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锋:朱青天难敌江黑心


最近召开的人大十届一次会议,是中国领导人换届的会议。总理朱镕基也因为已经七十四岁的年龄而退下,但是比他大两岁的江泽民却留任军委主席职务。在改革开放以后,中共的工作中心已经转为经济工作,朱镕基的成绩也有目共睹,当然也存在许多问题,这个问题却不是他可以解决的,而是涉及到整个制度。如果说需要一个长者来“指导”新人的话,应该是朱镕基留任而不是江泽民留任,是总理留任而不是军委主席留任,是以经济工作的经验来指挥党,而不是以枪指挥党。因此江泽民的留任正是表明中共的体制很不健康。任何一党专政,势必带来领袖的个人独裁。中共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朱镕基空有“青天”之志,还是敌不过江黑心,敌不过中共这个“超稳定”结构的制度。朱镕基上台前被西方传媒誉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是他当不了“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连当原来的朱镕基都不可能而必须扭曲他自己。

朱镕基是在邓小平力荐之下于1991年出任副总理的,邓小平认?他最懂经济,要用他来挽救被李鹏、江泽民“治理整顿”下走下坡的中国经济。邓小平更亲自在1992年发表南巡讲话“反左”而刺激经济的发展。但是邓的讲话掀起的“下海”潮流,特别是没有政治改革来配套约束当权者和太子党的行为,使地产和金融很快出现泡沫危机。邓小平的“发展是硬道理”被权贵们当作圣经,邓小平家族和李鹏家族卷在里面套钱,江泽民对危机则懵然无知。朱镕基看到苗头不对,还是运用铁腕在1993年7月1日宣布长达多年的“宏观调控”,避免中国金融的崩溃。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当时还没有做生意,所以江支持朱镕基的做法,但是既得利益者,特别是太子党,因为从银行里“借”不到钱了,他们的地产被套住而对朱镕基非常不满。当时还有人扬言要干掉朱镕基,其后盛传他的岳母被暗杀,是果有此事,还是制造流言来恐吓,则属国家机密,但是朱镕基后来说准备一百口棺材一口留给自己,以及1998年出任总理时发出要义无反顾的跨过地雷阵和万丈深渊,当知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后来朱镕基难敌江黑心,是因为情况有了变化,江同他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最主要是邓小平病重,朱镕基失去尚方宝剑;而江泽民一朝权在手要搞自己的一套,对朱镕基就不必尊重了。何况江绵恒1994年开始“下海”当“电信大王”,利益关系的变化,使朱镕基当不了青天,还要做许多迎合江黑心的违心事。

由于江泽民在公开讲话中一直维护社会主义国有企业,使国企改革无法大刀阔斧进行,羞答答的“抓大放小”、“债转股”都挽回不了国企,反而拖累银行;而越来越多的下岗工人因为缺乏社会保险,并且被贪官污吏再趁机搜刮一笔而使社会矛盾加剧。

江泽民在1992年就被邓小平批评的“形式主义”越演越烈,资金向“上海帮”基地的上海和大城市严重倾斜,制造“橱窗”来吸引外资,使农村的发展严重滞后,朱镕基声嘶力竭保护农民的讲话得不到贯彻,加剧贫富两极分化。

朱镕基反贪严重受挫,最典型的是涉及中共建政以来最大走私案的远华案,由于牵扯到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而无法深入下去。贾庆林不但好官我自为之,还被提拔为排名第四的政治局常委和全国政协主席,得票仅高过植物人作家的巴金。而朱镕基不但自己下台,还赔上朱小华等爱将。

1999年法轮功上访,获朱镕基善意接待,以“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但是江泽民突然发动全国性的大规模镇压,沿用政治运动的方式而制造许多冤假错案,至今已有六百多人被证明在镇压中丧生。法轮功因为成了国籍性事件而使中国形象受损,但是朱镕基在多次政府工作报告中被迫按照江泽民意图谴责法轮功,到今年才停止。

江泽民为了急于建立“统一”的功业,发明了对台湾的“文攻武吓”,使两岸出现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朱镕基在内部反对这种做法,主张紧紧扭住经济工作这个中心;但是他再度违心,在2000年台湾总统大选投票前夕,在人大的记者会上凶巴巴的警告台湾如果选到陈水扁做总统就意味着战争。这个蛮横的讲话大大损坏了朱镕基的形象。

面对江泽民一手扶植的香港特首董建华,朱镕基不满他的无能,但是也要为董建华背书,不能给江泽民丢脸。去年十一月他在香港的公开场合还要挺董,甚至扬言要拿中国的全部外汇资产来支持香港和发行举世未有的五十年债券来挽救香港,使香港人对他感激涕零,但是回到北京后他说这是开玩笑!

前年九月,朱镕基出席在南京举行的第六届国际华商大会,在发表演讲时突然脱离讲稿发表一些“肺腑之言”。他透露在访问爱尔兰同总统会面时说:“中国有相当一部份老百姓是喜欢我的,但有一部份人对我是恨之入骨啊。”他还说恨他的人当中包括随他出访的代表团中的一些人,他还指出在他下台以后他们可能对他进行报复。相信这种黑社会式的做法,使朱镕基被迫要同江黑心做妥协。朱镕基当过右派,深知中国政治的黑暗,要保住自己的一条老命,也要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着想,这不但是朱镕基的苦处,也是一切有良心的中共官员的苦处。如果在上述几个问题上,中共新班子能够破除阻力改革前进,中国就大有希望;如果因为江泽民的留任而必须维护旧势力的利益,中国的政治、经济现代化就还有许多曲折路要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