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江泽民留任军委主席的内情和危机


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以来,在中央的会议上多次口口声声称自己要退休,要交班给年轻一点的同志,表示渴望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谈及要交班、要退休的谈话至少有五次出现在中共中央文件中,其中一九九九年的那次谈交班与干部队伍建设的讲话还专门传达到了县团级。

  中共十六大前,正式向十五届中央政治局表达全退的决心。十六大闭幕时,称,“党的中央领导集体顺利实现了新老交替。”所有这一切,让人感觉到,是认真的,并非儿戏言语。

一再“出格”

  然而,十六大后,原本口口声声明确表示一退到底的江却一下子选择了沉默。而同时,接连做出了一些出格的行为:

  一、在卸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公然违反党内排名规矩,毫不愧疚地将自己的排名置于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前。

  二、不提“以胡锦涛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只提“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

  俨然仍以“核心”自居,并在行动上处处“为首”。

  三、借军方之口,公开透露自己想留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企图。

  四、透露自己想留任军委主席的企图,以测试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大国的反应。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个口口声声要全退的人现在要转向了,他不想这样痛痛快快地将中央军委主席这个不受法律约束的职务交出,而是渴望仍然能用这把交椅,来赤裸裸地达到垂廉听政、枪指挥党的目的。终于,十届人大尘埃落定:圆了他留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梦。

军方劝留呼声不绝

  军方的“劝留”声在全退的问题上,唯一关键点是留不留任中央军委主席,这个问题一开始就遇到来自军方的强大阻力。自二○○一年初,中共开始部署十六大人事时,以傅全有、于永波、熊光楷为代表的军方领导层强烈要求连任的呼声不绝,并一直用各种不同形式在不同场合向中央表达这种声音。

  十六大前的动作:二○○二年一月初,在总参谋部党委扩大会议上,傅全有不同寻常地要求全军各级党委“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确保政令军令畅通”;于永波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留任中央军委主席对全军稳定、全国稳定的重要性;熊光楷更多次在面前表达“全军将士强烈要求江主席留任的心愿”;此外,国防大学等一批军中秀才更迫不及待地鼓吹留任中央军委主席,有利于“平稳交班”。

升官梦碎

  傅全有、于永波、熊光楷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地表达效忠、要求留任的呼声,是希望他们的这番表态能从那里获得回报:傅、于两人的如意算盘是,以七十一岁的年龄请“以军队工作的特殊需要”为由,在中共十六大接替张万年、迟浩田任军委副主席;熊的如意算盘则是,在的支持下晋升国防部部长。但是,二○○二年夏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一开始讨论中央军委人事班子时,提出了四种方案,其中让傅、于接替张、迟的方案一提出即遭否决,在这次会议上,常委会重申为达成了二点共识:中央军委班子必须年轻化;职业军人不能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会上有一小插曲,李鹏说香港消息称熊光楷自己说会接替迟浩田当国防部长,真是会吹牛。随即应和,这也是子虚乌有的。

  可见,十六大未开,马屁拍得最烈的傅、于、熊三人的升官梦即被粉碎。

拥江矢志不渝

  十六大后的动作:十六大对这三位亲信是一次重大打击。傅、于被摒弃出局,熊仍是中央候补委员,名次却从十五届时的倒数第三十七跌到倒数第十名。但是,这并没有打消他们拥江留任的决心。一开始,傅、于两人都抱一线希望,希望能在政府换届时谋一个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角色(曾有考虑,最终被否决),当听说为他们谋职再次被政治局否定时,他们拥江的态度丝毫未改。

  今年一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就中央军委主席人选征求军委的意见时,于永波直言不讳地当着、胡锦涛的面说,“我是坚决的拥江派。中央有人说,我要求江主席留任是出于个人目的,甚至说我有个人野心。我是要退休的人,现在我再次重申江主席留任的必要性、重要性,总不能说我还有什政治野心了吧。江主席留任,安定军心、安定民心。”

  会后,于永波有意将他上述表态告诉总政机关工作人员。傅全有也为自己强烈拥江申辩,傅说,“请求江主席留任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去年我的态度是这样,今年我的态度更坚决。江主席留任服军心。”相比傅、于,还在任的熊光楷可不敢如此放肆,但很显然,熊拥江留任的决心丝毫未动摇,因为他清楚,胡锦涛不可能给他更光明的政治前途。不可否认,傅、于、熊甚嚣尘上的“劝留”活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张万年、迟浩田的支持,尽管张、迟两人对江的留任态度并不特别积极。

  在这种情况下,新任军委成员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等不敢对傅、于等人的态度表示不敬,更何况,现在的中央军委是处于老军委成员与新军委成员合署办公、一起决策的权力过渡期,老军委成员的意见完全能够代表中央军委的意见。因此,当今年一月,中央政治局就军委主席候选人征求意见时,中央军委的意见只有一条:“坚决请求同志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元老主张江全退

