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慢给警察嫖娼案划句号


据《华商报》报道,2月22日,榆林定边县郝滩中心派出所所长邹少礼让民警石秀磊去安边镇接几位“小姐”到所里来“玩玩”。晚上10时30分,3名“小姐”分别走进所长邹少礼、民警石秀磊和民警刘翔的房间。接到举报后,榆林市公安局警务督察队4名民警赶到郝滩中心派出所破门而入,正在嫖娼的3名民警被抓了个正着。

  现在,虽然定边县公安局已经对这起“派出所里嫖娼案”作出处理,看似大快人心,但我个人以为此案未必真的就此可以了结,划上一个比较圆满的句号。


  其一,督察队从接警到抵达事发现场,前后拖了足足4个小时之久。平日里,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出警,估计犯罪嫌疑人早已逃之夭夭了。尤其是像嫖娼这样“时效性”相当强的案件,稍有拖泥带水,便有抓不到嫌犯和证据的可能。“幸亏”那个所长和部下嫖娼时非常“悠然”,不然,不追究举报人举报内容的真伪已属派出所“宽宏大量”,假如再逮住“诬陷者”,岂不冤枉了人吗?


  其二,“派出所里嫖娼案”案发后,拖延了一个月的时间才作出辞退3名当事人的决定,其中是否有比较棘手的地方,不好妄加猜测。我个人觉得,这起嫖娼案原本事实清楚,为什么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在听了记者的“汇报”后才“非常震惊”,难道他们事先真的对此一无所闻?“震惊”,说明他们知道的时间短,否则早该去安排处理了。如果是故作震惊状,套用时下一句流行的说法,没准是一种“震惊秀”,专等包庇不住时才“震惊”给记者们看的。如果这样的推断当真,那么,这起“派出所里嫖娼案”就更不该马上划上句号了。


  所长邹少礼吩咐下属去接“小姐”时,一个“玩玩”,颇值得玩味,这至少反映出他不是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了。假若他脑子里没有这样的潜意识,或者说没有这样的惯性思维,是断然不会有这么大胆子的。所以,他和其部下早就有“思想嫖娼”的动机,才形成今天“肉体嫖娼”的事实。结这样的“派出所里嫖娼案”,不深挖民警灵魂深处的肮脏污点,给他们彻底“消毒”,结了此案难道就能够保证其他派出所不再发生这样的案件吗?


  句号易划,但一定要划得恰到好处。否则,如果意犹未尽之时乱点句号,留下了隐患可怎么办?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