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度放弃武力攻台的历史秘辛


最近,中共解密了一批文件。尽管这批文件的数量和范围都十 分有限,但是,人们还是能够从中了解一些历史的原貌。这批 解密的文件以五○年代“未发生的事情”为主,发生过的事情 的真相则仍被锁在保险柜中。在“未发生的事情”中,以中共为何放弃了武力攻台计划最为引人注意。

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这是大陆三十岁以上的人耳熟能详的一句革命口号,在六、七十年代还有一首以此为曲名、且被 广为传唱的歌曲。这个口号和歌曲直到叶剑英发表“叶九条” 讲话后才销声匿迹。

当然,当时喊口号和唱歌曲的人大多属于无所“用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创造这个口号的人却绝非无所“用意”。今天看来,这句口号最大的功用是表达了中共领导人对在一九五 ○年不得不放弃武力攻台计划的一种难以言表的遗憾,不断灌进他们耳朵里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歌曲,可能也在某种程度上排解了他们因为台湾迟迟没有被“解放”而产生的焦虑。

据中共最新解密的文件披露,中共在一九四九年四月,即在“ 共军”刚刚跨过长江天堑、蒋介石撤退到台湾立足还未稳的时候,就已决定以武力攻占台湾。当时,中共尚未彻底“解放”大陆南方各省,但是,由于蒋介石和“国军”已部分撤退到台 湾,使得中共作战参谋部门开始筹划“解放”台湾的军事计划 。正是在一九四九年四月,毛泽东在“共军”占领“蒋家王朝 ”的首都南京后所写的一首词中云:“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以往中共对这句话的解释是,中共不能和蒋介石“划江分治”,而如果按照解密文件的描述,那么,这句话 的解释就应该是,中共不仅不能和蒋介石“划江分治”,同时也不能与其“隔海分治”。

一九四九年十月下旬和十一月初,中共在渡海夺取金门和浙江 沿海岛屿的作战中“损失惨重”(文件语)。至此,中共作战指 挥部门始知“渡江”与“渡海”不是一个概念。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放下了他那农民式的自尊,把对曾支持过“划江分治 ”的斯大林的不满暂时放诸脑后,在一九四九年底赴莫斯科, 去了他一生中唯一去过的“外国”。在苏联,毛泽东向斯大林 和盘托出了中共夺取台湾的计划,想因此得到苏联的海空军事 支持。毛泽东此行的主要目的就在于此,不过,在以前所有中共文件和有关人员的回忆文章中,对此均未有丝毫的披露。

刘少奇访苏投石问路

毛泽东放下了“架子”,“屈尊”到莫斯科(另有已公开的文件 称其因斯大林考虑“援助”的时间过长而“发了火”),并且与 斯大林“尽释前嫌”,都表明了其“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决心 。

一九四九年四月,在“解放军”跨过长江的同时,其参谋部门 已经在做跨海作战的预案。由于共军过江顺利,进攻似摧枯拉朽,使毛泽东对渡海作战的前景充满了自信。毛泽东相信,以 “小米加步枪”和渔船能够渡过长江打败“老蒋”,就一定能 够以同样的方式渡过台湾海峡,解放台湾。依毛泽东的设想, 如果把是时已经能够初具雏形的空军派上用场,则渡海作战“ 把握更大”。不过,毛泽东知道,要想解放台湾,没有苏联的支持是不行的。于是,一九四九年七月,他派当时已成为中共第二号人物的刘少奇密访莫斯科,向苏联提出军事援助的问题。 在刘少奇出发前,中共政治局讨论了是否提出和以什么方式向 苏联提出军事援助的问题。由于中共认为斯大林在共军渡江“ 统一中国”的问题上态度暧昧,因此估计到请苏联海空军援助 进攻台湾的要求很有可能会吃“闭门羹”。在这种情况下,此 次政治局会议决定,由刘少奇在其给斯大林的信中,先试探提出援助的问题,如果不成,至少也要使斯大林在此问题上不要 像其在渡江作战问题上那样态度暧昧。同时,会议还决定在国 内加紧渡海作战的前期准备工作,为此,还以中共政治局的名义作出了《关于必须立即开始准备进攻台湾的技术条件的建议 》。

