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的三次婚姻



于凤至墓边留有一空穴
1990年1月,于凤至辞世,并在自己的墓旁留有一空穴,等待与丈夫在天国相聚。一年以后,张学良站在墓前喃喃低语:“大姐,你去得太匆忙了。如果你能再等一等,也许我们就能见面了。”告别了发妻的坟墓,张学良挥毫作书:“平生无憾事,惟一爱女人”。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被害之后,于凤至毅然挺身而出,巧与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等周旋,协助张学良于无声中完成了东北军政大权的移交。

西安事变爆发时,于凤至赶到溪口,陪伴囚禁中的张学良。从溪口一直陪着张学良到安徽、江西、湖南、贵州等地,前后整整三年多。在此期间,远在伦敦的次子患了精神分裂症。肝肠寸断的于凤至一边忍受着对母亲来说最为残酷的精神折磨,一边宽慰张学良。在贵州,于凤至不幸患了乳腺癌。在宋子文等人帮助下,于凤至孤身赴美国治病。谁料这一别竟是永别!

当张学良提出离婚时,于凤至十分通情达理地说:“几十年来,我为了汉卿死都不怕,还怕在离婚书上签个字吗?”她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全部用在炒作股票和房地产业上,在好莱坞山顶购置了两幢别墅留待张学良居住。她在弥留之际留下口头遗嘱:“在我死去以后,可将我埋在洛杉矶城外最高的山上,我可以在那里随时望见我的故乡……还有,在我的坟墓旁边,请替我掘下一个空穴,那是……那是留给他的……”

少帅第二位夫人谷瑞玉
谷瑞玉,天津人。1904年2月出生于天津附近杨柳青一大户人家。在两次奉直战中她曾是张学良的第二位夫人。这一段姻缘最后以离异而告终。

1922年7月,18岁的谷瑞玉在出席二姐夫的家宴时与张学良结识。两人在柔和的灯影下用英语交谈,相见恨晚。一年之后的冬天,张学良因购进一批新式飞机前来天津与英国商人进行晤谈,谷瑞玉充当翻译,彼此越加倾心。1924年9月,第二次奉直战烽火再起。张学良日夜坚守在山海关九门口前线,万没有想到谷瑞玉居然敢于在战火硝烟的危险时刻前来阵前。

战事结束后,张作霖默许两人关系,1924年10月张谷在天津结婚。可是张学良仍无法将谷瑞玉带回沈阳的大帅府,于凤至由于种种原因也对谷瑞玉难以接纳。

1925年5月,张学良奉命统帅东北军第三方面军前往长江下游地区开辟新的势力范围,谷瑞玉毅然前往。当年8月,张学良统部返回秦皇岛,担负着筹组东北海军的重任。谷瑞玉也不辞劳苦地追随。

1928年2月,张学良升任第三方面军团总司令,驻防保定。谷瑞玉由于兴趣嗜好等发生变化,渐渐与张学良发生磨擦和误解。到了1927年夏天,两人分地而居。1928年6月张作霖在皇姑屯遇难时,谷瑞玉在天津居住。在秘不发丧期间,她未经许可独自返回沈阳,引起日本关东军的注意,埋下了在政治上分道扬镳的祸根。

1928年冬天,张学良正秘密与南京代表进行“东北易帜”的谈判时,杨宇霆等旧军阀千方百计地收买谷瑞玉。是年12月杨宇霆请谷瑞玉与少帅一道去杨宅赴宴,张学良险遭暗算。两人遂成反目之势。谷瑞玉一气之下愤然离沈返回天津独居。1931年1月,张学良与谷瑞玉解除了婚姻关系。

张学良:赵四是我永远的姑娘
有人曾断言,如果本世纪举办“罗密欧与朱丽叶”大赛,无疑是“少帅”与“赵四小姐”。

赵一荻不仅在叱咤风云岁月里与张学良相知相爱,而且在他“辗转眠不得,枕上泪难干”的山居岁月里,在“烽火余生后,唯一愿读书”的幽闭日子里,给他温暖,给他信心。难怪张学良常用一口地道的东北话,对人亲昵地称赵四小姐说:“这是我的姑娘!”

