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的一场血腥杀尘爆即将来临

2002-07-08 05:20 作者: 闻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 尉健行为六千万失业者请命、李瑞环抵制给共官再加薪

六月初,尉健行以政治局常委的名义致函政治局和总书记江泽民,要求召开中央委员会特别会议,讨论和解决当前中共国社会的首要问题:六千万下岗、失业、待业人员的吃饭问题。但江泽民不予理睬,尉的救民生于水火的特别会议遂被搁置。 在共产政治局中,尉健行历来两袖清风,他的家属也从来不沾官僚经济特权的边,素有“尉青天”之美誉。尉要求召开特别会议被封杀后,中南海一些尉的支持者开始将尉同江的矛盾吹向了北京市的街头巷尾。他们说:今年“五一”前后,尉就曾找江解决六千万人失业问题,可江强调“当前的工作千头万绪,最主要的是统一认识、开好十六大”。尉对江这种只顾权力不顾百姓疾苦的做法非常恼火,他曾怒斥江:“整个社会都同情职工的诉求,现在百姓同政府的矛盾日益尖锐,如果得不到抒解,就会逼老百姓造共产党政府的反,倒政府的台!一旦出现这种局面,谁都没办法控制,那你就不是失职责任而是要承担罪责。” 此前,五月中旬,李瑞环的政协党组也曾伙同中纪委,宣布不接受共产国务院从今年七月起给共官第四次加薪百分之十八的决定;他们要求,把加薪的钱全部拨给扶贫工程。为此,李瑞环还带着他的党组成员、叶选平、任建新等,同朱熔基干了起来。 急于在下台前讨好共产既得利益阶层的朱熔基称:加薪是九八年国务院建议、中央政治局批准的,怎么好修改,怎么好推翻?中央拿得出这笔钱,有什么大祸都算在我老朱头上。对此,李瑞环开始还好言相劝:是否考虑副部级以上一律不加薪,以此来缓和社会反响,也好有利于今后的工作和党群关系。可老朱发横,眼睛一瞪说:我个人可以不加,加的薪也可以上交或捐出,但我反对推翻决议。 粗人出身的李瑞环于是不客气了,他质问朱熔基是如何理解和面对社会问题的,为什么作为一个拥有最大权力的人民公仆竟然听不到人民的大声疾呼和抗议声浪?同去的任建新更是出口不逊,他说:如果把今天的争议放到中央委员会上,放到社会舆论中,人民会给你一个真实的评价的。 共产党已经坐在了火药桶上,这早就是不争的事实了。于是,那些希望多少顺应点民意以延长共产寿命的党官同死抱住权力不放的江家帮的矛盾,也就顺理成章地不可调和了。近一年多来,江泽民一直都在努力保住权力,什么用曾庆红取代胡锦涛,什么用上海帮干将接替朱熔基、李鹏和地方诸侯,什么自己保留总书记和军委主席职务,他都想过了、也都试过了,可结果却阻力重重、反声四起;尤其是他的那帮上海帮干将,诸如黄菊、贾庆林等,没有一个争气的,强拉硬拽才勉强保住了上海、北京的诸侯宝座。所有这一切,倒江声浪不息、奴才们又拎不起,都不能不让江泽民重新考虑十六大后如何更巧妙地保住权力的问题。由是,上海瘪三耍小聪明、以全退保住权力的计谋也就出笼了。

* 上海瘪三玩小聪明、江泽民书面提出全退

正因为江泽民知道,中共十六大新班子之所以至今难产,最大的焦点就是他的保权问题。所以,自今年五月初以来,江就一直在“老同志”那里作工作,希望元老匪头能支持他留任,至少也同意他发挥象邓小平那样的“垂帘听政”的作用。然而,老帮子那里仅薄一波、刘华清主张江泽民再留一留,让胡锦涛以国家主席名义抓一线工作,而江则保留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位子到十六届三中或四中全会再交班,其它的如万里、宋平、乔石、洪学智、黄华、彭冲等一大批老党头、老军头都主张江泽民必须全部交出权力。万里、乔石、宋平更称:新一代领导班子已经成熟,政局相对稳定,路线、方针、方向也已经明确,江泽民不全退没有道理。 在老匪头们全体一致的压力下,江泽民不得不于六月初出访欧亚前夕向共产中央政治局提出准备在十六大全面交班,并于六月十八日外访回来后正式提出书面报告,要求政治局能理解和支持他在十六大上不再担任党、军的领导职务,不再保留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头衔。江说:党的工作路线确定了,党的理论确定了,接下来就是如何贯彻和执行的问题了。在这里,江泽民显然是在玩上海瘪三的小聪明,使出了保不住皇位就抓住“理论”保共产神位的退一步进两步招式。 北京高层传出消息称,江泽民全退是有其它附加条件的。他提出:共产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基本组织架构不宜动;用其亲信李岚清拼掉李瑞环,两人双双退出政治局;保证由江提名的准政治局人选如曾庆红、吴帮国、李铁映之流能进入常委班子。如此一来,江泽民即可顺利地拔掉政治局常委内一贯同江蛤蟆唱反调的钉子、象尉健行、李瑞环之类,又可通过党章中确立“江泽民学说”和“三个代表”思想,确保十六大后没有皇位的共产新神江泽民能随心所欲地玩“第四代领导集体”于鼓掌之上。今后,谁要是敢对“江思想”说一个“不”字,他江大蛤蟆这个活共产神就可以效法当年毛泽东收拾刘少奇的法儿,烂草席一裹,连收尸的地方都甭想找。