出乎刘少奇和中共政治局意料的是,斯大林非常客气地接待了 刘少奇一行,并且委婉地检讨了其在中共渡江作战问题上的态度,表现了其对毛泽东赞许的姿态。

解放台湾不能靠渔船

看到气氛适宜,刘少奇不失时机地向斯大林说明了中共准备在 一九五○年进攻台湾的军事计划,要求苏联在中共渡海作战之 前向中共提供两百架作战飞机,并代为培训飞行员和地面指挥人员。对此,斯大林非常痛快地予以同意,在此之后,刘少奇又根据中共政治局的指示,进一步向斯大林提出了请苏联海空 军在中共渡海作战时给予援助的要求。对这一要求,斯大林以 怕引起美国介入,并因此引发美苏大战为由予以婉拒。

对刘少奇的莫斯科之行,中共认为已达到了目的,并且超出了中共预期的目标。但是,中共军队在金门等岛屿作战的惨败,使共军进攻台湾的计划变得毫无用处。此时,毛泽东意识到, 要想“解放”台湾,再靠渔船是不行了,“技术条件”在“解 放”台湾的作战中有着“极端的必要性”。

中共军队在沿海作战失利一个月后,毛泽东来到了苏联。在十 二月十六日毛泽东第一次见到斯大林时,他就迫不及待地向史 达林提出刘少奇曾提出过的请苏联海空军出动协助共军进攻台湾的问题。毛泽东说,“国民党的支持者在台湾建立了一个海 空军基地,海军和空军的缺乏,使人民解放军占领这个岛屿更加困难。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的一些将领一直在提议,请苏联援助,比如可以派志愿飞行人员或秘密军事特遣舰队协助夺取台湾。”

碍于毛泽东的“面子”,斯大林没有像拒绝刘少奇那样一口回绝,表示:“这样的援助不是没有可能的,本来是应当考虑这样做的,问题是不能给美国一个干涉的借口。如果是指挥人员或军事教员,我们随时都可以派给你们,但其它的形式还需要考虑。”斯大林再三提请毛泽东注意,如果苏联的军事人员、 即使是志愿人员被发现出现在中国内战中,那么,苏联将承担破坏《雅尔塔协议》的责任,而打破美、苏、英三国对远东政 治格局所作的承诺,因此与美国在远东发生直接的冲突,未必是明智的。出于此种考虑,斯大林甚至对是否废除苏联与国民 党政府签订的旧中苏条约犹豫不决。也许是为了消除毛泽东的 不满,斯大林为毛泽东“出谋划策”,建议其以“更策略的方 式”“解放”台湾。他提出,可以先向台湾地区空投渗透人员 ,组织当地民众暴动,然后再里应外合夺取台湾。

苏联同意中共要求

毛泽东对斯大林的建议并不感兴趣。由于斯大林对毛泽东的请 求没有明确表示拒绝,毛泽东就一直在苏联住了下来,“静候佳音”。然而,斯大林还是不明确表态。毛泽东为此曾大发雷霆。就在毛泽东就要扫兴而归的时候,斯大林突然改变了态度,几乎全部满足了毛泽东的各项要求。

促使斯大林转变态度的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一九五○年一月五日发表的声明,以及国务卿艾奇逊在十二日发表的讲话。他们在声明和讲话中表示,“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或 特权,或建立军事基地。”宣称美国的安全线既不包括台湾,也不包括南韩,美国不会为了保护这些地方而采取直接的军事行动。

斯大林在获悉这些声明和讲话后,认为美国由于中共在中国大 陆的胜利,已经放弃了《雅尔塔协议》所划定的其在远东的势力范围。为此,斯大林迅速作出决定,废除与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签订的所有条约,与中共签订了政治、经济、科技等一系列协议。最重要的是,斯大林终于同意对毛泽东在适当时机“ 解放”台湾的方案进行“必要的准备”。为此,斯大林决定把 苏联给中共三亿美元贷款的一半用来购买进攻台湾所必需的海 军装备。尽管斯大林最后仍没有同意派苏联的飞机和军舰参与进攻台湾,但是,在毛泽东看来,有了苏联的军事装备和军事 顾问就已经足够了。 在此基础上,中共作战部门在苏联顾问人员的帮助下,根据中共新添置的武器装备和军队的训练情况,重新制定了进攻台湾的军事计划。在统一长江以南地区以后,中共在一九五○年军 事工作的首要任务就是“解放台湾”。围绕这一任务,中共的 空军和海军迅速地组建起来,苏联顾问出现在中共作战部队中 。半路杀出“程咬金”毛泽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解放台湾”的计划会断送在韩战中。

