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烂王收留失常女:只想她不落坏人之手


高忠权

36岁,安徽灵壁人。2003年1月16日来深,以收垃圾为生,现居住在布吉镇大芬村某建筑工地窝棚内。

对话动机

大约10天前,36岁的安徽民工高忠权收留了一个精神失常的女孩王明心。但是高忠权只是一个以收垃圾为生的外地民工,十多天来,为了女孩能有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地,他先后找过各相关部门,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他只好将女孩留在自己租住的屋子,并为女孩求医问药。

然而他的好心却招来了“一个大男人去帮一个精神失常的弱女子,肯定不安好心”的非议。待见到女孩父亲时,高忠权不仅痛哭失声,还“扑通”一声跪倒在其面前,哭诉委屈。事后,高忠权说,他想家里的老婆孩子,他要回家。

高忠权是否真的“不安好心”?他自己的心灵选择究竟如何走过了一条戏剧化的争斗之路?高忠权又为什么选择离开深圳?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近日采访了他。

遭遇

舅妈雨中领回失常女

记者(以下简称记):我们从你第一次看到王明心(精神失常女)聊起吧,当时是怎么一种情形?

高忠权(以下简称高):这个女孩是我的一个老乡在马路边捡到的。

记:那怎么住到你们的家(指高和舅舅、舅妈、表弟住的布吉镇大芬村某建筑工地窝棚)了呢?

高:我的老乡把这个女孩捡回来的时候,想把她介绍给我表弟,我舅舅说一个精神病找来干什么。我老乡说,不要她,救她的命也是可以的。后来我舅妈就和我舅舅把女孩领回来了。

记:你的老乡是在哪里捡到这个女孩的?

高,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是听我舅妈说的。听我舅妈说是在垃圾边上捡到的,当时下大雨。

记:捡回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大概是什么样?

高:胡说八道,语无伦次的,就这样躺在那。后来在我们家里住了几天,事情又变了。

记:事情后来是怎么变的?

高:这个女孩领到我们家了,就有人说三道四了。

失常女惊扰四邻不安

记:他们说什么?

高:这样的女的要来干什么呀?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挣钱的,没挣到钱,又要带人家去瞧病,花上一笔钱,万一瞧好了,她不跟我表弟,又是个损失。再加上这个女孩疯疯癫癫的,在家住了四五天,吵得家里人、邻居没办法睡觉。我舅舅、舅妈就不想要这个女的了。

记:这个女孩住你们家的时候,你们几个是住在一个屋的?

高:她是住在外边的另一个小屋的,我舅舅和我舅妈看着她。说心里话,那几天,我舅舅、我舅妈一天到晚没休息,白天看着她,晚上看着她,很辛苦,就叫我背上她准备再扔回去。

欲丢包袱半路又背回

记:你是怎么想的?

高:这个事情我开始都没有介入,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舅舅、舅妈、表弟的事情。

记:你和你舅妈有不同看法?

高:我说你不要我要。我舅妈说,你要她干什么呀?我说那也不能把她再扔了啊,这时我已经快把她背到垃圾堆了。这时候刚好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开着车来了,他是(整个过程中)第一个来找亲人的人,大概50多岁,他走近看后,发现不是他亲人,给了我50元。他说,小兄弟,你心眼好,小钱你收下,这女孩不能丢,就走了。

记:你在背那个女孩去垃圾堆的路上怎么想的?想过要把她背回来吗?

高:我心里很难过啊,当时围观的人那么多,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假如是自己的亲人你会怎么想。我说这人不能丢,无论如何也要等她家里人来,又背回去了。

安置

打听情况曲曲折折

记:回家后呢?

高:我跟我舅舅说,那个老板说了,我们要是没有能力救她的话,可以到当地的民政部门反映情况,后来我们就用三轮车拉着她去了。到了镇信访办,信访办的同志把我介绍到民政部门,我把情况跟(民政部门)值班的人说了,他说首先你是个好人,但这事他管不了。

记:你说什么?

高:我说,你们管不了,我一个外地打工的,更管不了。他说我们实在管不了,你可以到公安部门反映。我问他派出所行吗?他说可以,我们就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接待我的人说,我们派出所是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的,你还是到政府部门去。没办法,我们又拉她到民政部门。

民政部门答应接管

记:这前后你的态度是不是有变化?

高:他又说没办法,我当时态度就不好,我说你要是没办法,我就把这个女孩放到大街上。这个女孩既不是我老乡,也不是我朋友,更不是我亲戚,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人道两个字吗?我这样一说,他态度有点变化,就带我到信访办。等了半个多小时吧,他带来一个人,那个人让我带他看看那个女孩,看了后他说,你等一下,我们马上来车,带她去看玻

记:当时你很高兴?