* 夏都会议力保十六大尊江、非组织串联预示北戴河将血雨腥风

日前,共产中央已经下达通知,决定七月十五日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中央工作务虚会议,并规定省级地区党委书记、中央各部委办的部长、主任、中央军委委员、各兵种、各大军区司令员将出席政治局扩大会议,而省级地区党政一把手、中央部委办党政一把手、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以及准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将出席中央工作务虚会议。由此可见,中共十六大前夕最后摸底、摊牌的前哨战已经拉开序幕,匪头、党棍们刺刀见红、最后一拼的好戏马上就要开锣了。 为了满足江泽民登上共产神位的要求,中共中央书记处给夏都会议拟定了五大任务:一、必须在思想上、认识上、实际行动上全面贯彻三个代表要求,确立三个代表思想理论是党的十六大工作指导;二、必须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把维护党和国家的集中统一、维护中央的权威放在各级领导班子和个人的首位;三、对十六大工作报告草稿取得共识和统一意志,确保十六大会议各项议程圆满进行;四、对当前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和国内主要矛盾作出正确认识和判断;五、对台湾局势变化和对台方针、政策、战略作出总结。 鉴于六月下旬结束的共产国各省部级党委换届选举中江核心钦定的人物仅仅勉强过关,因而共产政治局和十六大筹备小组已经作出决定,对十六大中央委员实行等额选举,要求确保各省部级党委书记和主要负责人、共产军四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司令员和政委全都当选为中央委员,并由此确保江认定的上海帮家将一个不拉地顺利进入政治局和共产中央书记处。中南海内部消息称,是次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党匪核心层将最后拍板确定十六大后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人选,并准备在其后召开的中央务虚会议上对十六大的准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进行摸底,让他们对党核心确认的政治局人选进行预选,以检测他们对江家帮唯命是从的效忠程度。 为此,共产政治局常委还给十六大内定了四个指标:一、党的工作报告和修改党章报告要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赞成票通过;二、准中央委员候选人要获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赞成票当选;三、准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候选人要获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赞成票当选;四、准中央政治局常委要获得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赞成票当选。江泽民在想到他十六大后的美梦时简直到了恬不知耻的程度,他声称:以上四个指标是党内领导层思想、行动是否真正统一、中央委员会内部是否能和新届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全党是否同心同德为共同目标奋斗的一次大检验。 然而,共产领导层及其属下大小头目各怀鬼胎早就是公开秘密了,“同心同德”之说只不过用来骗骗被统治的小百姓而已,江泽民又何尝不知道。为严防失控,今年以来,江泽民就不断派出他的书记处和十六大筹备小组成员,采取“沉下去”(到地方)“请上来”(到中央)的方式,发出劝阻、警告和威胁,想方设法尽力防止所谓的“非组织活动”、“宗派、结帮活动”。然而,就是到了夏都会议的前夕,仅胡锦涛一人就收到了来自各省部级诸侯和各兵种、各大军区军头同江核心唱反调的指名道姓的联署信、批“三代表”言论两千七百多件,预示着江的“全党一致”不可避免地将在北戴河受到血的挑战。