就在中共渡过长江,且已决定渡海“解放”台湾的同时,北韩共产党领导人金日成也正在谋划着统一朝鲜的“伟业”。一九四九年三月,金日成访问莫斯科;四月,苏共建议中共将“解 放军”中的朝鲜族官兵编入北韩军队;五月,金日成的特使秘 密拜访了已驻进北平香山“双清”别墅中的毛泽东,向毛泽东 转达了金日成关于北韩与南韩誓不两立的意愿,请求毛泽东在兵员上给予帮助。

毛泽东向来使强调,金日成应当坚定不移地争取实现统一朝鲜 的目标,但现时的国际形势还不利,刚刚跨过长江的中共还不 可能大规模地支持北韩。然而,毛泽东却赞成北韩有关冲突“ 不可避免”的看法,表示,“对你们来讲,持久战是不利的, 因为到时候即使美国不干涉,也会唆使日本向南朝鲜提供援助 。”

正是在“双清”别墅,北韩人得到了尚未“安顿”妥当的毛泽 东信誓旦旦的保证:一旦情况需要,中共将派兵与北韩军队“ 并肩作战”。毛泽东还当即承诺,在东北的两个朝鲜族师可以立即编入北韩军队,待中共“解放”中国的战争告一段落,共军中的其它朝鲜族官兵都可以编入北韩军队。

在北韩密使访问北平的同一月,苏联人帮助北韩军队实现了机械化。九月,苏联把包括航空武器在内的大批重型装备运抵北韩,此时,北韩军队人数已迅速膨胀到九万人。在这种情况下,金日成提出了进攻南韩的军事计划,并通过苏联驻北韩大使 向莫斯科请求批准这一计划。当时的苏联驻北韩大使向国内报告说,金日成认为,如果国际形势允许,“他们能够在两个星期之内占领南朝鲜,最多是两个月。”

斯大林准备帮助北韩

九月,斯大林在接到刘少奇关于中共意欲在一九五○年“解放 ”台湾的军事计划的两个月后,又接到了北韩人发动军事进攻 的请求,对此,他十分明确地表示了拒绝:“美国在中国失败之后,可能会比在中国更加直接地干预朝鲜事务”,而一旦形成战争对峙局面,“就给美国提供了在各方面干涉朝鲜事务的理由。”

斯大林最担心的莫过于美国对远东的干预可能会引起的美苏冲突。但是,在杜鲁门一月五日讲话之后,斯大林的担心已经解除部分了。是的,如果美国没有干涉毛泽东“统一”中国,那么美国又凭什么会干涉一个小小的朝鲜呢?

一月八日,斯大林在给苏联驻北韩大使的电报中表示:“我理 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情绪,但他必须懂得,诸如他想要着手解决的关于南朝鲜这样一件大事,需要有周密的准备。事情必须组织得没有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要与我讨论这件事,那么我 将随时准备接见他,并与他进行讨论。把这些转告金日成,并告诉他我准备在这件事上帮助他。”

在斯大林已经决定“在这件事上帮助他”时,毛泽东还在莫斯科,但苏联未向毛泽东透露一点有关的消息。只是斯大林催促毛泽东迅速兑现其在一九四九年四月对金日成的密使所作的承 诺,把“解放军”中一万两千名朝鲜族官兵连同他们的武器全部移交给北韩军队。毛泽东的心里还只想着如何“解放”台湾 ,当然不愿意“老大哥”分心,推托说,现在还不是北韩攻打南韩的时机。

斯大林倾向金日成

如果说斯大林由中共在大陆的成功军事行动所想到的是美国可能会加紧其干预朝鲜事务的努力,那么,金日成则由中共的军事“统一”行动而对朝鲜半岛的统一产生了空前的紧迫感。一 月十七日,距艾奇逊讲话仅五天,已经获悉斯大林一月八日电报内容的金日成在为北韩驻中国大使赴任而举行的午餐会上,对苏联驻北韩的顾问说,在中国完成其“统一”之后,朝鲜统一的问题就是最紧迫的了。

他告诉苏联顾问,毛泽东已经保证在中国的统一完成后,支持他解决朝鲜统一的任务。金日成要求苏联顾问尽快安排其会见斯大林,因为斯大林以前曾答应金日成,如果南韩进攻北韩,金日成就可以乘机反攻,完成统一,但是,现在南韩没有发动 进攻,金日成无法采取军事“反攻”行动,统一遥遥无期。因 此,金日成要面见斯大林,以便说明情况。

