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 Yu:解構聯合國崇拜


有人曾對積極參加海灣二戰論戰的人說,先關注國內的事兒。這是對國事的另一種角度的評論。不過,我倒認為,評論國際事務,並非完全無益於國內事務。這不只是從民族的國際利益而言。而是因為,對國際事務的看法,最終會落實到國內事務中來。

對這場戰爭的價值判斷,眾說紛紜。其中有一種意見,似乎頗類中庸之道。這種意見以聯合國授權為界,有就是正義,無就是不正義,似乎聯合國就是正義的化身。

我將其比為:聯合國崇拜。

聯合國崇拜,已經偏離中庸之道,偏離儒家從善出發、以歷史和全盤眼光看問題的方法。

為什麼要歷史、全盤地看問題?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在很多問題上會鑽進牛角尖。

老子就是進了牛角尖而不得不以逃避的方式面對現實,或者說無法面對現實。老子對道德禮義智勇的看法就是一個例子。老子說,道盡,德出;德盡,禮出。等等。這本來是不錯的。正是因為人類脫離了自然狀態(老子所謂「道盡」也),所以需要制定人類社會的秩序。可是,老子因此得出德、禮沒有價值的結論,主張人類回到自然的秩序中去。這就鑽進了牛角尖了。因為人類不可能再回到自然中去了。因此,德、禮等非自然的價值體系就是必要的,否則人類社會無法存在。這就是歷史的必然。或者說,這正是道運行的結果。因此,不以歷史的眼光看問題,就會得出脫離實際的結論。

人類不可能凍結歷史的進程。人類只能從現實出發,權衡利弊。孟子曰:春秋無義戰。可是孔子並沒有全盤否定春秋戰爭的主持人。孔子對管仲的評價可以為證。孔、孟對春秋戰爭的批評也並不因為他們的戰爭未經周王批准。因為周王彼時並無權威,不可能主持」公審」(網友「論行為」語匯)。有些戰爭確曾秉過周王,但周王無非是誰強聽誰的,因此秉與不秉,並無意義。孔子早逝,不去說他。查查孟子有沒有費心評論過「滅周室」者的是非?

回頭再論現實。聯合國崇拜一開始就錯了。聯合國並不是一個民主立法機構,不是秩序的代表。從來不是。聯合國不過是一個不同利益談判的地方。在世界存在兩極時,它使得兩極力量有一個緩衝、對話的地方,因此它對和平是起了作用的。但切莫因此誤認為地球上有一個高於各國權威的獨立的仲裁機構。聯合國的立法都是利益平衡的結果,而不是法則的結果。

上論可以從聯合國的原則變遷上得到證明。冷戰結束之前,聯合國的最高原則是主權至上論。所謂國內事務不容干涉也。冷戰結束後,聯合國就漸漸取了人權高於主權論。這是現任秘書長安南提出的。他希望聯合國能因此恢復舊日的權威。但今非昔比了。人權至上論符合大國利益時,聯合國就有用。否則就沒用。這就是因為世界格局早有根本改變。

而且美國並沒有違背人權論。

不知安然現在對當時自己的提法作何感想?也許在想他應該提聯合國至上論。但那沒有一個國家會同意。

所以,盲目的聯合國崇拜是錯認了聯合國的性質,也錯認了現實。

筆者在《出師之名》中說過,海灣二戰損害了聯合國權威,為其他強權撇開聯合國開了先例。此故一害也。但這一天早晚要來。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這一天到來時,是一個民主政權為霸主。試想,若這是一個希特勒式或斯大林式的政權,世界將會怎樣?

但若英美特意維持聯合國權威,致薩達姆繼續為虐,養虎為患,此亦一害也。若局勢變幻,薩氏復雄,或其國家的薩氏稱雄,而美國已衰,其害更大。

故,已現實和歷史的眼光看,損早晚要損的聯合國權威之害小於養虎之 害; 維持難以維持的聯合國權威之利,小於掃除恐怖政權空間之利。

孟子曰:兩害相權取其輕;兩利相權取其重。所謂大禮不辭小讓,就是這個道理。

聯合國衰亡,不是世界末日的到來。有聯合國,世界秩序是利益談判的結果;沒有,還是利益談判的結果。除非地球上的人類面對外空生物的壓力,地球上不會有那麼一個有至上權威的聯合國。

所以,拋開聯合國情結吧。然後你才能清楚地認識這場戰爭。

來源:新世紀 www.ncn.org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