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聚會上元老當面批江 宋平提出不能出現兩個權力中心

2003-03-25 14:51 作者: 黎自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月一日,中共十四、十五、十六屆的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在中南海舉行了一次新老同志歡聚會。江澤民在會上一度成了被指責的靶子。這些與會者指責他玩弄權術、搞個人崇拜。江澤民末參加聚餐,灰溜溜地提前退席了。

*新老同志歡聚會

在「兩會」召開前夕的三月一日,胡錦濤以中共中央的名義,在中南海召開了「新老同志歡聚會」,參加的有中共十四屆、十五屆、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共有五十多人。

這次歡聚會,是萬里、宋平等向胡錦濤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建議的,想借「兩會」交接班前夕來一次歡聚,因為這樣的機會今後因人的自然因素恐怕也難有了。

歡聚會作了三個程序的安排:新老同志值此歡聚交流,以消除往日在工作上的爭議、誤會,增進感情,保持聯繫;請了京、川、揚菜的名廚,搞次聚餐;特邀了中央、總政等文藝團體的演員表演助興。

*歡聚會上交談的話題----政治改革

在歡聚會上的交談中,老同志都把話題集中到當前的黨風,社會上民怨民憤,黨、政府和群眾的關係等問題,也提到了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在黨內、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的問題。

萬里在會上提到,八十年代初,鄧小平和陳雲、李先念、葉劍英、彭真等,在總結、反思所走過的曲折道路,曾發生文革浩劫一事時,指出:一是黨的生活不正常;二是搞人治、家長式封建的一套,強調惟有政治改革,走法治建國之路。但,二十多年了,政治改革還是很遲緩。我們在座的老二屆是有責任的。有各種原因和因素,很難解釋以法治國為什麼這麼艱難,邁不開大步?

喬石、宋平等也都講到當年參加革命,就是為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新中國,以此為己任。

*胡錦濤為江續任軍委主席打圓場

會上,胡錦濤大概已觀察並預感到,有人會提及江澤民續任中央軍委主席的事,便先來個說明,以緩和氣氛。他說:江澤民同志在十六大前夕,曾多次表態:一切由黨來決定。十六大後,他在政治局會議上也表示:做好隨時交班的準備。當時是黨內、軍內的主流意見和要求,鑒於國際形勢變幻莫測,兩岸關係也正處於「和」與「戰」的關鍵時期,需要江澤民同志留任軍委主席,有利於軍隊建設、軍心穩定和戰備工作,有利於新任軍委領導同志有個較快熟悉、掌握的過程。胡還表態,他是堅持這樣觀點的。

參加歡聚的老同志還是尊重胡錦濤的,也就不再就江留任軍委主席的問題提出質疑了。

*翻出江澤民玩弄權術的老賬

尉健行在會上提出,十五屆中央政治局黨內生活不正常。黨內同志出於以大局、中心工作,以維護江澤民核心第三代領導集體為重,對江搞個人崇拜、搞宗派活動、搞政治權術手腕等嚴重違反黨的決議、黨的組織原則時,大多數同志都以附和、讓步、沉默,或違心接受了。現在總結,付出代價太沈重了。對此,我們是有不可推卸的過失的。

會上,尉健行、丁關根、楊白冰等翻出了江澤民玩弄權術手腕的事例。

一九九七年八月初,由薄一波提出「加速建立健全的中央領導班子機制」的建議:凡年齡七十歲或以上的同志,原則上從黨、政領導崗位上退下,不搞特殊。據此,搞了個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號決議。在此之前的六月下旬,已通過的中央政治局第一O七號決議,就已通過了十五屆政治局、九屆「兩會」領導班子候選人名單,喬石任政治局委員、國家主席,江澤民任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但在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號決議下,這一切都被推倒了,喬石也被逼離開了政壇,而江澤民當年雖然也表了態,卻搞了特殊,又續任了五年。