在北韩与中共之间,斯大林选择了支持北韩。但是因为,一个“解放”与否的台湾,与苏联安全的关系不大,但一个统一的朝鲜半岛将直接与日本相对峙,从而减轻苏联远东地区的压力。况且,支持北韩不用苏联人亲自出马,这也能够减少与美国直接对抗的危险。

于是,在中共还被蒙在鼓里的情况下,根据斯大林的提议,北韩以九吨黄金、四十吨白银、一万五千吨矿石换取了一亿三千八百万卢布的装备,用于武装三个北韩师。同时,苏联还同意北韩可以提前支取原定于一九五一年才能使用的七千万卢布的贷款来装备部队。

三月三十日,金日成应邀到达莫斯科,对苏联进行了长达二十五天的秘密访问。就在金日成访苏期间,苏联情报部门得到了麦克阿瑟给华府的一份秘密报告,在报告中,麦氏主张美国对南北韩之间的内部冲突不予干涉。此份报告似乎左证了金日成所谓“现在是统一朝鲜的最好机会”的说词。

毛泽东使缓兵之计

此时的斯大林已经对金日成的军事计划持肯定的态度,他说,如果在一年前金日成的军事计划是行不通的话,那么,在美国的态度有所变化之后,这个计划在现在就是可行的了。但是,斯大林仍然坚持北韩要在“反攻”的形式下实施这个军事计划 ,并提醒金日成,“统一计划”必须征得毛泽东的同意。

在斯大林的建议下,金日成提出要访问北京。由于当时中共在北韩既无大使,又无军事观察人员,所以,对北韩人行动一无所知的毛泽东告诉北韩大使说,如果金日成已经有了统一朝鲜的具体军事计划,金日成可以进行秘密访问,如果还没有具体计划,那就进行一次正式访问。

五月十三日,金日成对北京进行了秘密访问。当天晚上,在中南海怀仁堂,金日成向毛泽东详细通报了“统一朝鲜”的军事计划,告之斯大林已经同意此计划,并转达斯大林的“意思” :此计划一经毛泽东同意,就可以实施。尽管毛泽东事先估计到了北韩会有一个计划,但是,他没有想到金日成会有如此详 细的一个计划,更没有想到斯大林已经批准了这个计划,并且 已经开始武装北韩。

虽然早在刘少奇访问莫斯科期间,苏联与中共就已约定,朝鲜问题由苏联负责,然而,事情做到这种地步,而中共竟对此无所察觉,还是令毛泽东深感意外。当然,毛泽东最感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中共军队已经在具体实施进攻台湾的军事计划,且前期工作都已准备妥当。

毛泽东想用缓兵之计稳住金日成,他说,现在还不是统一朝鲜的时机,这个意见已经几次告知过你们的大使。金日成则说,依斯大林的判断,现在的国际形势有利于实施朝鲜统一的军事计划,据此,苏联已经提供了许多帮助,现在只要中国同意这个计划而已,统一计划的实施将不需要中国的任何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只得中断会谈,对金日成说他要和苏联驻中共大使核实关于斯大林已同意“统一计划”的说法。

毛泽东骑虎难下

随即,毛泽东紧急约见了苏联驻中共大使罗申,要求其立即向斯大林核实金日成所言。次日晚,罗申带着斯大林的电报面见毛泽东。电报云:“毛泽东同志:在与朝鲜同志的谈话中,菲利波夫(斯大林使用的化名之一)和他的朋友们表示如下意见,由于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同意朝鲜人着手重新统一的建议。但有个附带条件,即问题最终应该由中国同志和朝鲜同志共同来决定。如果中国同志有不同意见,那么对问题的解决就应延迟,直到进行一次新的讨论。会谈中的细节朝鲜 同志可能会向您转述。”

事已至此,斯大林把毛泽东送上了老虎背。毛泽东和中共其它领导人对斯大林几次在中共夺取政权的关键时刻进行干预、即 所谓不许革命”耿耿于怀。现在,斯大林又把毛泽东置于与他当年同样的位置。

毛泽东如果不想给北韩领导人留下像斯大林在中共领导人心中那样的印象,就只有接受金日成所造成的既定事实。这口“窝囊气”,毛泽东多少年以后还难以下咽。在此后他与苏联大使、领导人、直至赫鲁晓夫的谈话中,多次提到这一话题,发泄其不满。这也成了日后中共与苏联交恶的变量之一。

