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慢給警察嫖娼案劃句號


據《華商報》報導,2月22日,榆林定邊縣郝灘中心派出所所長鄒少禮讓民警石秀磊去安邊鎮接幾位「小姐」到所裡來「玩玩」。晚上10時30分,3名「小姐」分別走進所長鄒少禮、民警石秀磊和民警劉翔的房間。接到舉報後,榆林市公安局警務督察隊4名民警趕到郝灘中心派出所破門而入,正在嫖娼的3名民警被抓了個正著。

  現在,雖然定邊縣公安局已經對這起「派出所裡嫖娼案」作出處理,看似大快人心,但我個人以為此案未必真的就此可以了結,劃上一個比較圓滿的句號。


  其一,督察隊從接警到抵達事發現場,前後拖了足足4個小時之久。平日裡,如果以這樣的速度出警,估計犯罪嫌疑人早已逃之夭夭了。尤其是像嫖娼這樣「時效性」相當強的案件,稍有拖泥帶水,便有抓不到嫌犯和證據的可能。「幸虧」那個所長和部下嫖娼時非常「悠然」,不然,不追究舉報人舉報內容的真偽已屬派出所「寬宏大量」,假如再逮住「誣陷者」,豈不冤枉了人嗎?


  其二,「派出所裡嫖娼案」案發後,拖延了一個月的時間才作出辭退3名當事人的決定,其中是否有比較棘手的地方,不好妄加猜測。我個人覺得,這起嫖娼案原本事實清楚,為什麼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在聽了記者的「匯報」後才「非常震驚」,難道他們事先真的對此一無所聞?「震驚」,說明他們知道的時間短,否則早該去安排處理了。如果是故作震驚狀,套用時下一句流行的說法,沒準是一種「震驚秀」,專等包庇不住時才「震驚」給記者們看的。如果這樣的推斷當真,那麼,這起「派出所裡嫖娼案」就更不該馬上劃上句號了。


  所長鄒少禮吩咐下屬去接「小姐」時,一個「玩玩」,頗值得玩味,這至少反映出他不是第一次「玩」這樣的遊戲了。假若他腦子裡沒有這樣的潛意識,或者說沒有這樣的慣性思維,是斷然不會有這麼大膽子的。所以,他和其部下早就有「思想嫖娼」的動機,才形成今天「肉體嫖娼」的事實。結這樣的「派出所裡嫖娼案」,不深挖民警靈魂深處的骯髒污點,給他們徹底「消毒」,結了此案難道就能夠保證其他派出所不再發生這樣的案件嗎?


  句號易劃,但一定要劃得恰到好處。否則,如果意猶未盡之時亂點句號,留下了隱患可怎麼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