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良: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的內情和危機


一九九七年中共十五大以來,在中央的會議上多次口口聲聲稱自己要退休,要交班給年輕一點的同志,表示渴望過一個平常人的生活。談及要交班、要退休的談話至少有五次出現在中共中央文件中,其中一九九九年的那次談交班與幹部隊伍建設的講話還專門傳達到了縣團級。

  中共十六大前,正式向十五屆中央政治局表達全退的決心。十六大閉幕時,稱,「黨的中央領導集體順利實現了新老交替。」所有這一切,讓人感覺到,是認真的,並非兒戲言語。

一再「出格」

  然而,十六大後,原本口口聲聲明確表示一退到底的江卻一下子選擇了沉默。而同時,接連做出了一些出格的行為:

  一、在卸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公然違反黨內排名規矩,毫不愧疚地將自己的排名置於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前。

  二、不提「以胡錦濤同志為首的黨中央」,只提「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

  儼然仍以「核心」自居,並在行動上處處「為首」。

  三、借軍方之口,公開透露自己想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的企圖。

  四、透露自己想留任軍委主席的企圖,以測試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大國的反應。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這個口口聲聲要全退的人現在要轉向了,他不想這樣痛痛快快地將中央軍委主席這個不受法律約束的職務交出,而是渴望仍然能用這把交椅,來赤裸裸地達到垂廉聽政、槍指揮黨的目的。終於,十屆人大塵埃落定:圓了他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的夢。

軍方勸留呼聲不絕

  軍方的「勸留」聲在全退的問題上,唯一關鍵點是留不留任中央軍委主席,這個問題一開始就遇到來自軍方的強大阻力。自二○○一年初,中共開始部署十六大人事時,以傅全有、於永波、熊光楷為代表的軍方領導層強烈要求連任的呼聲不絕,並一直用各種不同形式在不同場合向中央表達這種聲音。

  十六大前的動作:二○○二年一月初,在總參謀部黨委擴大會議上,傅全有不同尋常地要求全軍各級黨委「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自覺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以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確保政令軍令暢通」;於永波在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強調留任中央軍委主席對全軍穩定、全國穩定的重要性;熊光楷更多次在面前表達「全軍將士強烈要求江主席留任的心願」;此外,國防大學等一批軍中秀才更迫不及待地鼓吹留任中央軍委主席,有利於「平穩交班」。

陞官夢碎

  傅全有、於永波、熊光楷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地表達效忠、要求留任的呼聲,是希望他們的這番表態能從那裡獲得回報:傅、於兩人的如意算盤是,以七十一歲的年齡請「以軍隊工作的特殊需要」為由,在中共十六大接替張萬年、遲浩田任軍委副主席;熊的如意算盤則是,在的支持下晉升國防部部長。但是,二○○二年夏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一開始討論中央軍委人事班子時,提出了四種方案,其中讓傅、於接替張、遲的方案一提出即遭否決,在這次會議上,常委會重申為達成了二點共識:中央軍委班子必須年輕化;職業軍人不能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會上有一小插曲,李鵬說香港消息稱熊光楷自己說會接替遲浩田當國防部長,真是會吹牛。隨即應和,這也是子虛烏有的。

  可見,十六大未開,馬屁拍得最烈的傅、於、熊三人的陞官夢即被粉碎。

擁江矢志不渝

  十六大後的動作:十六大對這三位親信是一次重大打擊。傅、於被摒棄出局,熊仍是中央候補委員,名次卻從十五屆時的倒數第三十七跌到倒數第十名。但是,這並沒有打消他們擁江留任的決心。一開始,傅、於兩人都抱一線希望,希望能在政府換屆時謀一個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角色(曾有考慮,最終被否決),當聽說為他們謀職再次被政治局否定時,他們擁江的態度絲毫未改。

  今年一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再次就中央軍委主席人選徵求軍委的意見時,於永波直言不諱地當著、胡錦濤的面說,「我是堅決的擁江派。中央有人說,我要求江主席留任是出於個人目的,甚至說我有個人野心。我是要退休的人,現在我再次重申江主席留任的必要性、重要性,總不能說我還有什政治野心了吧。江主席留任,安定軍心、安定民心。」

