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恨战争带来的苦难,但我支持旨在结束更大苦难的战争

2003-03-29 03:14 作者: 作者:云飞扬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父亲说,一听说日本人要进村了,村民们就都仓皇躲进山上的深林里,只剩下两位年老多病的阿婆实在无法移动。几天后村民回到村庄,村子已经被洗劫一空。两位阿婆赤身扭曲在打谷场,小肚子上插着刺刀,下体捅进劈柴------。父亲讲的是五十年前的事,然而他浑浊的双眼中却透出让我永远无法忘记的恐惧和痛苦。

母亲说,土匪来啦,兵痞子来啦,来啦!你外公就抓住我的手开始跑,我们跑过田埂,跑进刺丛,跑进树林,一直不停地跑。我的鞋子跑掉了,衣服刮破了,一双小赤脚打满了血泡,还是一直不停地跑。我跑得快,好彩呀。你舅舅那时跑慢了一点,被土匪打死了。他还是一个小不点呀。年近八十已经风烛残年的老母亲一边讲着自己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候的故事,一边前后摇摆着她的身子,仿佛仍然在跑似的。我没有问母亲的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也没有问她逃过几次土匪。可是我清楚知道,我的母亲,那个赤脚的小姑娘,一辈子都在跑。她也一辈子没有跑出战争的阴影和恐惧。

当年我出走海外的时候,母亲流着眼泪,几乎把我褂子里面能够缝补丁的地方都缝上了小口袋。她要让我尽量多的带上馒头和咸鸭蛋。她说,孩子,跑灾跑荒,我比你经验丰富很多,你就听娘的吧。

我相信,当不久前刚刚上任的总理温家宝在记者会上深情说出自己对战争的深切体会,呼吁不要战争时,他是以一个普通中国人,而不是以总理的身份发言的。他的话一定得到很多中国老年人的同情和支持。看到电视画面上一位伊拉克小女孩从硝烟弥漫中蹒跚过来接过美军手中的食物后高兴地一崩一跳跑会那弥漫的硝烟中时,云飞扬忍不住潸然泪下。

我憎恨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无以复加的肉体折磨和无法磨灭的心灵创伤。可是我却无法反对战争本身。正象我反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特别是核子武器,但却绝对不会反对二战中美国在日本使用的那两颗原子弹一样。

美国学者参加参加了有几位以向美说"不"而骄傲的中国年青人主持的辩论会。当谈到核子武器扩散时,一位说不的青年对一位美国中年学者提出尖锐的质疑:你们美国人有什么权利大谈限制核子武器!你们不但拥有最多核子武器,还是不承诺不向无核国家使用核子武器的唯一核子国家;更有甚者,你们还是整个世界整个历史中唯一使用过核子武器,杀伤十几万日本平民的国家!!

我不知道那位说不青年是否预先做了功课,因为那位被质疑的美国人的父亲正是在二战中负责执行这一计划的小组人员之一。他父亲在去世前,曾经多次告诫他要经常回到日本长岐拜祭日本平民亡灵。那位说不的青年的质疑正好戳到这位美国人的痛处上。我见那位美国人神情呆滞,眼神虽透过厚厚的镜片却仍然流露出深深的痛苦。

看着那个说不青年的洋洋得意,我的痛苦却更加巨大。虽然我的痛苦和美国人的痛苦完全不一样。

我当时想,如果美国当时没有投下那一颗原子弹的话,那么我们那位说不的青年的母亲和姐妹现在也许还被日本侵略者拿绳子套在脖子上,被拴在猪栏里受尽侮辱。我只恨美国人没有早一点发明原子弹,没有早一点投在日本国土上,没有把炸弹投在东京;那样的话,父亲眼中就不会到死都残存着去不掉的痛苦和恐惧,那样的话,中国就有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得救,那样的话,南京大屠杀就不会发生,我也就不会到如今每当经过南京的长江时,仍然把那混黄的江水看成是染着南京人民血和泪!

