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一梟:「魔彈」啞了


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同時也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宣傳戰。尤其是在德國,尤其是納粹希特勒上臺之後,成千上萬的民眾如痴如醉地恭聽元首的演說,如瘋如狂地向納粹黨熱烈歡呼。納粹對宣傳極為重視、極為迷信。瘋狂的宣傳,也確實造就了納粹一時的「成功和輝煌」。於是,現代大眾傳播中一套著名的理論--魔彈論--誕生了。

魔彈論又名皮下注射論,認為大眾宣傳具有無敵的威力,如難以抵禦的魔彈,又如針頭,只要扎進人體皮膚,就能讓宣傳對象接受所宣傳的觀點和思想。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曾為此大喜若狂,聲稱「謊言重複千遍就成為真理」,命令有關廠家大量生產廉價收音機,以便讓更多的人聆聽元首綸音,為納粹獻身。而周邊國家和美國社會則一片恐慌。

然而,戈培爾們錯了。宣傳的魔彈並沒能挽救他們失敗、乃至滅亡的命運。因為,他們高估了魔彈的威力、低估了人民的智力,從魔彈的彈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正如一句名言所說:你可以在一定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時間欺騙一部分的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時間欺騙所有的人。

美國著名社會學家拉菲爾德所主持的研究表明,儘管大眾宣傳看起來轟轟烈烈、無時不在、無處不在,但事實上並不存在一種可以隨心所欲控制世人頭腦的傳播媒介。尤其在一個輿論開放、思想自由的社會,大眾宣傳對個人觀點的改變效果極其有限。這就是與魔彈論針鋒相對的「有限效果論」。

老共也相信「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主張新聞「宣傳高於一切」(而不是真實高於一切)。在一個封閉、高壓的極權社會裏,魔彈確是有一定效力的。但高壓、封閉終難持久。隨著半開放的後極權時代的到來,魔彈就會逐漸失靈,變成啞彈,收穫的將是偽裝的相信和私下的冷嘲。到了民主社會,魔彈論就完全沒有了市場。

現在,還有多少人相信黨的喉舌、官方的宣傳?難怪有人說,中央電視臺除了天氣預報還有半點真,其餘都是假的;《人民日報》除了上面的日期再也找不到真的。絕大多數中國人寧願相信西方媒體、相信「敵對勢力、反華勢力、反動份子」的宣傳,也不相信自己的政府和國家。

大眾宣傳是一把雙刃劍,建立在虛假欺騙、「新聞導向」、「思想統一」基礎上的宣傳,是極為虛弱而危險的。人們一旦發現其所宣傳的與事實不符,是假大空、烏托邦的欺人之談,就會產生逆反心理,即使所言為實,也難取信於人了。

打開了的鐵門再也關不嚴了。啞了的魔彈再也擊不中人心了。封吧、堵吧、繼續騙吧,假的就是假的,落後反動的就是落後反動的,一切封吧鎖網、封鎖真像、監報禁言、監禁輿論的政策都是徒勞的。

大江攔不住,畢竟東流去!

-轉自《民主亞洲》(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