  會後,於永波有意將他上述表態告訴總政機關工作人員。傅全有也為自己強烈擁江申辯,傅說,「請求江主席留任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去年我的態度是這樣,今年我的態度更堅決。江主席留任服軍心。」相比傅、於,還在任的熊光楷可不敢如此放肆,但很顯然,熊擁江留任的決心絲毫未動搖,因為他清楚,胡錦濤不可能給他更光明的政治前途。不可否認,傅、於、熊甚囂塵上的「勸留」活動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張萬年、遲浩田的支持,儘管張、遲兩人對江的留任態度並不特別積極。

  在這種情況下,新任軍委成員郭伯雄、曹剛川、徐才厚等不敢對傅、於等人的態度表示不敬,更何況,現在的中央軍委是處於老軍委成員與新軍委成員合署辦公、一起決策的權力過渡期,老軍委成員的意見完全能夠代表中央軍委的意見。因此,當今年一月,中央政治局就軍委主席候選人徵求意見時,中央軍委的意見只有一條:「堅決請求同志任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

元老主張江全退

  值得留意的,在軍中強烈要求留任聲中,已退休的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張震的看法卻完全一致:希望完全退下來。劉、張的意見在中南海早已不是秘密。

  元老、常委要求江「全退」中共中央在徵求黨內元老們如何召開十六大的意見時,元老們的態度非常鮮明,表示十六大應該完成中共第三代向第四代的全面交班。

  以下是幾位元老在十六大前的談話︰萬里向原北京市副市長長張百發等人說,「十六大要開得有生氣,讓年輕人當家,胡錦濤全面接班,徹底退休。」喬石對尉健行等中紀委的同志表示,「同志應該成為新老交替的好榜樣。」宋平向原民政部部長崔乃夫等人說,「胡錦濤同志已經能夠擔當重任。新老交替是時代必然,人心所向。」即使被視為恩人的谷牧,也樂觀地對他的兒女親家、前深圳市委書記李灝等人說,「他會一退了之。沒有必要留一個尾巴。我想這一點他是清楚的。」可以說,黨內已退休的元老們基本上傾向會選擇全退,也都主張全退。從醞釀中共十六大人事到再一次連任軍委主席,期間,沒有一名中共元老發動或參與過要求留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活動,沒有一名中共元老公開倡議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這說明,留任中央軍委主席不獲得中共元老們的支持、認同。

精心佈置垂簾聽政

  與元老要求全退的呼聲相一致的,是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見。朱鎔基儘管未公開反對留任,但他以自己退休後不兼任何職務來表示與迷戀權位的區別;李瑞環,他不僅未到齡而退休,直到十屆人大前仍公開規勸「把位置騰出來,讓年輕人接班,本身就是對國家的貢獻」;即使是十六大後轉向的李鵬,其初衷就是與共進退,因此一直傾向於全退。正是因為在李鵬朱鎔基李瑞環這三位重量級常委和退休元老們的壓力下,才於十六大召開一個月前向中央提出全退的請求。

  現在看來,這個請求不僅僅是一個幌子,而是用心詭譎。他不僅達到了讓年輕的李瑞環自動退出中國政治舞臺、大面積地安插自己的親信,更達到了由軍委心腹「勸留」、從而起到垂簾聽政、槍桿子監國的目的。

為留任放出試探國際汽球

  很清楚,留不留任最終取決於自己。儘管元老們不傾向於留任,但只要軍方要求江留任,元老們只要不結成強大的反對陣線,就不會有大問題;更何況,接班人胡錦濤在目前情況下只會尊重他,絕對不敢對他說不。對來說,唯一需要觀測的就是國際看法了,說白了最主要的是來自美國的看法。

  如果美國願意江繼續留任,而不將江的留任視為一個權力獨裁者的做法,江就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垂簾聽政下去了。

  十六大閉幕後一星期,在會見一個美國高級代表團時,當被問及是否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時,的回答是,「在軍委同志們的要求下,我繼續保留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江既不表明自己的態度,更不提任職時間上的限制。此話一出,立即引起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方面的重視。