假如没有赵四,也许“千古功臣”的张学良,会是另一个模样。1933年3月12日,张学良刚抵上海,一向温顺的赵一荻拿起了枪。她捧着手枪走到窗边,面对着教堂的塔尖,虔诚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然后举起手,郑重地说:“我发誓!--”

赵四拿枪帮张学良戒毒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九·一八”东北沦陷,尤其是热河失守之后,张学良心绪焦躁,注射吗啡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一个30多岁的人竟是一副老态!为张学良治病的德国名医史密勒博士,治疗时将他的手脚都捆绑在椅子上。张学良就用牙齿撕扯衣服,呻吟着,哀号着,惨叫着--惨不忍睹!赵一荻几次想冲进屋去,分担解救张学良的苦痛!但当她一碰到腰中的手枪,她又强力抑制住了!就这样,一连7天7夜,经过这一番死去活来,脱胎换骨的折磨,张学良终于剔除了痼疾,拔掉了病根。

赵一荻,又名绮霞,因生于香港,又名香笙。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天津。赵一荻的父亲赵庆华,曾任津浦、沪等铁路局的局长及交通次长。他生有6男4女,女儿中绮霞最小,排行第四,故又称她赵四。当时天津最有名的社交场所是蔡公馆,就是在蔡公馆举办的一次生日舞会上,赵一荻认识了张学良。1927年夏天,赵一荻家人赴北戴河消暑,正好张学良也去休养,两人感情日益亲密起来。回到天津后二人相约共舞的次数越来越多。

赵庆华一生为人耿直,没想到步入老年之时,自己钟爱的小女儿竟与有妻有子的张学良过从甚密,大为恼火。张学良和赵一荻只好书信联系。到1926年春夏之交,两地书已使他们难分难舍。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张作霖被日军炸死,张学良秘密到达沈阳与日军周旋,约赵一荻前往沈阳。1929年10月,赵一荻离家出走,乘火车单身赴沈。随即被安排在北陵别墅,与张学良过着秘密的同居生活。

早在北戴河时,张学良就因种种考虑告诉她,将来同居没有夫人的名义。赵一荻说:我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更不会在乎如何称呼!赵庆华在报上声明脱离父女关系,赵毫不动摇,1930年生下一个男孩,取名闾林。

1936年西安事变后,赵一荻一直在西安陪伴张学良。事变后,蒋介石把张学良软禁起来。赵一荻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于1937年1月11日携幼子闾林去南京,后转赴香港。1940年,张学良转移到贵州修文阳明洞,赵一荻来到张学良身边,张学良十分高兴。张学良到台湾以后,也一直由赵一荻陪伴。

白发新娘梨花海棠相伴老

1964年7月4日,华发染鬓的张学良和赵一荻在台北市北投温泉风景区的一个教堂里举行婚礼。此时他俩已与世隔绝28年,张学良64岁,赵一荻51岁。为什么要补行婚礼呢?茫茫无期的囚禁生涯,张学良渐渐心灰意冷,决定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教徒。但基督教规定教徒在受洗礼时不能有两位妻子,张学良写信给于凤至,讲明原委。于本来对赵一荻就有好感,20多年赵一荻一直陪伴在身边,历尽艰辛,于凤至对此更十分敬佩,因此对张的要求慨然应允。

参加婚礼的人数只有12个,但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如政界的张群,艺术界的张大千,国策顾问何世礼,蒋介石夫人宋美龄等。7月21日,台湾《联合报》报道了张学良与赵一荻结婚的消息:“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随着蒋介石父子先后离世,张学良夫妇的自由度也就越来越大,终于离台赴美,定居夏威夷。千古一荻,风静而凋。2000年6月22日,陪伴张学良70多年的爱侣赵一荻,在美国夏威夷病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