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人權民主前程未衰


現在中國人只關心錢,不關心人權民主。類似這話最近常常聽到。尤其是一些多年旅居海外回國探親訪友後歸來的人。更是一談及此就深有感觸。有人說13億中國人嘴一張金光燦燦,所談都是一個字--"錢"。這話可能過於誇張,但是"錢"已經成為中國人的重要話題,而人權民主很少有人提起,大概沒有誰會指此造謠。

不過人權民主在中國也有過風光歲月。1978底至1979年底,以西單一段灰牆為標誌的遍及全國的民主牆運動,發自內心的聲音就是人權民主。繼此後,主張改革開放的鄧小平迅速掌權,開啟了經濟轉化和社會生活寬鬆的變化。後來民主牆雖然遭到鎮壓,但是社會大眾對民主牆人物的同情關注始終不減。足以看出人權民主問題上的人心相背。民主牆之後的歷次政治事件,從北京大學為標誌的民主選舉,人的異化的討論,都遭遇清除精神污染的政治壓制。

1986年爆發的襲捲全國的學潮直到1989年震憾世界的"春夏民主運動",人權民主不僅是跳躍其中的精靈,甚至多次衝破精神禁錮,公然成為引導的大旗。在以往這些人權民主風光的歲月裡,中國的知識份子是啟迪民運的前風。但是近一些年來,隨著知識份子的經濟收入幾何級數似地提升,發展機會空前廣闊和社會地位日益重要,民主人權從絕大多數知識份子的口中消失了。知識份子一般是社會主流聲音的源泉,知識份子不再談人權民主而是談錢,社會的主流聲音勢必難免金光燦燦都是「錢」。雖有13億人口的中國社會,不可能永遠不具有識別其中優劣利弊的智慧,也不可能永遠忍受這種侵犯,而不具有改變的勇氣力量和見識。

至於說到人權民主的希望所在,人權民主的呼聲減弱下降,並非預示了人權民主前程渺茫。我以為在中國目前的社會中,進行人權民主實際爭取的事例,從形式到內容都在快速發展。例如遼陽工人自發地組織起來,推選自己的代表領導遊行和談判,促使解決常年拖欠的工資,退休金和醫療費用等,中國不但有各種形式的工人行動起來爭取和維護權益。還有眾多的農民和市民,如遭遇不公的拆遷戶,也逐漸彙集起來共同爭取和維護權益。只要中國民眾敢於走到一起,通過抗爭對話和協商談判,解決以政府和其它方面的權益矛盾,這就是在實際建設中國的民權的體制。如果某一天這些矛盾可以平和地解決了,而不是像目前政府動則抓人威嚇壓制,中國的人權民主也就有了自己牢實的基礎。

說到底人權民主不僅是一種理論言談,更重要的是社會操作模式和思維習慣。這一體制的建立過程必然有人權民主的理論宣傳階段,有人權民主的實際運作階段。中國現在最重要的不是人權民主的理論宣講,而是通過維護具體的權益和尊嚴,實際爭取和運作人權民主。而中國人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站到一起共同維護自己權益,這就是中國人權民主的希望所在。

(自由亞洲電臺/作者劉青為中國人權主席)(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