  值得留意的,在军中强烈要求留任声中,已退休的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张震的看法却完全一致:希望完全退下来。刘、张的意见在中南海早已不是秘密。

  元老、常委要求江“全退”中共中央在征求党内元老们如何召开十六大的意见时,元老们的态度非常鲜明,表示十六大应该完成中共第三代向第四代的全面交班。

  以下是几位元老在十六大前的谈话∶万里向原北京市副市长长张百发等人说,“十六大要开得有生气,让年轻人当家,胡锦涛全面接班,彻底退休。”乔石对尉健行等中纪委的同志表示,“同志应该成为新老交替的好榜样。”宋平向原民政部部长崔乃夫等人说,“胡锦涛同志已经能够担当重任。新老交替是时代必然,人心所向。”即使被视为恩人的谷牧,也乐观地对他的儿女亲家、前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等人说,“他会一退了之。没有必要留一个尾巴。我想这一点他是清楚的。”可以说,党内已退休的元老们基本上倾向会选择全退,也都主张全退。从酝酿中共十六大人事到再一次连任军委主席,期间,没有一名中共元老发动或参与过要求留任中央军委主席的活动,没有一名中共元老公开倡议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这说明,留任中央军委主席不获得中共元老们的支持、认同。

精心布置垂帘听政

  与元老要求全退的呼声相一致的,是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见。朱镕基尽管未公开反对留任,但他以自己退休后不兼任何职务来表示与迷恋权位的区别;李瑞环,他不仅未到龄而退休,直到十届人大前仍公开规劝“把位置腾出来,让年轻人接班,本身就是对国家的贡献”;即使是十六大后转向的李鹏,其初衷就是与共进退,因此一直倾向于全退。正是因为在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这三位重量级常委和退休元老们的压力下,才于十六大召开一个月前向中央提出全退的请求。

  现在看来,这个请求不仅仅是一个幌子,而是用心诡谲。他不仅达到了让年轻的李瑞环自动退出中国政治舞台、大面积地安插自己的亲信,更达到了由军委心腹“劝留”、从而起到垂帘听政、枪杆子监国的目的。

为留任放出试探国际汽球

  很清楚,留不留任最终取决于自己。尽管元老们不倾向于留任,但只要军方要求江留任,元老们只要不结成强大的反对阵线,就不会有大问题;更何况,接班人胡锦涛在目前情况下只会尊重他,绝对不敢对他说不。对来说,唯一需要观测的就是国际看法了,说白了最主要的是来自美国的看法。

  如果美国愿意江继续留任,而不将江的留任视为一个权力独裁者的做法,江就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垂帘听政下去了。

  十六大闭幕后一星期,在会见一个美国高级代表团时,当被问及是否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时,的回答是,“在军委同志们的要求下,我继续保留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江既不表明自己的态度,更不提任职时间上的限制。此话一出,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方面的重视。

白宫贺电成为定心丸

 正是基于这个敏感的信号,待代表团返美后不久,美国总统布殊终于给拍了电报,祝贺继续担任军委主席,并希望与江继续合作。这份电报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白宫愿意继续在中国发挥影响力。

  美国总统的贺电使吃了一颗定心丸。明白,即使他留任军委主席,也不会遭受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方面的指责。终于,下定了留任的决心。沉默是为了迫胡表态军方“强烈要求”江留任,以及对美国代表团的一番谈话,引起北京高层一派惊讶。人们愈来愈感觉到试图留任的野心。

无声胜有声

  一月初,中央政治局就十届人大即将选举产生的新一届国家机构领导人候选人名单向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以上级别的元老们征求意见,征求意见中当然包括留不留任军委主席的问题。此事此刻,似乎忘记了三个月前自己刚刚向十五届中央政治局表示过全退的意愿,忘记了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大多数支持他全退的意见,不发表任何意见,只选择沉默。

  深谙沉默是金的道理,此时只要自己保持沉默,就一定会达到留任的目的。因为,胡锦涛不会迫他退休,而出于礼貌和尊敬,反而会挽留他继续留任军委主席。事实确如所意料,军委再次提出了请求留任的建议。

  面对的沉默,胡锦涛也向新一届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同志任中央军委主席的建议。在提出留任的理由是,胡锦涛解释说是“鉴于党、国家和军队的大局出发”!