高:我当时心里很痛快,开心得很,就坐在那等。

寻亲路边再度捡回

记:后来呢?

高:我回家了。我累了,我骗我老乡说,在派出所人家管我的饭,其实我中午没吃饭。我刚躺下,我舅妈喊我,外面有人找我。那个人拿张照片给我看,说她是来找侄女的。

记:你们俩去了精神病院?

高:不是,我们去了派出所。他们告诉我,人已经到了收容所了,我们到了收容所,他们说人丢了。

记:收容所附近?

高:没多远,在我们家呆了那么多天,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就在路边。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天有点凉,哆哆嗦嗦的,看那模样,我就哭了。

记:不是张女士要找的人?

高:不是,她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然后掏了200块钱给我,叫我照顾好这个女孩,还帮我背起那个女孩,就走了。收容所到公共汽车站很远,打车吧,人家不让上,因为一看她就知道是个精神病人。

收留

四处奔走找住处

记:后来是怎么走的?

高:没办法,我背着她,站在马路中央,你不让我上车,我就站在那。有个好心的中巴师傅,停下来了,我把她背上车,我给他们钱,那个售票员小姐说,算了算了。他们都是好心人。

记:你准备带她去哪?

高:我也一路想,这人怎么办呀?我住的地方不让进,还有好多人不理解我,说我不安好心。

记:去哪了最后?

高:后来我们把她送到山上的一个草地上,我的另一个老乡住在那里。我舅舅、舅妈在那看着她。

好人心酸无人知

记:她在山上住了多长时间?

高:住了一宿,那地方窄,住的人多,也不方便……

记:是怎么回事?

高:那天晚上来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找这找那。后来……我的一个老乡的朋友把她拉到一个地方扔了。晚上12时多了,我又去找,差点和我老乡的朋友打起来了。我辛辛苦苦把她找回来,他怎么把她扔了呢。我就去找,找了很长时间……听到马路旁边有个人在叫,我一听就是她……

记:心里好受了?

高:要是找不到这个女孩,我会内疚一辈子……

记:第二天,女孩的父亲来了?

高:第二天早上,我买了一些香蕉和镇静药去看她,第一根她不吃,第二根也不吃,打我的鼻子。哎哟,我的鼻子酸酸的,流血了,老乡说绑起来才行……没过多久,别人跑来告诉我,病人的家里人来认人了,我当时说,谢谢了……

其他

做了好事心里舒服

记:不知道你以前有没有过类似的经历?

高:我刚才跟老王(女孩的父亲)也说了,我说我今年36岁了,做过两件好事。那是在几年前,在我们的镇上,一个小孩把老鼠药和水果混在一起吃了,口吐白沫,讲起来我又好高兴好自豪,做了好事,心里顺心呀。

记:当时什么情况?

高:好多人围观,没一个上前的,我冲上去抱起小孩就跑,街上认识我的人跑到我家,说你家的孩子出事了,害得我爱人瞎急。后来小孩的母亲带着小孩和小孩的叔叔买了酒、渡江烟、点心,还买了炮竹,到街上给我放炮,围观的人特别多,叫小孩跪下来喊我爸爸。也许我一生都忘不了这两件事。怎么说?能帮助人是我一生最大的快乐。

仗义救人不是为钱

记:你这几天一直帮助这个女孩,没去工作,有人可能说,你不看重钱,但是可能有人想问,你这样做是不是为了钱?

高:是有人这样问,我说钱我可以少挣一点,只要他们团聚了,钱不钱无所谓呀。

记:我不相信你说的“钱不钱无所谓”,因为以你现在的状况来说,钱很重要呀。

高:别人把我问急了,我就说,是呀,女孩的家里人来了,他们不会亏待我的,但是我向你保证,我心里确实不是这样想的。我是出于人心的。别人这样问,我会很难受。想回家看老婆孩子

记:你们把女孩领回家时,老乡为什么说你不安好心?

高:他们说,一个精神病的女孩,你是怎么伺候她的,说你别有意图埃

记:说真的你有其他的意图吗?高:至少说,我不是那种人。

记:你爱人知道后会相信你吗?

高:我老婆和我结婚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很理解,女孩要是遇到坏人,对她的一生是多大的打击。越这样想我就越想帮助她,越这样想我就越同情她,就是不希望她落到坏人手上。

记:你为什么决定过一两天就回家呢?

高: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很想看到老婆、小孩。

南方都市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