去年七月初,由李鐵映提出「要進一步提高中央領導班子年輕化」的建議,凡在中央政治局任期屆滿六十五歲的同志,原則上退下,不再擔任黨、政府、人大、政協領導工作。李鐵映的建議,很明顯是以自己退下的同時,要逼李瑞環、羅干也退下。最後,李瑞環提出:凡年齡六十八歲,在中央、政府、人大、政協已任二屆領導職務者,在十六屆退下的提議。很明顯,李瑞環識破了江澤民的權術,又要維護大局。政治局表決時,尉健行、丁關根、田紀雲三票反對,通過了十五屆政治局第一三三號決議。

十六大前夕,由軍方出面組織之「逼宮」擁江為當然中央軍委主席。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這些都是江澤民玩弄權術的「傑作」,他在十五大逼退了喬石,在十六大逼退李瑞環,自己順順噹噹再次續任中央軍委主席。從表面看,江澤民是勝利者,但實際上他是連政治人格都輸掉的徹底的失敗者。

*江在歡聚會上一度成為靶子

在歡聚會上,江澤民一度成了被指責的靶子。

李瑞環指責:我黨的歷史經驗值得反思。凡是黨內生活不正常時期,帶來的後果必然是禍國殃民,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充斥黨內、社會上。好在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否則不可設想。

在歡聚會上,還有人指出:黨內腐敗十三年時間得不到改變,社會上民怨民憤,造成政治危機、社會危機,作為黨的總書記,是要負主要責任的。身為總書記,把時間、精力,不是放在以法治國、政治體制改革,以適應經濟改革、與時俱進上,而是放在不斷提出新政治口號、新的思想理論上了。

*江大搞個人崇拜的具體事例

會上還有人指責:江澤民從九七年鄧小平逝世後,就開始在黨內、社會上樹個人權威,在國際上搞突出個人形象超越國家形象。

據悉,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在中共十六大後,曾製作了一本《江主席來到人民中間》的題名畫冊,後被中央書記處下令暫停出版,要注意效果。該畫冊中,收有江澤民的題詞七百多條幅,僅中央到省、市紀念館、博物館、紀念碑、科研單位、大學校名,就有三百多件。有的宣傳部門做過統計,如包括民間各界,江澤民的題詞不會少於一 千多件。

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九八年曾否決在黨政機關禮堂、場所挂江澤民主席肖像。二OO一年也曾否決出版《江澤民選集》。去年八月,在北戴河會議上,通過在修改黨章時,將三個代表寫入黨章中,在三個代表前面冠以「江澤民」三個字,但被擱置了。

*宋平提出不能出現兩個中心

宋平在歡聚會上指出:中央政治局有必要重申一下黨的組織原則和黨紀,軍隊、軍委領導對黨的工作如有干預,那是不正常的、危險的,要阻止、批評。要注意不能出現兩個中心,這條是國法、黨的最高原則,否則要亂黨、亂國。

會上還有人提出:新屆國家主席產生後,中央會議和見報排名,要按組織原則,不能再搞無章法的「尊重某同志」。對此,歡聚會上無人提出異議。這一問題最後如何解決,新屆國家領導人產生後的第二天見報時,就見分曉了。這也是對新班子走以法治國、樹憲法權威的起步的考驗。

*江澤民提前退席

江澤民在受到批評後,沒有參加聚餐,便提前灰溜溜地退席了。他在臨離開會場時說:是我的責任,我會承擔;是集體作出的決議,我保留。

編後語:功過不待身後已評說

自古以來,政治人物的功過是非,總要到他身後才能有所評說,所謂「蓋棺論定」是也。

但是,中共政權慣於粉飾、纂改歷史,對有影響的政治人物往往是蓋棺仍不能論;即使蓋棺有了定論,而官方的定論和民間的定論,也有極大的反差。

在十六大時,江澤民給自己掌權十三年的總結是,做出了「舉世公認」的輝煌成就;但僅僅在他交出總書記一職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元旦前夕一次,再加上這次新老同志歡聚會上,他就兩次親耳聽到黨內同志對他的功過是非的公開評說了,有詩云:「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現在江不待身後,人們對他的貶詞已「到眼前」來了。

(2003年3月號《動向》雜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