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会上元老当面批江 宋平提出不能出现两个权力中心

2003-03-25 14:51 作者: 黎自京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三月一日,中共十四、十五、十六届的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在中南海举行了一次新老同志欢聚会。江泽民在会上一度成了被指责的靶子。这些与会者指责他玩弄权术、搞个人崇拜。江泽民末参加聚餐,灰溜溜地提前退席了。

*新老同志欢聚会

在“两会”召开前夕的三月一日,胡锦涛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在中南海召开了“新老同志欢聚会”,参加的有中共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共有五十多人。

这次欢聚会,是万里、宋平等向胡锦涛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建议的,想借“两会”交接班前夕来一次欢聚,因为这样的机会今后因人的自然因素恐怕也难有了。

欢聚会作了三个程序的安排:新老同志值此欢聚交流,以消除往日在工作上的争议、误会,增进感情,保持联系;请了京、川、扬菜的名厨,搞次聚餐;特邀了中央、总政等文艺团体的演员表演助兴。

*欢聚会上交谈的话题----政治改革

在欢聚会上的交谈中,老同志都把话题集中到当前的党风,社会上民怨民愤,党、政府和群众的关系等问题,也提到了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在党内、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的问题。

万里在会上提到,八十年代初,邓小平和陈云、李先念、叶剑英、彭真等,在总结、反思所走过的曲折道路,曾发生文革浩劫一事时,指出:一是党的生活不正常;二是搞人治、家长式封建的一套,强调惟有政治改革,走法治建国之路。但,二十多年了,政治改革还是很迟缓。我们在座的老二届是有责任的。有各种原因和因素,很难解释以法治国为什么这么艰难,迈不开大步?

乔石、宋平等也都讲到当年参加革命,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法治的新中国,以此为己任。

*胡锦涛为江续任军委主席打圆场

会上,胡锦涛大概已观察并预感到,有人会提及江泽民续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事,便先来个说明,以缓和气氛。他说:江泽民同志在十六大前夕,曾多次表态:一切由党来决定。十六大后,他在政治局会议上也表示:做好随时交班的准备。当时是党内、军内的主流意见和要求,鉴于国际形势变幻莫测,两岸关系也正处于“和”与“战”的关键时期,需要江泽民同志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军队建设、军心稳定和战备工作,有利于新任军委领导同志有个较快熟悉、掌握的过程。胡还表态,他是坚持这样观点的。

参加欢聚的老同志还是尊重胡锦涛的,也就不再就江留任军委主席的问题提出质疑了。

*翻出江泽民玩弄权术的老账

尉健行在会上提出,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党内生活不正常。党内同志出于以大局、中心工作,以维护江泽民核心第三代领导集体为重,对江搞个人崇拜、搞宗派活动、搞政治权术手腕等严重违反党的决议、党的组织原则时,大多数同志都以附和、让步、沉默,或违心接受了。现在总结,付出代价太沉重了。对此,我们是有不可推卸的过失的。

会上,尉健行、丁关根、杨白冰等翻出了江泽民玩弄权术手腕的事例。

一九九七年八月初,由薄一波提出“加速建立健全的中央领导班子机制”的建议:凡年龄七十岁或以上的同志,原则上从党、政领导岗位上退下,不搞特殊。据此,搞了个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号决议。在此之前的六月下旬,已通过的中央政治局第一O七号决议,就已通过了十五届政治局、九届“两会”领导班子候选人名单,乔石任政治局委员、国家主席,江泽民任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但在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号决议下,这一切都被推倒了,乔石也被逼离开了政坛,而江泽民当年虽然也表了态,却搞了特殊,又续任了五年。

去年七月初,由李铁映提出“要进一步提高中央领导班子年轻化”的建议,凡在中央政治局任期届满六十五岁的同志,原则上退下,不再担任党、政府、人大、政协领导工作。李铁映的建议,很明显是以自己退下的同时,要逼李瑞环、罗干也退下。最后,李瑞环提出:凡年龄六十八岁,在中央、政府、人大、政协已任二届领导职务者,在十六届退下的提议。很明显,李瑞环识破了江泽民的权术,又要维护大局。政治局表决时,尉健行、丁关根、田纪云三票反对,通过了十五届政治局第一三三号决议。

十六大前夕,由军方出面组织之“逼宫”拥江为当然中央军委主席。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些都是江泽民玩弄权术的“杰作”,他在十五大逼退了乔石,在十六大逼退李瑞环,自己顺顺当当再次续任中央军委主席。从表面看,江泽民是胜利者,但实际上他是连政治人格都输掉的彻底的失败者。

*江在欢聚会上一度成为靶子

在欢聚会上,江泽民一度成了被指责的靶子。

李瑞环指责:我党的历史经验值得反思。凡是党内生活不正常时期,带来的后果必然是祸国殃民,个人崇拜、个人迷信充斥党内、社会上。好在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否则不可设想。

在欢聚会上,还有人指出:党内腐败十三年时间得不到改变,社会上民怨民愤,造成政治危机、社会危机,作为党的总书记,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身为总书记,把时间、精力,不是放在以法治国、政治体制改革,以适应经济改革、与时俱进上,而是放在不断提出新政治口号、新的思想理论上了。

*江大搞个人崇拜的具体事例

会上还有人指责:江泽民从九七年邓小平逝世后,就开始在党内、社会上树个人权威,在国际上搞突出个人形象超越国家形象。

据悉,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在中共十六大后,曾制作了一本《江主席来到人民中间》的题名画册,后被中央书记处下令暂停出版,要注意效果。该画册中,收有江泽民的题词七百多条幅,仅中央到省、市纪念馆、博物馆、纪念碑、科研单位、大学校名,就有三百多件。有的宣传部门做过统计,如包括民间各界,江泽民的题词不会少于一 千多件。

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九八年曾否决在党政机关礼堂、场所挂江泽民主席肖像。二OO一年也曾否决出版《江泽民选集》。去年八月,在北戴河会议上,通过在修改党章时,将三个代表写入党章中,在三个代表前面冠以“江泽民”三个字,但被搁置了。

*宋平提出不能出现两个中心

宋平在欢聚会上指出:中央政治局有必要重申一下党的组织原则和党纪,军队、军委领导对党的工作如有干预,那是不正常的、危险的,要阻止、批评。要注意不能出现两个中心,这条是国法、党的最高原则,否则要乱党、乱国。

会上还有人提出:新届国家主席产生后,中央会议和见报排名,要按组织原则,不能再搞无章法的“尊重某同志”。对此,欢聚会上无人提出异议。这一问题最后如何解决,新届国家领导人产生后的第二天见报时,就见分晓了。这也是对新班子走以法治国、树宪法权威的起步的考验。

*江泽民提前退席

江泽民在受到批评后,没有参加聚餐,便提前灰溜溜地退席了。他在临离开会场时说:是我的责任,我会承担;是集体作出的决议,我保留。

编后语:功过不待身后已评说

自古以来,政治人物的功过是非,总要到他身后才能有所评说,所谓“盖棺论定”是也。

但是,中共政权惯于粉饰、纂改历史,对有影响的政治人物往往是盖棺仍不能论;即使盖棺有了定论,而官方的定论和民间的定论,也有极大的反差。

在十六大时,江泽民给自己掌权十三年的总结是,做出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但仅仅在他交出总书记一职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元旦前夕一次,再加上这次新老同志欢聚会上,他就两次亲耳听到党内同志对他的功过是非的公开评说了,有诗云:“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现在江不待身后,人们对他的贬词已“到眼前”来了。

(2003年3月号《动向》杂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