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盗版业者与圈内人士勾结 反盗版难上加难


自从香港华星唱片公司因盗版泛滥于去年十月宣布倒闭后,盗版问题成了两岸三地演艺人员挥之不去的梦魇。论起盗版,目前最大的影音光碟地下产业应非大陆莫属,连许多演艺界人士都认为,大陆上游盗版商大多和圈内人士勾结,其所形成的“盗版经济”对反盗版人士来说,真的是撼山易,撼盗版难。

大陆唱片和电影盗版问题有多严重?“中国音像协会”会长刘国雄慨叹说,大陆一百多个音像城,至少百分之八十到九十都公然地贩卖起盗版音像品,两百九十家音像出版部门,受到盗版制品的巨大冲击,已经不能制作出自己的音像产品。

该协会副秘书长王炬最近也透露,目前大陆正版唱片实际市场占有率仅有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其馀九成都被盗版品占据,换句话说,大陆音像产品需求量至少应该在四百亿至五百亿元人民币之间,但实际销量却只有十四亿元左右,连国外一家大唱片公司一年的销售量都比不上。

虽然国际唱片业产权保护组织(IFPI)在台湾举行“四0四大游行”,同样唤起大陆演艺界的注意,但是曾经找到盗版发源地,却被对方“老大”警告的大陆飞图唱片公司艺术总监孙伟也不得不说,“面对盗版,唱片公司普遍面临一个矛盾:唱片没有出来,苦脑的是做得好不好;唱片出来了,做得愈好,被盗版的机会愈大,烦恼就愈多”。

其实,孙伟口中一张卖座的唱片所引起的烦恼,大陆娱乐圈内人士都心知肚明。以去年年底知名导演冯小刚拍摄的贺岁片“大腕”为例,当天首映会后不久,包括北京市的秀水街、北京地铁站和新街口等地附近,就可立即买到盗版VCD或DVD,对此现象,不少演艺界人士认为,要论成熟、论有组织,盗版行业就是最大的黑社会,甚至本身就是圈内人士。

演活宰相刘罗锅和刑警干员的著名演员李保田以形象的方式比喻说,“与外面有着一个老大,组织严密的黑社会组织比起来,目前大陆演艺圈的黑势力还处于九头鸟时代,各个头还分疆而治,进化的程度也各不相同”。

中共主管部门对于杂乱的演艺圈生态和盗版猖獗问题并不是不知道,今年二月一日还特特别修改了“音像制品管理条例”,不仅明确加大取缔走私与盗版力度,还首次增加“根据刑法追究刑事责任”的内容。问题是,两个月时间过去了,盗版解决了吗?答案很明显:没有!

在号称文化首都的北京市秀水街上,每天下午三、四点便会散布着一、两个卖盗版的小贩,一人边收钱边交货的小贩曾对记者说,“我们主要经营外国盗版故事片、奥斯卡获奖片及著名唱片公司的音乐CD盗版”,“我们这里卖的盗版品质和包装都是有档次的,价钱比别的地方贵三到五元”。

别的地方情况又如何呢?在盗版品最齐全的北京新街口附近,每到傍晚时分就可看到小贩们将货品一萝筐的摆在路边叫卖,像“魔戒首部曲”、梅尔吉布逊的“勇士们”等最新院线片,在这里应有尽有,而地铁北京站和崇文门站附近的情况,也不遑多让。

盗版电影和音乐在大陆屡禁不绝的最主要原因,除了圈内人士勾结不法业者之外,盗版不需等待审批程序、随“拷”随“发”的快速度与通畅的行销管道,自然使得正版品陷入价高、量小,量小、价高的恶性循环,结果则是正版品源头不景气,让盗版趁虚而入,而这些正是目前大陆盗版品愈禁愈多的因素。

虽然大陆有识之士主张根除盗版必须由政府、正版出品者和消费者三方共同努力,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正版不敌盗版衍然形成一种趋势,加上消费者贪小便宜的心态,要使反盗版奏效,还真有待共同努力。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即使音像管理改由中共文化部统一主管,减少过去多头马车的现象,中共国务院体制改革办公室官员杨春平仍指出,以前中共都把盗版当作是音像行业不景气的原因,后来发现,大陆出版社体制和发行销售的政策才是造成盗版“海阔天空任我行”的原因。由此看来,反盗版真是撼山易,撼盗版难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