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魔弹”哑了


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时也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宣传战。尤其是在德国,尤其是纳粹希特勒上台之后,成千上万的民众如痴如醉地恭听元首的演说,如疯如狂地向纳粹党热烈欢呼。纳粹对宣传极为重视、极为迷信。疯狂的宣传,也确实造就了纳粹一时的“成功和辉煌”。于是,现代大众传播中一套著名的理论--魔弹论--诞生了。

魔弹论又名皮下注射论,认为大众宣传具有无敌的威力,如难以抵御的魔弹,又如针头,只要扎进人体皮肤,就能让宣传对象接受所宣传的观点和思想。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曾为此大喜若狂,声称“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为真理”,命令有关厂家大量生产廉价收音机,以便让更多的人聆听元首纶音,为纳粹献身。而周边国家和美国社会则一片恐慌。

然而,戈培尔们错了。宣传的魔弹并没能挽救他们失败、乃至灭亡的命运。因为,他们高估了魔弹的威力、低估了人民的智力,从魔弹的弹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正如一句名言所说:你可以在一定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一部份的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拉菲尔德所主持的研究表明,尽管大众宣传看起来轰轰烈烈、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但事实上并不存在一种可以随心所欲控制世人头脑的传播媒介。尤其在一个舆论开放、思想自由的社会,大众宣传对个人观点的改变效果极其有限。这就是与魔弹论针锋相对的“有限效果论”。

老共也相信“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主张新闻“宣传高于一切”(而不是真实高于一切)。在一个封闭、高压的极权社会里,魔弹确是有一定效力的。但高压、封闭终难持久。随着半开放的后极权时代的到来,魔弹就会逐渐失灵,变成哑弹,收获的将是伪装的相信和私下的冷嘲。到了民主社会,魔弹论就完全没有了市场。

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党的喉舌、官方的宣传?难怪有人说,中央电视台除了天气预报还有半点真,其余都是假的;《人民日报》除了上面的日期再也找不到真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宁愿相信西方媒体、相信“敌对势力、反华势力、反动份子”的宣传,也不相信自己的政府和国家。

大众宣传是一把双刃剑,建立在虚假欺骗、“新闻导向”、“思想统一”基础上的宣传,是极为虚弱而危险的。人们一旦发现其所宣传的与事实不符,是假大空、乌托邦的欺人之谈,就会产生逆反心理,即使所言为实,也难取信于人了。

打开了的铁门再也关不严了。哑了的魔弹再也击不中人心了。封吧、堵吧、继续骗吧,假的就是假的,落后反动的就是落后反动的,一切封吧锁网、封锁真象、监报禁言、监禁舆论的政策都是徒劳的。

大江拦不住,毕竟东流去!

-转自《民主亚洲》(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