白宮賀電成為定心丸

 正是基於這個敏感的信號,待代表團返美後不久,美國總統布希終於給拍了電報,祝賀繼續擔任軍委主席,並希望與江繼續合作。這份電報釋放出一個明顯的信號:白宮願意繼續在中國發揮影響力。

  美國總統的賀電使吃了一顆定心丸。明白,即使他留任軍委主席,也不會遭受來自西方尤其是美國方面的指責。終於,下定了留任的決心。沉默是為了迫胡表態軍方「強烈要求」江留任,以及對美國代表團的一番談話,引起北京高層一派驚訝。人們愈來愈感覺到試圖留任的野心。

無聲勝有聲

  一月初,中央政治局就十屆人大即將選舉產生的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候選人名單向原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以上級別的元老們徵求意見,徵求意見中當然包括留不留任軍委主席的問題。此事此刻,似乎忘記了三個月前自己剛剛向十五屆中央政治局表示過全退的意願,忘記了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大多數支持他全退的意見,不發表任何意見,只選擇沉默。

  深諳沉默是金的道理,此時只要自己保持沉默,就一定會達到留任的目的。因為,胡錦濤不會迫他退休,而出於禮貌和尊敬,反而會挽留他繼續留任軍委主席。事實確如所意料,軍委再次提出了請求留任的建議。

  面對的沉默,胡錦濤也向新一屆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同志任中央軍委主席的建議。在提出留任的理由是,胡錦濤解釋說是「鑒於黨、國家和軍隊的大局出發」!

自我膨脹忘乎所以

  且不說的留任是不是有利於黨、國家和軍隊的大局,事實是,由於的野心和私慾,任軍委副主席已整整四年的胡錦濤不能全面接班。這比較在被欽定中共總書記五個月後,鄧小平就堅決辭去軍委主席的舉動來,猶如天壤之別。這意味著,野心和私慾已經使的自我膨脹到了妄乎所以,為所欲為的地步。

  能夠獲得留任,除了軍方的「勸留」、美國對江留任持歡迎態度、胡錦濤被迫表示效忠外,還有兩個關鍵因素:

  一,李鵬態度的轉變是得以留任的一個關鍵因素。十五屆中央政治局中,真正能迫使江下臺的是李鵬。如果李鵬堅持要江全退,憑李鵬現有的政治資源、以及黨內元老要求江退休的呼聲,李鵬完全具備迫江下臺的能力。

  然而,李鵬的態度在十六大前後發生了明顯轉變,從希望江全退到支持江留任。李鵬之所以會這樣,主要是鑒於他對胡錦濤沒有把握,他擔心胡錦濤主政後壓不住陣腳,在各方壓力下將六四事件重新端上桌面。鑒於此,他轉而支持江,希望通過江的壓陣來確保六四不翻案。

政治利益交換

  理解李鵬的用心,因而,為確保李鵬安心退休、為確保他日後的政治利益,煞費苦心,答應了李鵬諸多條件:包括讓羅干擢升常委,讓李鐵映、何椿霖出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讓李貴鮮成為政協副主席。

  更具象征意義的是,授意讓李鵬之子李小鵬入選全國十屆人大一次會議主席團成員,其潛台詞是:李小鵬是中國電力系統的重要負責人,日後還將在電力系統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至於李小鵬與其前任、恩師兼密友高嚴的腐敗醜聞則沒有絲毫瓜葛。江李間互相利用所達成的政治交易為留任鋪平了道路。

  二,元老們並不想聯合起來一致對江。萬里、喬石等與關係不融洽早已是公開秘密。宋平因為胡錦濤的關係也一直希望全退。他們與這次退下來的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田紀雲、葉選平等並不服。

  允我插入春節期間胡錦濤拜會幾位元老的幾句話。

  胡錦濤拜會萬里時,萬里說,謝謝你來看我。在胡向他解釋留任的問題是,萬里滿不在乎地說,「隨他去。」還特地補充一句,「我不問政事。當不了太上皇。」胡錦濤拜會喬石,在胡向喬說明留任的原因是,喬石的回答是,「留任是非,自有公論」。