评价一场战争,为其定性为正义或者非正义,不应该是政治家的事,也不是学识渊博的历史学家们力所能及的。事实上,只有历史本身才是所有战争的最后评判。可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你却可以对战争中双方的所做所为,一言一行作出自己的判断,因为我们总可以分清好人和坏人。

从战争一开始,无论从美军的战况报告还是每天的新闻记者会议上,美国始终把减少平民伤亡,如何救助伊拉克灾民以及战后重建作为首要任务之一。美国的轰炸渐渐平息,因为没有了明确的军事目标,怕误伤平民,所以过早使用了地面部队。我想稍微有一点军事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以美国的轰炸能力,把伊拉克炸为平地还用吹灰之力吗?但是美国没有这样做,而是在每天的记者会上都耐心回答记者们的问题,商讨如何减少伊拉克平民的伤亡。不久电视画面上又出现了英美联军护送分发食品物资给伊拉克人民的画面,这是在战争并没有分出胜负,英美联军出现较预期要大的伤亡情况下出现的。难道美国人不知道,伊拉克人民在萨达姆的长期淫威"教育"下也有很多助纣为虐,他们中不乏吃饱了救济食品后又重新拿起枪对抗联军的情况。英美联军当然知道。但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这些天,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战争,报纸杂志也是整板介绍。打开电视机,那些疑是电子游戏的战争场面更是二十四小时不停播。战争评论员把什么情况都分析到了,也从各方面分析说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但在我看来,这场战争前所未有的特性就在于:战争一打响,战争一方时时考虑着如何不伤害对方平民,如何考虑救助对方难民和国民,如何使用战争中的士兵把食物分发给敌人统治下的饥民,如何在战后重建中让伊拉克人民进行自由选举真正当家做主,---------

有人分析,这场战争美国一开始就输了,我说,不错。如果用你们定义战争胜负的方法,胜利就是征服,就是尽量多屠杀敌人,就是掠夺就是统治的话,那美国根本就没有想去"胜利"。又有人分析,美国人负担不起自己方面的人员伤亡,所以无法放手发挥自己的优势,击败敌人。我说,错!美国虽然强调人命大于一切,可是我们也不会忘记美国在二战牺牲了多少将士的年青生命,在越南,朝鲜战争中战死了多少。就近的来说,纽约写字楼中三千平民的死亡,不但没有让美国人趴下,反而让他们更加坚强,更加团结。所以我说你错,因为美国是建立在理想上的国家,为了理想,他们会去牺牲。目前这场战争的进程说明相反的情况,美国不是负担不起自己有多少伤亡,而是负担不起伊拉克的平民伤亡。

战争的硝烟迷茫了我的眼睛,我不能分清也不愿意评定战争的正义和非正义,可是我却可以从父亲母亲告诉我的故事中分清好人和坏人。电视机上疑是电子游戏画面的战争场面应在我脑海中也是迷茫一片,但是我的脑袋却也仿佛被战争这条线牵引着在历史的长河中漂流沉浮---------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用仁义之师形容的部队的话,那就是当今的美国军队。云飞扬不禁赞叹,好一个仁义之师!并祝他们平安归去!

很久以前由于资讯不发达以及国家对人民封锁消息,往往是战争结束了很久,历史学家才恍然大悟地告诉后人那战争的真正起因是什么。现在不同了,战争还没有开打,专家学者和媒体报人已经找出了各不相同的好几种原因。美国为了石油,发动这场血腥的侵略战争?美国为了摧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于是先发制人?但美国人也意识到了,于是他们的行动代号就叫自由伊拉克行动。昨天才出来的CNN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认为杀死萨达姆战争就胜利的有18%,但是如果加上伊拉克人民自由选举等因素就有超过60的美国人民认为战争胜利了。

其实无论是战争的动机还是战争的胜负,都是无法预先猜测,甚至无法事后确定的,正如我前面所言,只有历史本身才有发言权。然而历史却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并经常象人们形容的那样象一个"老人",这个历史老人总是不慌不忙,有时还给你开一个玩笑。当然有的玩笑你可以一笑置之;有些玩笑却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这里让我们看一下历史如何给美国参加过的几场战争作了评价吧。

二次世界大战就不用评价了,因为如果不是美国人牺牲了五十万的年青生命的话,我想中国人就算不在日本人的铁蹄下苟延残喘,那么也一定是被优秀的德国法西斯作为第三等公民在奴役。法西斯在把尤太年青女人的皮肤制成人皮灯罩的时候,已经决定把非洲黑人赶回丛林,而亚洲则可以作为三等公民为德国优秀的日尔曼民族服务。所以可能没有人反对我说二战的胜利是全世界人民的胜利。