自我膨胀忘乎所以

  且不说的留任是不是有利于党、国家和军队的大局,事实是,由于的野心和私欲,任军委副主席已整整四年的胡锦涛不能全面接班。这比较在被钦定中共总书记五个月后,邓小平就坚决辞去军委主席的举动来,犹如天壤之别。这意味着,野心和私欲已经使的自我膨胀到了妄乎所以,为所欲为的地步。

  能够获得留任,除了军方的“劝留”、美国对江留任持欢迎态度、胡锦涛被迫表示效忠外,还有两个关键因素:

  一,李鹏态度的转变是得以留任的一个关键因素。十五届中央政治局中,真正能迫使江下台的是李鹏。如果李鹏坚持要江全退,凭李鹏现有的政治资源、以及党内元老要求江退休的呼声,李鹏完全具备迫江下台的能力。

  然而,李鹏的态度在十六大前后发生了明显转变,从希望江全退到支持江留任。李鹏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鉴于他对胡锦涛没有把握,他担心胡锦涛主政后压不住阵脚,在各方压力下将六四事件重新端上桌面。鉴于此,他转而支持江,希望通过江的压阵来确保六四不翻案。

政治利益交换

  理解李鹏的用心,因而,为确保李鹏安心退休、为确保他日后的政治利益,煞费苦心,答应了李鹏诸多条件:包括让罗干擢升常委,让李铁映、何椿霖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让李贵鲜成为政协副主席。

  更具象征意义的是,授意让李鹏之子李小鹏入选全国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成员,其潜台词是:李小鹏是中国电力系统的重要负责人,日后还将在电力系统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至于李小鹏与其前任、恩师兼密友高严的腐败丑闻则没有丝毫瓜葛。江李间互相利用所达成的政治交易为留任铺平了道路。

  二,元老们并不想联合起来一致对江。万里、乔石等与关系不融洽早已是公开秘密。宋平因为胡锦涛的关系也一直希望全退。他们与这次退下来的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田纪云、叶选平等并不服。

  允我插入春节期间胡锦涛拜会几位元老的几句话。

  胡锦涛拜会万里时,万里说,谢谢你来看我。在胡向他解释留任的问题是,万里满不在乎地说,“随他去。”还特地补充一句,“我不问政事。当不了太上皇。”胡锦涛拜会乔石,在胡向乔说明留任的原因是,乔石的回答是,“留任是非,自有公论”。

元老无意留难

  最好笑的是,胡锦涛在探望久卧在床的宋任穷时,这位对李鹏情有独钟的元老还以为李鹏继续大权在握,说了一句连胡锦涛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话,宋任穷对胡锦涛说,“告诉李鹏同志好好干。”可见,这些元老并不卖的账。

  但是,对于的留任,他们只在党内、小范围内表达不同意见甚至说只是发发牢骚,既没有用召开座谈会的方式表达强烈不满,也没有用联名致信中央的方式坚决阻止留任。之所以如此,除了他们自身的精力不许,不愿当头、不想招惹是非外,关键是他们认为江留任从根本上对他们自身的影响并不大,江留任也不至于使国家翻天。

  甚至一位元老这样说:“让他(指)当军委主席好了。他留任,就是想出风头。只要他想出风头,并没有什大不了的事。至于扭转乾坤的大事,可由不得他说了算。”

  于是,当决定留任,胡锦涛亲自登门分别拜会重量级元老们作说明后,他们也就随它而去了。

恋栈不去百害而无一利

  纵观最近几个月来的内部讲话,剖析江本人希望留任的主观原因有∶

  一、留任军委主席,继续为他形象不佳的亲信在中国最高政治舞台上站台撑腰,以免他们的形象和权威遭受挑战;反过来,再依赖这些亲信实质性地奠定自己的历史地位,为他的“三个代表”扎下根。

以军监国

  二、以军监国,以军权威慑新一代的治国方针,防止胡锦涛、温家宝走偏离于他的执政路线,确保自己原有的政策不变形或少变形。

  三、在军队系统,彻底漂白并清洗掉杨家将的残余势力,以免江退休后杨家将东山重起的可能性。因为,当时被摒弃掉的近百位将军,今天仍是年富力强。如这次被列入政协特邀代表的何其宗、周文元、宗顺留等,都是十年前主持三总部日常工作的负责人。他们的战功、资历都不亚于现任军委成员。他们只是因为被划入“杨家将”而受贬,而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谋反倒江的企图。如果顺势而退,何其宗们仍有可能东山再起。

  四、情绪性因素也促使选择留任。有人特别指出,为什不全退,就是因为他认识到党内很多人迫不及待地等着他全退。既然你们盼望我全退,我偏不退。

窃取邓小平的功劳

  还是一位缺乏诚信的政治独裁者、权力野心家?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去世时,在告别仪式上痛哭流涕,让人信以为他真忠诚于邓小平开创的事业;今天,他既选择留任,又将邓小平在世时的功劳一古脑儿划到自己名下。在他所宣示的归于他的十三年功劳簿里,我们看到的只是邓小平苍老身躯到南方重新激活改革的身影,我们听到的只是邓小平对发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的严厉警告。

