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國湧:和平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和平誠然可貴,但沒有自由的和平不是人類的福祉,毋寧是人類更深的災難。當美英大軍壓境,發出要求薩達姆下臺的最後通牒時,如果為了和平,伊拉克的人民和軍隊完全可以選擇拋棄薩達姆這個獨裁者,而迎接和平的陽光,從而免遭戰爭之苦。從這個意義上說,這場戰爭既是薩達姆的選擇,也是伊拉克民族在面臨戰與和的十字路口時被迫作出的選擇,而不僅僅是美英等國的選擇。無論在戰前還是戰時,全世界文明國家發生的一浪接一浪的反戰示威都表明瞭一點,即生活在民主國家的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支持政府或者反對政府,完全取決於自己的意志、好惡,不需要政府指手畫腳,更不需要媒體導向。電視、報紙都報導了倫敦到紐約等世界各地昨天舉行的反戰遊行,政府只是派警察維持秩序,反戰者以一種自由自在的心態高呼反戰口號,包括要求布希政府、布萊爾政府下臺等。而那些民選產生的政府對於民眾的抗議、反對習以為常,並不因為你上街反戰就將你打入另冊,更不可能以你反對政府為由將你戴上"顛覆政府"或"危害國家安全"之類的帽子。一句話,那是一個可以反對的政府,是屬於民眾自己的政府,反對政府的某項政策、甚至反對某一屆政府都是正常的,政府從來就不是國家的同義詞,反政府與是否愛國沒有關係。不會有人因為反政府而被視作不愛國。

相比之下,處在風暴中心的伊拉克,自危機爆發以來,透過各種報導,我們都沒有發現伊拉克人民可以表達任何與薩達姆政權不同的聲音。所有遊行示威不管是自發的,還是官方組織的,幾乎所有民眾都與薩達姆保持了空前的一致,那是一種什麼樣的一致?是極權高壓、恐怖鐵碗統治下無奈的一致?還是所有的伊拉克人都真心實意充當一個獨裁者的炮灰、替死鬼?答案顯然是肯定的,伊拉克普通民眾難道不渴望和平,不渴望更加幸福、自由的生活?美國及其盟國在伊拉克的戰爭,不是針對伊拉克人民,沒有對伊拉克領土、主權的任何要求,相反還可能給長期生活在奴役之中的伊拉克人民送去自由、民主。和人類史上以往曾發生的許多戰爭並不一樣,這場戰爭是有限戰爭,目標是摧毀薩達姆獨裁政權,銷除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薩達姆的居心路人皆知,一方面他死活攥住權力不放,挾舉國生命以號令世界,把全民族拖入他的戰車,讓千百萬軍民做他的人體盾牌,不惜將整個巴格達化為廢墟,而他自己躲在一個人鬼不知的地方,繼續做他的獨裁美夢。對他來說,無限權力就是一切,他個人的權力、皇位高於所有伊拉克人的生命。在伊拉克,他目空一切,至高無上,他眼中全體伊拉克人的生命財產都等於零,只要他能繼續享受榮華富貴,主宰那片土地,付出怎樣的代價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他掌握權力一天,伊拉克人就多一天的災難。長痛不如短痛,為了消除邪惡的獨裁政權,為了世界的長遠和平和伊拉克人民的自由,暫時把和平收起來符合人類本身的原則。另一方面,狡詐的薩達姆充分利用世界大國政治的複雜性,利用各國利益的衝突,特別是利用自由國家人類對和平的強烈追求,將整個國際社會玩弄於股掌之上,以呈他一己之私慾。他的如意算盤是,世界將在戰與和的爭論中裹足不前,寸步難行。而他可以輕而易舉地逃避任何懲罰。這是歷來獨裁者慣用的伎倆。

反戰者的心願是美好的,他們嚮往和平,不希望戰爭,這一切都無可厚非。他們忘記了美國新大陸贏得獨立也曾經歷八年苦戰,英國、法國通向自由的路上都曾灑下先輩的血跡,自由來之不易。他們今天可以走上街頭高呼反戰口號,恰恰是因為他們生活在非薩達姆式的自由社會。如果薩達姆的一套在世界大行其道,暢通無阻,你們反戰的權利終有一天將被剝奪殆盡,就如在伊拉克所看到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允許一張嘴巴說話、一個腦袋思考,除了"誓死捍衛薩達姆"之類豪言壯語,任何與政府不同的思想都將被扼殺在搖籃之中。當野蠻的獨裁政權還沒有在世界上消失,自由沒有降臨到所有土地上,那些反戰的呼聲真的太奢侈、太矯情了,畢竟--和平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2003年3月23日

源自《議報》(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