看过斯大林的电报,毛泽东立即在其住处召集周恩来等中共政治局成员开会,讨论这一问题。五月十三日,毛泽东抑制住对金日成不事先与他商量“统一计划”的不满,再次会见金日成说,依中共原来的计划,准备先“解放”台湾,然后再解决 朝鲜问题,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中共可以更加充分地支持北韩; 现在,既然斯大林已同意“统一朝鲜”的计划,且金日成有把握速战速决,不致使“解放”台湾拖得太久,那么中共同意首 先统一朝鲜。

统一朝鲜影响解放台湾

金日成在得到毛泽东肯定的回答后,向毛泽东详细说明了“统一朝鲜”的“三阶段计划”,即第一阶段加强兵力,第二阶段提出和平方案,第三阶段在南韩拒绝和平方案后诉诸武力。

对此,毛泽东担心如果美国“驱使”日本进行干预,“一旦有两三万日本军队投入战争”,则“统一朝鲜”的过程就可能延长。毛泽东的下台阶当然是,如果那样,中共“解放”台湾的时间就要向后拖延。而毛泽东更担心的则是,如果北韩的行动引发美国的干预,那么,无论北韩的统一行动成功与否,都有可能使美国改变对台湾的政策,那样就会对中共“解放”台湾的努力造成极大的障碍。

金日成在和毛泽东的谈话中断言,美国的干预“几乎不可能”,日本军队参战的可能性也不大,即使日本派出两三万人的部队,对战局也不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金日成还把斯大林的判断告知毛泽东,即美国已改变其在远东的政策,对美国的干预不用考虑。对此,毛泽东忧心忡忡地说,美国的事,我们做不了主,我们不是他们的参谋长,不可能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随后,毛泽东把中共政治局的决定向金日成作了通报,即中共将在鸭绿江边部署三个军的部队,如果美国、日本不干预,或虽然干预,但只是在一定的限度内,没有越过“三八线”,那么,中共的部队将按兵不动;如果美国、日本进行干预且跨过了“三八线”,那么,中共的军队就“一定打过去”。金日成对中共准备让部队进入朝鲜进行帮助的“额外”好意予以婉拒 。

五月十六日,在毛泽东与金日成会谈的最后一天,中共收到了斯大林的电报,电报表示同意由毛泽东提议的中共与北韩签订友好互助同盟条约,但签订条约的时间不是在朝鲜统一前,而是应在统一后。这封电报,颇为传神地表现了中共、苏联、北韩三者之间的微妙关系,即使在今天,也仍然可以从中共、俄罗斯、北韩的关系中看到这个影子。

解放台湾计划胎死腹中

欣喜若狂的金日成回到北韩之后,立即着手进攻的准备。五月二十九日,金日成通知苏联驻北韩大使,他们准备在六月十日前将军队全部集中到预定的进攻地点。六月十一日,北韩提出的和平统一方案被南韩拒绝。按照“三阶段计划”,军事进攻进入到倒计时。

按照苏联派出的瓦西里耶夫中将和苏军顾问组“帮助”制定的“先发制人的进攻作战计划”,北韩军队将在二十二天到二十七天内分三个阶段完成统一朝鲜的军事行动。六月十九日,进攻命令下达到部署在“三八线”的北韩军队。二十五日,北韩七个师的部队大举跨过“三八线”,势如破竹。韩战爆发了。六月二十七日,虽然北韩军队开始进攻不过两天,但却进展神速,战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此时,毛泽东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这一天,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台湾未来地位尚未确定,为阻止任何可能发生的对台湾的军事进攻,确保台湾和台湾海峡的中立化,防止韩战蔓延,美国的第七舰队将进入台湾海峡;杜鲁门还同时宣布,美国将出兵朝鲜。

对于毛泽东而言,所有的事情都是向他所预料的最坏的方向发展。毛泽东愈是觉得他的预料被应验,就愈是按捺不住他的愤怒。他对美国的干预作出了强烈的反应,声称要“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但是,在中共中央的内部文件中,毛泽东却不得不承认,中共还没有与美国现代化海军进行海上较量的可能,“形势的变化给我们打台湾添了麻烦,因为有美国在台湾海峡挡着”,因此,只能把“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拖延埂6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