  当他再次身着军装要求新任总书记陪同参加接见,他早已将三个月前对十五届政治局的许诺忘得一干二净。

  的亲信们刻意为江的留任寻找合法性依据,称之为“比照邓小平模式”。此事属实?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时,邓小平留任军委主席是因为数十位老家伙都竭力劝他留任,最后,邓与陈云、李先念都分别占一个位置。但是,邓小平只干了两年就在“六四”事件五个月后宣布退休,比年轻于他的陈云、李先念提前退休了两个多时间。而当时,中国的主客观境遇都比现在严峻得多。这就是邓小平的表率。今天,比江年轻的同事们一个个都退休了,甚至比他小整整八岁的李瑞环都选择了退休。作为继任者的胡锦涛比“六四”后被扶上台的更有号召力,更有权威,更获得国内外的认同。胡锦涛对军情的掌握也远非当时的能比拟。

洪宪“劝进”登基翻版

  更重要的是,今天的中国政局平稳。所有的客观因素都决定了不应该留任,然而,却有意忘记自己对十五届政治局所作的许诺,赖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不走。可以说,留任完全是他的私心作祟。

  今日的,在客观条件已不允许他留任的前提下,依仗他在军中亲信的“劝留”,才得以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这与袁世凯被“劝进”当皇帝有什本质上的区别呢?

违反党指挥枪的铁律

  新一届中央军委的分工这样写着∶“领导中央军委全面工作”;胡锦涛,“协助江泽民同志领导中央军委全面工作”;这一分工表明,胡没有实质性分工,他只是重复江的工作,与江不同在于,江拥有最终决策权,而胡没有。这不仅明显违反了党指挥枪的铁律,更潜伏下中共高层在处理重大事件时的危机。

  一、公然违背了中央政治局制定的军人不干政、军队不干预国内事务的原则。中央政治局在反思六四事件的教训时,曾将动用军队真枪实弹对付平民百姓作为应该记取的深刻教训之一。作为教训而付诸实施的行动之一,是加强公安系统防暴力量。

隐伏军队干政危机

  的留任,意味着在国家出现重大事件时,仍然可以军委主席身份调集军队进京,用军队平息任何社会纷争。这与军队不干政的原则是公然相违背的。

  二、打破了邓去世后元老退休不干政的约定俗成、共同遵守的规则。是在缺乏中共元老广泛支持下寻求留任的,既不获元老们的认同,更不可能获得元老们的尊重。值得注意的是,不可能说服元老们要求团结在他的周围,像邓小平那样在关键时刻拿主意。

  相反,如果关键时刻拿主意,元老们也会仿而效之,从另一方面向中央施加压力。江的留任,大大增加了元老们退休干政的可能性。

废除干部终身制的反例

  三、由于的留任,中共最高领导层并未实现如期的平稳的新老交替,这说明中国政治生活仍然不正常。既表明中国共产党最高决策层并不团结统一,也说明国家政治操作的并不成熟。更表明,并不想真心实行邓小平倡导的退休制度,以淡化个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和影响。是邓小平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一个反例。

  可以设想,如果今后发生类似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中共最高决策层将如何应对局势?原则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完全可以独立作出决策,问题是,仍然担任实际的最高决策者。胡锦涛必须向他报告,倾听他的意见。

“无形”的决策层

  于是,矛盾就出现了∶如果中央政治局只向征求意见,而不征求其它元老的意见,政治局肯定将面临大麻烦。因为退休的李鹏、万里、乔石、朱镕基、李瑞环不可能在关键时候不表达自己的声音,更不会容忍政治局只征求而不征求他们的意见。如果政治局独立作决定,不征求的意见,本人肯定不高兴,而他的留任也变得毫无意义。如果既征求又征求其它元老的意见,等于在中央政治局之上又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最高决策层。更糟糕的是,在征求意见时,元老们的意见分歧由谁来协调?指望协调万里、乔石、李瑞环的意见是非常困难的。

  元老中已有人放话,从今后没有资格与他们协商,他们只愿意与总书记胡锦涛交流意见。所以说,的留任对中国没有好处,对中国共产党没有好处,对中共最高决策层更没有好处。的留任,说不定将成为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走向分裂的种籽。

  八十八年前的袁世凯,在段祺瑞、冯国璋等一批又一批亲信乃至“国民代表大会”的“劝进”声中,坐上了“中华帝国”“皇帝”的龙椅。就在他宣布进入“洪宪元年”新时代的那一刻起,当初强烈劝进的段祺瑞们却一个个背他而去。在当了一百零二天皇帝之后,被迫取消帝制。

  试问,今天的江泽民,是不是二十一世纪的袁世凯呢?

--原载香港《信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