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个体户被绑架 绑匪竟在公安局领赎金



  引子

  2000年12月30日,广东增城市个体户吴卓军在家附近被人持枪绑架,劫匪要其家人将340万元的赎金送到湖南隆回县。

  2001年1月23日,隆回县公安局发生了戏剧性一幕:前往营救吴卓军的有关人员交了20万元“赎金”,吴妻被迫写下320万元的“欠条”,多名持枪绑匪收了钱,才把被关了1个多月备受折磨的吴卓军交了出来。这伙绑匪随后扬长而去。

  之后,广东警方通缉绑匪一年余,但至今未果。与此同时,绑匪居然不断地前来增城“追讨余款”。

  上周,整日担惊受怕的吴卓军在家中面对本报记者,讲述了他的被绑架经历……

  家门口遭持枪绑架绑匪索取340万元

  2000年12月30日上午11时,吴卓军从自家鸭场骑摩托回家,途经中新镇茶村路口时,突然被几名陌生人推倒在地,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顶住了他。随后,那几人将他迅速捆绑起来,抬上了预先停在路口的货车。

  吴被押上车后,7名绑匪用冲锋枪枪托猛击他的全身,致使吴当场晕倒。之后,绑匪捆住吴的手脚,封了他的口,蒙上了他的眼。

   次日,吴被劫持到湖南省隆回县。当天他被带到犯罪嫌疑人周宣长家中---吴曾经在增城和此人打过交道,彼此“相熟”。

  此时,其中一名绑匪欧阳新明对吴说:“你欠我们340多万元。你不给钱,我们就不放过你。”

  吴答道:“我没欠你们的钱。”话毕,周宣长当即用冲锋枪枪托猛击吴的腰部,并把他绑住悬吊起来。

  当晚9时,周宣长把吴拖到他弟弟家,关在一间黑房内,由多人看守,并不准他睡觉,就一直站到了天亮。

  当夜,绑匪欧阳火厘打电话给在增城的吴妻,要求3天内筹齐340万元赎金,“否则他就永远回不去了。”

  吴被绑当天,其家人即向增城市公安局报案。

  2001年元旦,公安部门派出4名刑警,携吴卓军家属前往隆回营救人质。

  当晚9时许,周宣长指挥其弟弟带了几人,冲进关押吴卓军的黑房,将其双眼蒙住。吴问:“你们想干什么?”绑匪回答说,他们的“内线”刚才来电话,说增城警察来了,他们是奉这位“内线”指示,立即将吴转移。

  于是吴被带到附近一座山上,关押在一间木屋内。之后几天,周宣长每晚都打电话威胁吴妻:“没钱我们就杀人了。”吴每晚也被迫打电话回到家中,要妻子想尽办法借钱。在被关在山上的几天里,绑匪对吴使尽了各种丧失人性的酷刑。

  2001年1月7日,营救人质的人员致电吴妻,要求她马上前往湖南,协助警方抓捕周宣长。吴妻抵达隆回县后,周宣长要求吴妻将赎金交给他的“律师”,自己不肯与吴妻见面。

  1月10日上午,周又打电话给吴妻,气焰十分嚣张地说:“你拿300多万来,我们在隆回公安局见面。我们绑架老吴是正大光明的,你这几天不是看到了吗,隆回公安抓我们了吗?隆回政府管我们了吗?还是拿钱来吧!”

  绑匪频频转移人质警方数次营救扑空

  2001年1月10日晚8时,吴卓军趁绑匪小便,从关押的房内逃了出来。

  当时外面下着雨雪,人生地不熟且饥寒交迫的吴在夜色中越过了3座大山,昏倒了3次。次日凌晨5时,吴跑了约30公里,最后在一家农户门口倒下,全身僵硬。

  天亮后,好心的农户主人见吴倒在自家门口,立即把他抱进房里,并给他端来了开水,吴这才慢慢醒了过来。

  那边厢,周宣长发现吴逃走后,立即组织100多人携冲锋枪、手枪和自制土枪全面封山,挨家搜查,最后又把吴搜了出来。令人发指的是,周宣长等人不仅痛打吴卓军,还对救助吴卓军的农户进行毒打,并砸坏了那家人的全部家当。