元老無意留難

  最好笑的是,胡錦濤在探望久臥在床的宋任窮時,這位對李鵬情有獨鍾的元老還以為李鵬繼續大權在握,說了一句連胡錦濤都感到莫名其妙的話,宋任窮對胡錦濤說,「告訴李鵬同志好好幹。」可見,這些元老並不賣的賬。

  但是,對於的留任,他們只在黨內、小范圍內表達不同意見甚至說只是發發牢騷,既沒有用召開座談會的方式表達強烈不滿,也沒有用聯名致信中央的方式堅決阻止留任。之所以如此,除了他們自身的精力不許,不願當頭、不想招惹是非外,關鍵是他們認為江留任從根本上對他們自身的影響並不大,江留任也不至於使國家翻天。

  甚至一位元老這樣說:「讓他(指)當軍委主席好了。他留任,就是想出風頭。只要他想出風頭,並沒有什大不了的事。至於扭轉乾坤的大事,可由不得他說了算。」

  於是,當決定留任,胡錦濤親自登門分別拜會重量級元老們作說明後,他們也就隨它而去了。

戀棧不去百害而無一利

  縱觀最近幾個月來的內部講話,剖析江本人希望留任的主觀原因有︰

  一、留任軍委主席,繼續為他形象不佳的親信在中國最高政治舞台上站臺撐腰,以免他們的形象和權威遭受挑戰;反過來,再依賴這些親信實質性地奠定自己的歷史地位,為他的「三個代表」紮下根。

以軍監國

  二、以軍監國,以軍權威懾新一代的治國方針,防止胡錦濤、溫家寶走偏離於他的執政路線,確保自己原有的政策不變形或少變形。

  三、在軍隊系統,徹底漂白並清洗掉楊家將的殘餘勢力,以免江退休後楊家將東山重起的可能性。因為,當時被摒棄掉的近百位將軍,今天仍是年富力強。如這次被列入政協特邀代表的何其宗、周文元、宗順留等,都是十年前主持三總部日常工作的負責人。他們的戰功、資歷都不亞於現任軍委成員。他們只是因為被劃入「楊家將」而受貶,而事實證明,他們並沒有謀反倒江的企圖。如果順勢而退,何其宗們仍有可能東山再起。

  四、情緒性因素也促使選擇留任。有人特別指出,為什不全退,就是因為他認識到黨內很多人迫不及待地等著他全退。既然你們盼望我全退,我偏不退。

竊取鄧小平的功勞

  還是一位缺乏誠信的政治獨裁者、權力野心家?一九九七年鄧小平去世時,在告別儀式上痛哭流涕,讓人信以為他真忠誠於鄧小平開創的事業;今天,他既選擇留任,又將鄧小平在世時的功勞一古腦兒劃到自己名下。在他所宣示的歸於他的十三年功勞簿裡,我們看到的只是鄧小平蒼老身軀到南方重新激活改革的身影,我們聽到的只是鄧小平對發出「誰不改革誰下臺」的嚴厲警告。

  當他再次身著軍裝要求新任總書記陪同參加接見,他早已將三個月前對十五屆政治局的許諾忘得一乾二淨。

  的親信們刻意為江的留任尋找合法性依據,稱之為「比照鄧小平模式」。此事屬實?一九八七年中共十三大時,鄧小平留任軍委主席是因為數十位老傢伙都竭力勸他留任,最後,鄧與陳雲、李先念都分別佔一個位置。但是,鄧小平只干了兩年就在「六四」事件五個月後宣布退休,比年輕於他的陳雲、李先念提前退休了兩個多時間。而當時,中國的主客觀境遇都比現在嚴峻得多。這就是鄧小平的表率。今天,比江年輕的同事們一個個都退休了,甚至比他小整整八歲的李瑞環都選擇了退休。作為繼任者的胡錦濤比「六四」後被扶上臺的更有號召力,更有權威,更獲得國內外的認同。胡錦濤對軍情的掌握也遠非當時的能比擬。

洪憲「勸進」登基翻版

  更重要的是,今天的中國政局平穩。所有的客觀因素都決定了不應該留任,然而,卻有意忘記自己對十五屆政治局所作的許諾,賴在軍委主席的位置上不走。可以說,留任完全是他的私心作祟。

  今日的,在客觀條件已不允許他留任的前提下,依仗他在軍中親信的「勸留」,才得以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這與袁世凱被「勸進」當皇帝有什本質上的區別呢?

