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前欢笑人后艰难, 空姐的尴尬


“全日空”在上海第一轮面试结束后,一位日本女记者追着一位毕业于名牌大学、现在也有一份不错工作的女孩子,很疑惑地问:“当空姐是个半体力活,一个中专生就能胜任,为什么你一定要当空姐?”在场的小姑娘都有些发呆,接着回答:“收入蛮高的”“能去国外旅游”“从小就觉得空姐很神气、很漂亮”……


  据申江服务导报报道,10年前考上上海一家航空公司的鲁小姐和1年前加入一家外资航空公司的周小姐,对于这份职业最初的想法,和这次参加考试的小姑娘大体差不多。但是,这份笼罩着光环的职业是不是真如大家所想的那么光鲜夺目呢?仔细“盘问”两位现役空姐,得到的却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辛苦:可能要背死人


  “上了飞机才知道,辛苦,真的是辛苦!”鲁小姐和周小姐异口同声。有没有试过在厚厚的地毯上推重达几十公斤的柜子?有没有试过把一整箱饭从烤箱里搬出来?有没有试过数小时内不停地重复“弯腰-下蹲-起立”的动作?两个小时下来,明明已经选了大一码的工作鞋,脚仍然肿肿地塞满了鞋子。


  当了空姐就能到处旅游?没门!鲁小姐飞国内航班,当天来回,除去上下客、打扫、整理食品的时间,中间只有20分钟休息,刚够坐下来喝杯水。周小姐飞国际短途,隔天来回,经常是到了目的地已是晚上7点多,而第二天早上6点多就又要起床准备往回飞,因为腰酸背痛,根本没力气观光。就算有那份精力,异国他乡的,小姑娘们也不敢独自出门呀。最通常的消遣是窝在宾馆里做脸--“高空紫外线辐射强,机舱里又干燥,不注意保养,过几年就老得满脸皱纹了!”


  最让周小姐担心的是:一旦发生意外,她必须最后一个走。“哪怕是个死人,没有医生的死亡证明,也只能把他背下去。不然就要坐牢。”


  --发展:越走越窄的未来


  鲁小姐承认,空姐的职业发展空间很小。你当然可以竞聘工作组长,再升到乘务长。但名额就这么几个,想升职?竞聘!好在国内民航还处在发展期,航线和航班一直在增加,总需要更多的乘务长来担纲。年纪大了不想再飞,可以做地勤。但地勤的收入,就肯定比不上有飞行补贴的空姐了。最优秀的空姐可以升到航空公司的职员,比如到人力资源部当培训师,但那需要有非常出色的业绩。


  周小姐说自己比较惨,她的公司不和她们签终身合同,而是每隔5年换一批更加年轻漂亮的MM,“老一辈”中,大约只有一两个可以留下来。“到时候要么嫁人,要么再找份清闲点的工作--估计收入肯定比不上现在的!”


  --乘客:最怕遇上难缠的


  比紫外线更难应付的,是难缠的乘客。


  有一次飞下午航班,机上只供应点心,一个中年男子缠着鲁小姐要饭吃。“我就要吃热的!没有饭?你的饭呢?”鲁小姐又气又好笑:“还挺懂行情,晓得我们一天都在飞机上,肯定要备饭的。”可是这次满足了他,以后他还不得趟趟都吃空姐的饭?软磨硬泡,硬是没给!


  还有一些乘客在地面受了气,便往空姐头上发泄。鲁小姐刚工作时,遇到过一位北方乘客,拖上机的行李大概被检查过了,衣服都露在箱子外面。他一上机,就说要白开水。鲁小姐没多想,端来了一杯矿泉水。没想到他突然破口大骂:“傻!我要白开水!”鲁小姐被骂得直发呆,她的师傅过来劝阻:“先生,公共场合,麻烦你说话客气点!”“骂她怎么了?我还骂你呢!”等到五大三粗的机长过来问:“先生,有什么不愉快吗?”这家伙朝他看了一眼,没事人似地用轻松的语气说:“没有啊。你看我像是那种很粗鲁的人吗?”


  眼泪抹干,鲁小姐还得向他送上笑脸。“后来学乖了,知道他们心里有气,就只对他们陪笑脸,有时还要恭维两句--‘放’掉气就太平了!”


  周小姐的班机上提供酒,一些人喝醉了便倒在座位上睡觉。乘客不下飞机,空姐也不能下班。几个小姑娘只好围着他推:“先生!”“嗯--”翻个身又睡……有个酒鬼足足折腾了40多分钟才下飞机。


  --骚扰:偷偷“报复”


  地铁里有双手不规矩的,飞机上也不例外。新加坡航空的空姐有法律撑腰,遇到不规不矩的家伙,可以上来就左右开弓给他俩耳光。据说国内航班曾有乘客喝醉了酒,趁空姐做演示时,一把抢过氧气面罩往小姑娘胸前套,对付这种人,当然可以由空少拖到一边给他醒酒,可碰上裙底小动作,鲁小姐她们只好躲。“被‘碰’到时,马上直视他的眼睛,说‘对不起’。如果他是故意的,很容易便看出来了,回头就告诉机上所有空姐,躲着他走--离得远了,总不见得还伸长手来‘碰’你吧!”


  对付色狼,空姐们还总结出几大招数:有人色迷迷地拉着你问:“小姐你真美,能不能请你喝咖啡?”年轻时还说“明天和男朋友有约会”,到了25岁,便甜甜地微笑,然后送上一句:“先生我很愿意,不过明天下午4点我要去接儿子,不然我先生会不高兴的!”有人手脚太过可恶,大家便轮番给他“开小灶”送饮料。这种人看见漂亮的小姑娘不停地来“关照”自己,早就骨头酥脱,当然是照喝不误。然后?就忙着跑厕所,顾不上动手动脚了。还有一招,和公交车上的小姑娘一般无异:你敢如此!我就推着重重的柜车,路过时“不当心”轧你一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