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的最后一位姨太太


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算是载入中国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典型人物,收租院、水牢、奶妈……曾激起一代人的阶级仇恨。跨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岁月,历史对“水牢”等事已有公正评说,但曾经上演在刘氏大庄园里妻妾成群、明争暗斗的一幕幕闹剧,是那么久远而清晰。刘文彩晚年纳妾王氏为五姨太,对她深为宠爱,专门为其卧房请人题写“金屋藏娇”匾额。迈进金屋”的门槛,让我们走进这位尚健在于世的、刘氏大庄园最年轻的姨太太的人生片段中去。

安仁镇访王玉清
来到川西大邑县安仁镇,当地人告诉我,刘文彩1949年10月病死后不久,四川解放,刘家崩溃,五姨太王玉清便回到镇上的娘家居住。自土地改革以来,全国掀起阶级斗争浪潮,刘文彩的尸骨被挖出暴尸荒野,王玉清从此挨了20多年的批斗。1959年大邑地主庄园对外开放,后更名为大邑刘氏庄园,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王玉清因无其他亲人,被政府列入“五保户”,享受庄园管理处每月300元的生活补助。

走过镇上宽敞的大街,穿过刘文彩当时修建的一条老街,来到一个老式院落,王玉清就住在这里。她内穿白衬衣,外穿蓝色单衣、灰色长裤,脚穿布鞋,套了一件灰色毛背心,看上去干练、整洁。虽然已92岁高龄,头发全白了,但精神矍铄、性情爽朗。

采访王玉清后,我又寻访了当地不少知情者,其中有当年刘文彩家的长工、佃农及他们的后代,了解到这位大庄园里最年轻的姨太太一些鲜为人知的婚姻内幕。最受宠的五姨太刘文彩在52岁时,因对家里的几个姨太太非常失望,便想娶一个具有太太名义的内管家:“找一个好人家的女儿,相貌不要太好,只要勤快,要认得几个字,能帮我管好那个家就行。”这是刘文彩的真心话。太好了无心管家,太聪明反要管他,认字多了会看出他的劣迹,太蠢了又管不好一个家。说穿了,能管好一个家而又不干涉他胡来的女人才是最合适的。

不几天有人拿着帖子找来了,说已找好了一户姓王的人家,姑娘叫王玉清,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她担负着家庭的重担,20多岁了还没出嫁。见面时,刘文彩与王玉清坐在一张桌子的两边,他问了几句话,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姑娘一身土打扮一口土腔,女子的德言工容只占了一个“德”字,刘文彩从心里就没打算跟这个看不上眼的姑娘同床共枕。而女方中意吗?刘文彩是她爹的年龄,肯定是不愿意的,但穷
人家的女儿首先要的是生存。

第二年初夏5月,一顶花轿把王玉清抬进了刘家大院。没有锣鼓,没有彩旗,花轿也没从大门进去,而是从侧门进去。刘家也没有宴请宾客,只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喜事透着一股寒意。

王玉清做了太太仍保持着勤劳朴实、与世无争的本色,她像一个农家妇女操持着庄园里的一切,不妒不贪,任凭刘文彩跟谁睡,给谁多少钱,她都不会计较,这使刘文彩对她越来越满意,越来越宠爱。

刘家大院无温情

刘文彩在各地的公馆共有28座,几个姨太太分住在成都、崇庆等地,没钱花了就回大邑庄园住几天拿钱走。一次,三姨太凌君如、四姨太梁慧灵同时回来了。吃完饭,刘文彩突然宣布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从现在起,我每月给你们各20块大洋零用,不要再那样大把花钱了,一有钱就到处乱跑。不够的各人带佣人养猪养鸡去挣。”那两个女人犹如当头挨了一棒,这点钱还不够她们在城里吃一顿饭,却又不敢争辩。只有王玉清坦然,20块大洋,她花不完,养猪喂鸡她都会。凌、梁两人各自回房流泪去了。几天后,两个女人决定离开刘家。

最先离去的是梁慧灵,她说走就要走,刘文彩逼她写了离婚字据,还备轿送她走,大大小小的箱子装了一个独轮车,出门时全院的人都看着她,那场景真有点酸楚。凌君如狡猾一些,只是说走,没有说离。后来她自己回来了,还带回两个孩子,说是刘文彩跟别的女人的骨肉,想以此弄得一笔钱财。此举反把刘文彩惹怒,生生地把她逐出家门。凌君如走得很凄凉,王玉清心善,从自己的积蓄里给了她600块大洋。据说凌君如后来极其落魄,在50年代有人看见她在成都街头捡破烂。

王玉清在刘文彩面前说了好话,将凌君如带回的两个男孩留了下来。王玉清把他俩送去读书,一周回来一次。她常常去学堂,给他们带好吃的。不幸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兄弟俩回来,王玉清盼得心焦,刘文彩方告诉她,他已将两个小子送人了,王玉清很伤心。刘文彩为何跟王玉清夫妻一场却没有后代,个中原委无法探究。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