。”

记者:经常听说“蛇头”诈骗、抢劫外来人员,有没有这回事?

“蛇头”:我们这一行不是正当职业,干一天算一天,以拿到钱为根本。有的打工仔、打工妹过关或者办好证之后,交了事前谈好的价钱,我们有时还会向他们再要100元的“辛苦费”、“介绍费”。

据这位“好心蛇头”的忠告,由于“蛇头”们都是成帮成伙的,而且熟悉周围环境,抢劫之后很快就溜之大吉,报案也无济于事。所以,一早一晚最好不要找人带关。

记者:做“蛇头”是违法的事,你不害怕被逮到吗?

“蛇头”:怎么不怕?我天天都在心惊胆战。说句良心话,我们这些人干的不仅是违法的事,而且是缺德的事。最近,我堂哥包了一个工地,叫我去开机器,工资待遇还不错,现在我已经不干“蛇头”了,所以才敢跟你们记者说这些内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