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人权民主前程未衰


现在中国人只关心钱,不关心人权民主。类似这话最近常常听到。尤其是一些多年旅居海外回国探亲访友后归来的人。更是一谈及此就深有感触。有人说13亿中国人嘴一张金光灿灿,所谈都是一个字--"钱"。这话可能过于夸张,但是"钱"已经成为中国人的重要话题,而人权民主很少有人提起,大概没有谁会指此造谣。

不过人权民主在中国也有过风光岁月。1978底至1979年底,以西单一段灰墙为标志的遍及全国的民主墙运动,发自内心的声音就是人权民主。继此后,主张改革开放的邓小平迅速掌权,开启了经济转化和社会生活宽松的变化。后来民主墙虽然遭到镇压,但是社会大众对民主墙人物的同情关注始终不减。足以看出人权民主问题上的人心相背。民主墙之后的历次政治事件,从北京大学为标志的民主选举,人的异化的讨论,都遭遇清除精神污染的政治压制。

1986年爆发的袭卷全国的学潮直到1989年震憾世界的"春夏民主运动",人权民主不仅是跳跃其中的精灵,甚至多次冲破精神禁锢,公然成为引导的大旗。在以往这些人权民主风光的岁月里,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启迪民运的前风。但是近一些年来,随着知识分子的经济收入几何级数似地提升,发展机会空前广阔和社会地位日益重要,民主人权从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口中消失了。知识分子一般是社会主流声音的源泉,知识分子不再谈人权民主而是谈钱,社会的主流声音势必难免金光灿灿都是“钱”。虽有13亿人口的中国社会,不可能永远不具有识别其中优劣利弊的智慧,也不可能永远忍受这种侵犯,而不具有改变的勇气力量和见识。

至于说到人权民主的希望所在,人权民主的呼声减弱下降,并非预示了人权民主前程渺茫。我以为在中国目前的社会中,进行人权民主实际争取的事例,从形式到内容都在快速发展。例如辽阳工人自发地组织起来,推选自己的代表领导游行和谈判,促使解决常年拖欠的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用等,中国不但有各种形式的工人行动起来争取和维护权益。还有众多的农民和市民,如遭遇不公的拆迁户,也逐渐汇集起来共同争取和维护权益。只要中国民众敢于走到一起,通过抗争对话和协商谈判,解决以政府和其它方面的权益矛盾,这就是在实际建设中国的民权的体制。如果某一天这些矛盾可以平和地解决了,而不是象目前政府动则抓人威吓压制,中国的人权民主也就有了自己牢实的基础。

说到底人权民主不仅是一种理论言谈,更重要的是社会操作模式和思维习惯。这一体制的建立过程必然有人权民主的理论宣传阶段,有人权民主的实际运作阶段。中国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人权民主的理论宣讲,而是通过维护具体的权益和尊严,实际争取和运作人权民主。而中国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站到一起共同维护自己权益,这就是中国人权民主的希望所在。

(自由亚洲电台/作者刘青为中国人权主席)(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