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的三次婚姻



於鳳至墓邊留有一空穴
1990年1月,於鳳至辭世,並在自己的墓旁留有一空穴,等待與丈夫在天國相聚。一年以後,張學良站在墓前喃喃低語:「大姐,你去得太匆忙了。如果你能再等一等,也許我們就能見面了。」告別了髮妻的墳墓,張學良揮毫作書:「平生無憾事,惟一愛女人」。

1928年6月4日,張作霖被害之後,於鳳至毅然挺身而出,巧與日本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等週旋,協助張學良於無聲中完成了東北軍政大權的移交。

西安事變爆發時,於鳳至趕到溪口,陪伴囚禁中的張學良。從溪口一直陪著張學良到安徽、江西、湖南、貴州等地,前後整整三年多。在此期間,遠在倫敦的次子患了精神分裂症。肝腸寸斷的於鳳至一邊忍受著對母親來說最為殘酷的精神折磨,一邊寬慰張學良。在貴州,於鳳至不幸患了乳腺癌。在宋子文等人幫助下,於鳳至孤身赴美國治病。誰料這一別竟是永別!

當張學良提出離婚時,於鳳至十分通情達理地說:「幾十年來,我為了漢卿死都不怕,還怕在離婚書上簽個字嗎?」她把自己的聰明才智全部用在炒作股票和房地產業上,在好萊塢山頂購置了兩幢別墅留待張學良居住。她在彌留之際留下口頭遺囑:「在我死去以後,可將我埋在洛杉磯城外最高的山上,我可以在那裡隨時望見我的故鄉……還有,在我的墳墓旁邊,請替我掘下一個空穴,那是……那是留給他的……」

少帥第二位夫人谷瑞玉
谷瑞玉,天津人。1904年2月出生於天津附近楊柳青一大戶人家。在兩次奉直戰中她曾是張學良的第二位夫人。這一段姻緣最後以離異而告終。

1922年7月,18歲的谷瑞玉在出席二姐夫的家宴時與張學良結識。兩人在柔和的燈影下用英語交談,相見恨晚。一年之後的冬天,張學良因購進一批新式飛機前來天津與英國商人進行晤談,谷瑞玉充當翻譯,彼此越加傾心。1924年9月,第二次奉直戰烽火再起。張學良日夜堅守在山海關九門口前線,萬沒有想到谷瑞玉居然敢於在戰火硝煙的危險時刻前來陣前。

戰事結束後,張作霖默許兩人關係,1924年10月張谷在天津結婚。可是張學良仍無法將谷瑞玉帶回瀋陽的大帥府,於鳳至由於種種原因也對谷瑞玉難以接納。

1925年5月,張學良奉命統帥東北軍第三方面軍前往長江下游地區開闢新的勢力範圍,谷瑞玉毅然前往。當年8月,張學良統部返回秦皇島,擔負著籌組東北海軍的重任。谷瑞玉也不辭勞苦地追隨。

1928年2月,張學良升任第三方面軍團總司令,駐防保定。谷瑞玉由於興趣嗜好等發生變化,漸漸與張學良發生磨擦和誤解。到了1927年夏天,兩人分地而居。1928年6月張作霖在皇姑屯遇難時,谷瑞玉在天津居住。在秘不發喪期間,她未經許可獨自返回瀋陽,引起日本關東軍的注意,埋下了在政治上分道揚鑣的禍根。

1928年冬天,張學良正秘密與南京代表進行「東北易幟」的談判時,楊宇霆等舊軍閥千方百計地收買谷瑞玉。是年12月楊宇霆請谷瑞玉與少帥一道去楊宅赴宴,張學良險遭暗算。兩人遂成反目之勢。谷瑞玉一氣之下憤然離瀋返回天津獨居。1931年1月,張學良與谷瑞玉解除了婚姻關係。

張學良:趙四是我永遠的姑娘
有人曾斷言,如果本世紀舉辦「羅密歐與朱麗葉」大賽,無疑是「少帥」與「趙四小姐」。

趙一荻不僅在叱吒風雲歲月裡與張學良相知相愛,而且在他「輾轉眠不得,枕上淚難干」的山居歲月裡,在「烽火餘生後,唯一願讀書」的幽閉日子裡,給他溫暖,給他信心。難怪張學良常用一口地道的東北話,對人親昵地稱趙四小姐說:「這是我的姑娘!」