違反黨指揮槍的鐵律

  新一屆中央軍委的分工這樣寫著︰「領導中央軍委全面工作」;胡錦濤,「協助江澤民同志領導中央軍委全面工作」;這一分工表明,胡沒有實質性分工,他只是重複江的工作,與江不同在於,江擁有最終決策權,而胡沒有。這不僅明顯違反了黨指揮槍的鐵律,更潛伏下中共高層在處理重大事件時的危機。

  一、公然違背了中央政治局制定的軍人不干政、軍隊不干預國內事務的原則。中央政治局在反思六四事件的教訓時,曾將動用軍隊真槍實彈對付平民百姓作為應該記取的深刻教訓之一。作為教訓而付諸實施的行動之一,是加強公安系統防暴力量。

隱伏軍隊干政危機

  的留任,意味著在國家出現重大事件時,仍然可以軍委主席身份調集軍隊進京,用軍隊平息任何社會紛爭。這與軍隊不干政的原則是公然相違背的。

  二、打破了鄧去世後元老退休不干政的約定俗成、共同遵守的規則。是在缺乏中共元老廣泛支持下尋求留任的,既不獲元老們的認同,更不可能獲得元老們的尊重。值得注意的是,不可能說服元老們要求團結在他的周圍,像鄧小平那樣在關鍵時刻拿主意。

  相反,如果關鍵時刻拿主意,元老們也會仿而效之,從另一方面向中央施加壓力。江的留任,大大增加了元老們退休干政的可能性。

廢除幹部終身制的反例

  三、由於的留任,中共最高領導層並未實現如期的平穩的新老交替,這說明中國政治生活仍然不正常。既表明中國共產黨最高決策層並不團結統一,也說明國家政治操作的並不成熟。更表明,並不想真心實行鄧小平倡導的退休制度,以淡化個人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和影響。是鄧小平廢除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一個反例。

  可以設想,如果今後發生類似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中共最高決策層將如何應對局勢?原則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完全可以獨立作出決策,問題是,仍然擔任實際的最高決策者。胡錦濤必須向他報告,傾聽他的意見。

「無形」的決策層

  於是,矛盾就出現了︰如果中央政治局只向徵求意見,而不徵求其它元老的意見,政治局肯定將面臨大麻煩。因為退休的李鵬、萬里、喬石、朱鎔基、李瑞環不可能在關鍵時候不表達自己的聲音,更不會容忍政治局只徵求而不徵求他們的意見。如果政治局獨立作決定,不徵求的意見,本人肯定不高興,而他的留任也變得毫無意義。如果既徵求又徵求其它元老的意見,等於在中央政治局之上又形成了一個看不見的最高決策層。更糟糕的是,在徵求意見時,元老們的意見分歧由誰來協調?指望協調萬里、喬石、李瑞環的意見是非常困難的。

  元老中已有人放話,從今後沒有資格與他們協商,他們只願意與總書記胡錦濤交流意見。所以說,的留任對中國沒有好處,對中國共產黨沒有好處,對中共最高決策層更沒有好處。的留任,說不定將成為關鍵時刻中國共產黨走向分裂的種籽。

  八十八年前的袁世凱,在段祺瑞、馮國璋等一批又一批親信乃至「國民代表大會」的「勸進」聲中,坐上了「中華帝國」「皇帝」的龍椅。就在他宣布進入「洪憲元年」新時代的那一刻起,當初強烈勸進的段祺瑞們卻一個個背他而去。在當了一百零二天皇帝之後,被迫取消帝制。

  試問,今天的江澤民,是不是二十一世紀的袁世凱呢?

--原載香港《信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