* 枪杆子誓言铲除五种人、军头介入拥江批李尉

北戴河将大动干戈,决非空穴来风。就在六月上旬,江泽民出国访问期间,主持共产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张万年就按江的密令召开了一次军委会议,会上通过了一纸题为“为党和祖国事业,坚守岗位,作出新贡献,迎接党的十六大召开”的第二一二号决议。该决议提出了“五个坚决拥护”和“十个坚决反对”,其矛头直指党内的所谓“五种人”,而江大蛤蟆的对立面、共产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和党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则成了枪杆子誓欲打倒的异己分子。 二一二号决议的“五个坚决拥护”是:一、坚决拥护党和国家的集中统一;二、坚决拥护中央的权威;三、坚决拥护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核心;四、坚决拥护组织原则、党的纪律和党的章程;五、坚决拥护六中全会全面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决议。“十个坚决反对”是:一、反对损害党中央权威的两面派作风;二、反对以各种面目向外暴露党内的不同意见;三、反对在党内管辖的范围内搞小山头和多中心;四、反对搞宗派活动、干扰党的工作全面正常地按目标进行;五、反对摆老资格、发表有别于中央领导集体一致共识的见解取悦民意;六、反对对党内通过的方针、政策、决议搞阳奉阴违、各取所需;七、反对以高举邓小平理论来贬低、否定与时俱进的“三个代表”思想;八、反对在自己所管辖的系统另搞一套、对抗中央;九、反对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自己的地方和系统树“个人野心”;十、反对党内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的顽固势力。 熟悉中共语言的共产国人,岂能闻不出那文革式不择手段拥党神、誓死铲除政治对手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于是,上面吹风下面闻风而动,六月十一日、十二日,共产军四总党委、海军司令部党委、空军司令部党委、二炮司令部党委全都效法中央军委决议,炮制出了同一版本的“效忠江泽民、党中央”的决议和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效忠信。其后,六月十三日,各军区党委、司令员、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常务副司令又效法四总、三军向江泽民的党中央表示效忠。 四总党委在效忠江泽民上可谓旗帜鲜明,他们随后搞了一个“全面贯彻三个代表要求、捍卫三个代表思想”的大型讲座,出席该讲座的各军兵种、各大军区的丘八军头在会上高喊:要清除党内两面派和机会主义者隐患,并且发出专题“简报”,声言要识别和清除党的领导班子中的五种人。 所谓五种人,按军方文件规定是:原形毕露的个人野心家;假辩证唯物主义者代表;社会机会主义代表;教条主义顽固代表;分裂主义势力代表。共产军总参谋长傅全有在会上说:这五种人,地方上有,各部委有,中央领导班子中也有,其共同特征是把自己打扮成改革开放的先驱、人民的父母官、社会民意的代表、廉洁的表率、党纪、法治的化身。其后,众军头纷纷跟进,丘八们在发言中点名道姓,指控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凌驾于党中央、政治局之上,政协主席李瑞环一个木匠却偏要硬充党内和理论界的新权威,动不动就为民请命。 刘帮出行、吕后乘机杀韩信,老毛湖南钻地洞、江青乘机用中央文革取代共产书记处,江泽民玩的老军头打“五种人”把戏显然与此同出一辙。大蛤蟆是想用枪杆子镇住一大批、干掉一大批他的政治对立面,以确保十六大后要不继续垄断共产皇权、要不再升一步变成说一不二的共产教神。胡锦涛岂能看不出军头开效忠会的奥妙,所以当张万年召开效忠江泽民的军委会议时,狡猾的军委常务副主席狐紧逃(胡锦涛)赶紧借口去地方考察、脚底抹油了;而那个昔日的邓办主任王瑞林,仗着自己有解释邓理论的资本,一怒之下竟跳上了丘八们的效忠讲台,声称“五个坚决拥护、十个坚决反对”很不利于党的团结,有损于党内的政治生活。 剑已经在弦上,拥江和反江两派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退休老匪头宋平、洪学智、张震等见势不妙,赶紧出来摆平,劝说张万年停发清除五种人的专题“简报”,紧张的气氛才斩告缓和。但此一消息还是不径而走,自六月五日至六月中旬,闻讯后被震惊了的共产中央各部委和地方党委的高、中级党干,纷纷致电或干脆上北京找自己的高层门路,打探中南海究竟发生了什么非常事件,是不是又要来一次“众军头大闹坏人堂(怀仁堂)、林副帅外蒙折戟沉沙”。 现在完全可以断定,在如此你死我活的政治大气候下,那些接到指令去北戴河共商十六大分赃的党国大员们,不是心怀鬼胎、担心站错了队丢掉乌纱帽,就是怀揣阴谋、准备大干一场一步登天,夏都海滩上即将发生的那场血腥的杀尘暴注定是不可避免了。


中华评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