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和平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和平诚然可贵,但没有自由的和平不是人类的福祉,毋宁是人类更深的灾难。当美英大军压境,发出要求萨达姆下台的最后通牒时,如果为了和平,伊拉克的人民和军队完全可以选择抛弃萨达姆这个独裁者,而迎接和平的阳光,从而免遭战争之苦。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场战争既是萨达姆的选择,也是伊拉克民族在面临战与和的十字路口时被迫作出的选择,而不仅仅是美英等国的选择。无论在战前还是战时,全世界文明国家发生的一浪接一浪的反战示威都表明了一点,即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支持政府或者反对政府,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意志、好恶,不需要政府指手画脚,更不需要媒体导向。电视、报纸都报道了伦敦到纽约等世界各地昨天举行的反战游行,政府只是派警察维持秩序,反战者以一种自由自在的心态高呼反战口号,包括要求布什政府、布莱尔政府下台等。而那些民选产生的政府对于民众的抗议、反对习以为常,并不因为你上街反战就将你打入另册,更不可能以你反对政府为由将你戴上"颠覆政府"或"危害国家安全"之类的帽子。一句话,那是一个可以反对的政府,是属于民众自己的政府,反对政府的某项政策、甚至反对某一届政府都是正常的,政府从来就不是国家的同义词,反政府与是否爱国没有关系。不会有人因为反政府而被视作不爱国。

相比之下,处在风暴中心的伊拉克,自危机爆发以来,透过各种报道,我们都没有发现伊拉克人民可以表达任何与萨达姆政权不同的声音。所有游行示威不管是自发的,还是官方组织的,几乎所有民众都与萨达姆保持了空前的一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一致?是极权高压、恐怖铁碗统治下无奈的一致?还是所有的伊拉克人都真心实意充当一个独裁者的炮灰、替死鬼?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伊拉克普通民众难道不渴望和平,不渴望更加幸福、自由的生活?美国及其盟国在伊拉克的战争,不是针对伊拉克人民,没有对伊拉克领土、主权的任何要求,相反还可能给长期生活在奴役之中的伊拉克人民送去自由、民主。和人类史上以往曾发生的许多战争并不一样,这场战争是有限战争,目标是摧毁萨达姆独裁政权,销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的居心路人皆知,一方面他死活攥住权力不放,挟举国生命以号令世界,把全民族拖入他的战车,让千百万军民做他的人体盾牌,不惜将整个巴格达化为废墟,而他自己躲在一个人鬼不知的地方,继续做他的独裁美梦。对他来说,无限权力就是一切,他个人的权力、皇位高于所有伊拉克人的生命。在伊拉克,他目空一切,至高无上,他眼中全体伊拉克人的生命财产都等于零,只要他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主宰那片土地,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他掌握权力一天,伊拉克人就多一天的灾难。长痛不如短痛,为了消除邪恶的独裁政权,为了世界的长远和平和伊拉克人民的自由,暂时把和平收起来符合人类本身的原则。另一方面,狡诈的萨达姆充分利用世界大国政治的复杂性,利用各国利益的冲突,特别是利用自由国家人类对和平的强烈追求,将整个国际社会玩弄于股掌之上,以呈他一己之私欲。他的如意算盘是,世界将在战与和的争论中裹足不前,寸步难行。而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逃避任何惩罚。这是历来独裁者惯用的伎俩。

反战者的心愿是美好的,他们向往和平,不希望战争,这一切都无可厚非。他们忘记了美国新大陆赢得独立也曾经历八年苦战,英国、法国通向自由的路上都曾洒下先辈的血迹,自由来之不易。他们今天可以走上街头高呼反战口号,恰恰是因为他们生活在非萨达姆式的自由社会。如果萨达姆的一套在世界大行其道,畅通无阻,你们反战的权利终有一天将被剥夺殆尽,就如在伊拉克所看到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允许一张嘴巴说话、一个脑袋思考,除了"誓死捍卫萨达姆"之类豪言壮语,任何与政府不同的思想都将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当野蛮的独裁政权还没有在世界上消失,自由没有降临到所有土地上,那些反战的呼声真的太奢侈、太矫情了,毕竟--和平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2003年3月23日

源自《议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