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 Yu:解构联合国崇拜


有人曾对积极参加海湾二战论战的人说,先关注国内的事儿。这是对国事的另一种角度的评论。不过,我倒认为,评论国际事务,并非完全无益于国内事务。这不只是从民族的国际利益而言。而是因为,对国际事务的看法,最终会落实到国内事务中来。

对这场战争的价值判断,众说纷纭。其中有一种意见,似乎颇类中庸之道。这种意见以联合国授权为界,有就是正义,无就是不正义,似乎联合国就是正义的化身。

我将其比为:联合国崇拜。

联合国崇拜,已经偏离中庸之道,偏离儒家从善出发、以历史和全盘眼光看问题的方法。

为什么要历史、全盘地看问题?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在很多问题上会钻进牛角尖。

老子就是进了牛角尖而不得不以逃避的方式面对现实,或者说无法面对现实。老子对道德礼义智勇的看法就是一个例子。老子说,道尽,德出;德尽,礼出。等等。这本来是不错的。正是因为人类脱离了自然状态(老子所谓“道尽”也),所以需要制定人类社会的秩序。可是,老子因此得出德、礼没有价值的结论,主张人类回到自然的秩序中去。这就钻进了牛角尖了。因为人类不可能再回到自然中去了。因此,德、礼等非自然的价值体系就是必要的,否则人类社会无法存在。这就是历史的必然。或者说,这正是道运行的结果。因此,不以历史的眼光看问题,就会得出脱离实际的结论。

人类不可能冻结历史的进程。人类只能从现实出发,权衡利弊。孟子曰:春秋无义战。可是孔子并没有全盘否定春秋战争的主持人。孔子对管仲的评价可以为证。孔、孟对春秋战争的批评也并不因为他们的战争未经周王批准。因为周王彼时并无权威,不可能主持”公审”(网友“论行为”语汇)。有些战争确曾秉过周王,但周王无非是谁强听谁的,因此秉与不秉,并无意义。孔子早逝,不去说他。查查孟子有没有费心评论过“灭周室”者的是非?

回头再论现实。联合国崇拜一开始就错了。联合国并不是一个民主立法机构,不是秩序的代表。从来不是。联合国不过是一个不同利益谈判的地方。在世界存在两极时,它使得两极力量有一个缓冲、对话的地方,因此它对和平是起了作用的。但切莫因此误认为地球上有一个高于各国权威的独立的仲裁机构。联合国的立法都是利益平衡的结果,而不是法则的结果。

上论可以从联合国的原则变迁上得到证明。冷战结束之前,联合国的最高原则是主权至上论。所谓国内事务不容干涉也。冷战结束后,联合国就渐渐取了人权高于主权论。这是现任秘书长安南提出的。他希望联合国能因此恢复旧日的权威。但今非昔比了。人权至上论符合大国利益时,联合国就有用。否则就没用。这就是因为世界格局早有根本改变。

而且美国并没有违背人权论。

不知安然现在对当时自己的提法作何感想?也许在想他应该提联合国至上论。但那没有一个国家会同意。

所以,盲目的联合国崇拜是错认了联合国的性质,也错认了现实。

笔者在《出师之名》中说过,海湾二战损害了联合国权威,为其他强权撇开联合国开了先例。此故一害也。但这一天早晚要来。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一天到来时,是一个民主政权为霸主。试想,若这是一个希特勒式或斯大林式的政权,世界将会怎样?

但若英美特意维持联合国权威,致萨达姆继续为虐,养虎为患,此亦一害也。若局势变幻,萨氏复雄,或其国家的萨氏称雄,而美国已衰,其害更大。

故,已现实和历史的眼光看,损早晚要损的联合国权威之害小于养虎之 害; 维持难以维持的联合国权威之利,小于扫除恐怖政权空间之利。

孟子曰: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所谓大礼不辞小让,就是这个道理。

联合国衰亡,不是世界末日的到来。有联合国,世界秩序是利益谈判的结果;没有,还是利益谈判的结果。除非地球上的人类面对外空生物的压力,地球上不会有那么一个有至上权威的联合国。

所以,抛开联合国情结吧。然后你才能清楚地认识这场战争。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