朝鲜战争?这真是历史开的最大的玩笑。如果你有时间,到这几个参战国家去查一下他们的"历史资料",你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中国共产党时刻都告诉自己的子孙后代,在一个叫朝鲜的地方,我们勇敢的志愿军打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帝国主义;美国和南韩则始终认为,他们防止了一场侵略战争,并防止共产党主义的扩散;再看北朝鲜,那场战争的胜利到现在还被那父子两人用来炫耀和奴役人民遮羞布。政治家和历史学家都无所适从,他们不知道这场战争到底谁胜谁负。历史老人只到五十年后的今天还在和我们捉迷藏。不过我们有谁可以否认,那场战争的真正失败者是正受苦受难达五十年之久的北韩人民?谁又能否认,中国到今天还在自食恶果,在自己有一个亿人民还没有温饱的时候,却要大量无偿支援那个邪恶的北朝鲜共产党集权!

中国政府在不久前透露,美帝国主义在朝鲜战争中曾经邪恶地考虑使用核子武器速战速决,解决北朝鲜政权。这个透露自然是要人民擦亮眼睛,认清美帝国主义的本质。可是我却禁不住嘀咕:如果美国当时使用了核子武器投放在鸭绿江或者平壤,结束这个政权,就算杀伤平民十万的话,那么今天在短短几年还会冻死饿死一百多万北韩生灵吗?中国人还会在自己人民温饱无着的情况下,提供大量物资食物给北韩金家王朝吗?

再说越南战争。在中越人民并肩战斗下,美帝国主义又灰溜溜地退出了越南。南越沦陷了,越南共产党和中共胜利了,美国宣告失败。结果怎么样?几十年后的今天历史已经给了我们答案。越南共产党确实胜利了,不过惨败的是越南人民。在越共短短几十年统治下,越南,这个有着无限潜力,与美国,英国和法国都交过战的民族已经在各方面排在了地球各国的末尾。假如当时美国人不愿意在日本投下原子弹?假如美国在朝鲜战场投下了原子弹?又假如美国人更加勇猛一点,把共产党在越南赶尽杀绝了的话?那又会是一番什么样子的景象。可是历史不能假设。不过历史不能假设,但是未来总能够假设吧?假如美国人现在放弃攻打伊拉克,和萨达姆讲和,那未来又会怎么样子?假如这之后,美国人开始满足共产党北韩的要求,姑息养奸,这个世界又会怎么样子?再假如美国完全不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北京开始攻打台湾?结果当然是牺牲了几百万人后,换来了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统一大业----------且慢,一个统一的中国,没有外国干涉的中国,一个处于共产党独裁,贪污腐败的集权统治下的完整的中国?!在判断战争的胜负之时,普通的老百姓都会把谁举着白旗,谁把自己的旗子插在敌人的雕堡上作为胜负标准。政治家则还要考虑政治风险,民意背向,例如当年老布什赢得了海弯战争却输掉总统选战;相比较而言,历史学家的眼光则更加长远一点,他们搞出了侵略战争和自卫战争,从而得出了正义和非正义的战争之分。可是唯有历史却只是以他慢悠悠的步伐,以时间以年代的更替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战争是以人民的祸福为唯一标准的。只有这样评判的战争才可以经受住历史老人的考验。

历史也将对这次美伊之战作出明确的卮?攻占伊拉克,杀死萨达姆,甚至找出兵摧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不能表明美国赢得了这场战争。而如果美国在占领伊拉克后攫取石油,培养一个象他在其他中东国家培养的独裁政权(如沙特)的话,那么美国就不但没有赢得战争,而且是输了,并且输得很掺。只有在美国的支持下,从独裁政权下获得解放和自由的伊拉克人民真正享受了民主,开始自由投票选举自己的政府的时候,那么我们说,美国军队和伊拉克人民都赢得了这场美伊之战。

云飞扬认为,不应该以侵略和被侵略来作为正义非正义的唯一标准,正义的战争是那些以较少苦难和痛苦来摧毁大量困难和痛苦的战争。正义的战争应该是双方的人民都成为胜利者的战争。正义的战争中的失败者永远是那些邪恶的独裁者和暴虐的统治者。

我痛恨战争带来的痛苦和灾难,但是我不会反对旨在结束更大痛苦和灾难的战争。

我的心永远和饱受战乱的伊拉克人民,和为了理想远赴战场的美国士兵在一起。

谨以此文告慰父亲在天之灵,并献给那个赤脚在田埂上奔跑的小姑娘。

--云飞扬/2003年3月29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