假如沒有趙四,也許「千古功臣」的張學良,會是另一個模樣。1933年3月12日,張學良剛抵上海,一向溫順的趙一荻拿起了槍。她捧著手槍走到窗邊,面對著教堂的塔尖,虔誠地在胸前劃了個十字,然後舉起手,鄭重地說:「我發誓!--」

趙四拿槍幫張學良戒毒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九.一八」東北淪陷,尤其是熱河失守之後,張學良心緒焦躁,注射嗎啡的次數越來越頻繁,一個30多歲的人竟是一副老態!為張學良治病的德國名醫史密勒博士,治療時將他的手腳都捆綁在椅子上。張學良就用牙齒撕扯衣服,呻吟著,哀號著,慘叫著--慘不忍睹!趙一荻幾次想衝進屋去,分擔解救張學良的苦痛!但當她一碰到腰中的手槍,她又強力抑制住了!就這樣,一連7天7夜,經過這一番死去活來,脫胎換骨的折磨,張學良終於剔除了痼疾,拔掉了病根。

趙一荻,又名綺霞,因生於香港,又名香笙。小時候一直生活在天津。趙一荻的父親趙慶華,曾任津浦、滬等鐵路局的局長及交通次長。他生有6男4女,女兒中綺霞最小,排行第四,故又稱她趙四。當時天津最有名的社交場所是蔡公館,就是在蔡公館舉辦的一次生日舞會上,趙一荻認識了張學良。1927年夏天,趙一荻家人赴北戴河消暑,正好張學良也去休養,兩人感情日益親密起來。回到天津後二人相約共舞的次數越來越多。

趙慶華一生為人耿直,沒想到步入老年之時,自己鍾愛的小女兒竟與有妻有子的張學良過從甚密,大為惱火。張學良和趙一荻只好書信聯繫。到1926年春夏之交,兩地書已使他們難分難舍。皇姑屯事件發生後,張作霖被日軍炸死,張學良秘密到達瀋陽與日軍週旋,約趙一荻前往瀋陽。1929年10月,趙一荻離家出走,乘火車單身赴瀋。隨即被安排在北陵別墅,與張學良過著秘密的同居生活。

早在北戴河時,張學良就因種種考慮告訴她,將來同居沒有夫人的名義。趙一荻說:我願意犧牲自己的一切,更不會在乎如何稱呼!趙慶華在報上聲明脫離父女關係,趙毫不動搖,1930年生下一個男孩,取名閭林。

1936年西安事變後,趙一荻一直在西安陪伴張學良。事變後,蔣介石把張學良軟禁起來。趙一荻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於1937年1月11日攜幼子閭林去南京,後轉赴香港。1940年,張學良轉移到貴州修文陽明洞,趙一荻來到張學良身邊,張學良十分高興。張學良到臺灣以後,也一直由趙一荻陪伴。

白髮新娘梨花海棠相伴老

1964年7月4日,華髮染鬢的張學良和趙一荻在臺北市北投溫泉風景區的一個教堂裡舉行婚禮。此時他倆已與世隔絕28年,張學良64歲,趙一荻51歲。為什麼要補行婚禮呢?茫茫無期的囚禁生涯,張學良漸漸心灰意冷,決定成為一名真正的基督教徒。但基督教規定教徒在受洗禮時不能有兩位妻子,張學良寫信給於鳳至,講明原委。於本來對趙一荻就有好感,20多年趙一荻一直陪伴在身邊,歷盡艱辛,於鳳至對此更十分敬佩,因此對張的要求慨然應允。

參加婚禮的人數隻有12個,但都是聲名顯赫的大人物,如政界的張群,藝術界的張大千,國策顧問何世禮,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等。7月21日,臺灣《聯合報》報導了張學良與趙一荻結婚的消息:「夜雨秋燈,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樓東風,往事不堪回首了。」隨著蔣介石父子先後離世,張學良夫婦的自由度也就越來越大,終於離臺赴美,定居夏威夷。千古一荻,風靜而凋。2000年6月22日,陪伴張學良70多年的愛侶趙一荻,在美國夏威夷病逝。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