  2001年1月11日晚,被绑匪捉回来的吴卓军致电妻子,再次哭求妻子筹钱救他。

  之后,周宣长又打电话给吴妻说:“昨晚老吴跑了,我们派了几百个弟兄封山搜索,又多花了20多万元。你们快拿340多万元来,否则就杀掉老吴。”

  接下来的10天时间里,吴不断地被绑匪转移关押地点。而警方这几天不断与周宣长周旋,每天都可获得吴被关押的准确地点,但每次出击都是扑空。

  消息究竟是谁泄露的呢?参与营救的办案人员至今仍未解开谜团。

  于是,在长达20多天的营救人质过程中毫无收获的办案人员,只得撤回等待时机。

  强逼人质承认欠款公安局内交钱放人

  警方撤离后,2001年1月21日,吴妻又接到周宣长的电话,问她筹到多少钱。吴妻说借到了10多万,最多只能借到20万。

  周在电话中最后敲定,先拿20万现金过去就放人,剩下的320万元打欠条。他还要求吴妻直接把钱带到隆回县公安局,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吴妻和办案人员连夜带着20万元赎金直奔湖南,于1月22日中午抵达隆回县公安局。

  1月23日一早,周宣长带了几十人到关押吴的房间里威胁,并宣称绑架是“合法行为”。稍后,周接了一个神秘电话,便叫6名绑匪携带两支微型冲锋枪和4支手枪,将吴带上一部面包车,直驶隆回县公安局刑警办公楼。

  与此同时,在隆回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内,有关人员将20万元赎金交给了刑警队卢队长。之后,绑匪先后派了两趟人,前往刑警队查验20万元赎金。查验完毕,卢队长接到一个电话后,对吴妻说:“周宣长要你表态,对他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他们才带吴卓军上来。”吴妻被迫答应。

  不久,周宣长带人携2支微型冲锋枪和几支手枪,押着吴卓军来到了隆回公安局。

  随后,吴卓军夫妻在周宣长的“律师”写下的320多万元欠条和还款协议上签名。

  至此,警方才得以迅速将吴卓军夫妻带离隆回县公安局刑警队,转移到了真正安全的地方。

  缉拿绑匪至今未果事主至今仍遭恐吓

  2001年1月23日,吴卓军被营救回增城后,立即请求警方尽快捉拿周宣长等人。他同时还向有关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和公安部部长贾春旺亲笔批示严办此案。

  2001年5月,中央领导的批示下达广东。

  广东警方对周宣长、欧阳火厘、欧阳征水、欧阳金明等4名绑架案的主要嫌疑人进行通缉,并立即北上湖南追捕。但周宣长等人闻讯脱逃,追捕未能成功。

  2001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的追逃行动开始了。湖南匪首周宣长制造的系列绑架案被列为追逃大案之一。广东省公安厅的同志到达湖南后,由于种种原因,仍然无法对周宣长等人成功抓捕。

  在此期间,周宣长等人仍经常打电话恐吓吴卓军,要求他们尽快按在隆回县公安局签定的协议筹款320万元,否则又要前来绑架。吴卓军吓得切断了自家的电话,至今不敢再装。

  周宣长因无法与吴电话联系,多次派人前来增城追索“欠款”。今年春节刚过,周等人更加猖狂,不时派人派车来到吴卓军家附近打探情况,企图再次绑架。

  上月26日清晨,吴卓军发现有几辆“湘E3”字头(隆回车牌)的小车多次在其门口出没。增城市公安局中新镇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往现场,但几部小车逃之夭夭。

  上月28日上午,记者前往增城采访时,正逢吴卓军带孩子上医院看病,增城市公安局出动了两名刑警跟着。在医院里,身穿便衣的增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王队长苦笑着对记者说:“没办法,保护人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嘛。”吴卓军显然对老是烦劳公安人员感到不好意思,讪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医院出来后,记者跟吴卓军回家。吴家在交通繁忙的国道边上,是一幢三四层高的楼房,一楼本可以做店铺的,但却关着门。吴说,发生绑架案后,根本不敢把铺面租给别人。

  吴住在二楼,很难想象,吴这样的“老板”

  家里看不到一件值钱的家电,唯一值钱的是一台25寸的旧彩电。家中凌乱不堪,吴的一名“保镖”正无聊地听着歌。最难受的是吴才4岁的儿子,每天被一位“叔叔”寸步不移地看着,想下楼玩也不行。

  吴卓军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

(新快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