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恨戰爭帶來的苦難,但我支持旨在結束更大苦難的戰爭

2003-03-29 03:14 作者: 作者:雲飛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父親說,一聽說日本人要進村了,村民們就都倉皇躲進山上的深林裡,只剩下兩位年老多病的阿婆實在無法移動。幾天後村民回到村莊,村子已經被洗劫一空。兩位阿婆赤身扭曲在打穀場,小肚子上插著刺刀,下體捅進劈柴------。父親講的是五十年前的事,然而他渾濁的雙眼中卻透出讓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恐懼和痛苦。

母親說,土匪來啦,兵痞子來啦,來啦!你外公就抓住我的手開始跑,我們跑過田埂,跑進刺叢,跑進樹林,一直不停地跑。我的鞋子跑掉了,衣服刮破了,一雙小赤腳打滿了血泡,還是一直不停地跑。我跑得快,好彩呀。你舅舅那時跑慢了一點,被土匪打死了。他還是一個小不點呀。年近八十已經風燭殘年的老母親一邊講著自己還是一個小女孩時候的故事,一邊前後搖擺著她的身子,彷彿仍然在跑似的。我沒有問母親的故事發生在什麼時候,也沒有問她逃過幾次土匪。可是我清楚知道,我的母親,那個赤腳的小姑娘,一輩子都在跑。她也一輩子沒有跑出戰爭的陰影和恐懼。

當年我出走海外的時候,母親流著眼淚,幾乎把我褂子裡面能夠縫補丁的地方都縫上了小口袋。她要讓我盡量多的帶上饅頭和咸鴨蛋。她說,孩子,跑災跑荒,我比你經驗豐富很多,你就聽娘的吧。

我相信,當不久前剛剛上任的總理溫家寶在記者會上深情說出自己對戰爭的深切體會,呼籲不要戰爭時,他是以一個普通中國人,而不是以總理的身份發言的。他的話一定得到很多中國老年人的同情和支持。看到電視畫面上一位伊拉克小女孩從硝煙瀰漫中蹣跚過來接過美軍手中的食物後高興地一崩一跳跑會那瀰漫的硝煙中時,雲飛揚忍不住潸然淚下。

我憎恨戰爭給人類帶來的無以復加的肉體折磨和無法磨滅的心靈創傷。可是我卻無法反對戰爭本身。正像我反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特別是核子武器,但卻絕對不會反對二戰中美國在日本使用的那兩顆原子彈一樣。

美國學者參加參加了有幾位以向美說"不"而驕傲的中國年青人主持的辯論會。當談到核子武器擴散時,一位說不的青年對一位美國中年學者提出尖銳的質疑:你們美國人有什麼權利大談限制核子武器!你們不但擁有最多核子武器,還是不承諾不向無核國家使用核子武器的唯一核子國家;更有甚者,你們還是整個世界整個歷史中唯一使用過核子武器,殺傷十幾萬日本平民的國家!!

我不知道那位說不青年是否預先做了功課,因為那位被質疑的美國人的父親正是在二戰中負責執行這一計畫的小組人員之一。他父親在去世前,曾經多次告誡他要經常回到日本長岐拜祭日本平民亡靈。那位說不的青年的質疑正好戳到這位美國人的痛處上。我見那位美國人神情呆滯,眼神雖透過厚厚的鏡片卻仍然流露出深深的痛苦。

看著那個說不青年的洋洋得意,我的痛苦卻更加巨大。雖然我的痛苦和美國人的痛苦完全不一樣。

我當時想,如果美國當時沒有投下那一顆原子彈的話,那麼我們那位說不的青年的母親和姐妹現在也許還被日本侵略者拿繩子套在脖子上,被拴在豬欄裡受盡侮辱。我只恨美國人沒有早一點發明原子彈,沒有早一點投在日本國土上,沒有把炸彈投在東京;那樣的話,父親眼中就不會到死都殘存著去不掉的痛苦和恐懼,那樣的話,中國就有成千上萬的無辜平民得救,那樣的話,南京大屠殺就不會發生,我也就不會到如今每當經過南京的長江時,仍然把那混黃的江水看成是染著南京人民血和淚!

評價一場戰爭,為其定性為正義或者非正義,不應該是政治家的事,也不是學識淵博的歷史學家們力所能及的。事實上,只有歷史本身才是所有戰爭的最後評判。可是作為一個普通人,你卻可以對戰爭中雙方的所做所為,一言一行作出自己的判斷,因為我們總可以分清好人和壞人。

從戰爭一開始,無論從美軍的戰況報告還是每天的新聞記者會議上,美國始終把減少平民傷亡,如何救助伊拉克災民以及戰後重建作為首要任務之一。美國的轟炸漸漸平息,因為沒有了明確的軍事目標,怕誤傷平民,所以過早使用了地面部隊。我想稍微有一點軍事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以美國的轟炸能力,把伊拉克炸為平地還用吹灰之力嗎?但是美國沒有這樣做,而是在每天的記者會上都耐心回答記者們的問題,商討如何減少伊拉克平民的傷亡。不久電視畫面上又出現了英美聯軍護送分發食品物資給伊拉克人民的畫面,這是在戰爭並沒有分出勝負,英美聯軍出現較預期要大的傷亡情況下出現的。難道美國人不知道,伊拉克人民在薩達姆的長期淫威"教育"下也有很多助紂為虐,他們中不乏吃飽了救濟食品後又重新拿起槍對抗聯軍的情況。英美聯軍當然知道。但是他們還是這樣做了。這些天,大街小巷都在議論戰爭,報紙雜誌也是整板介紹。打開電視機,那些疑是電子遊戲的戰爭場面更是二十四小時不停播。戰爭評論員把什麼情況都分析到了,也從各方面分析說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戰爭。但在我看來,這場戰爭前所未有的特性就在於:戰爭一打響,戰爭一方時時考慮著如何不傷害對方平民,如何考慮救助對方難民和國民,如何使用戰爭中的士兵把食物分發給敵人統治下的飢民,如何在戰後重建中讓伊拉克人民進行自由選舉真正當家做主,---------

有人分析,這場戰爭美國一開始就輸了,我說,不錯。如果用你們定義戰爭勝負的方法,勝利就是征服,就是盡量多屠殺敵人,就是掠奪就是統治的話,那美國根本就沒有想去"勝利"。又有人分析,美國人負擔不起自己方面的人員傷亡,所以無法放手發揮自己的優勢,擊敗敵人。我說,錯!美國雖然強調人命大於一切,可是我們也不會忘記美國在二戰犧牲了多少將士的年青生命,在越南,朝鮮戰爭中戰死了多少。就近的來說,紐約寫字樓中三千平民的死亡,不但沒有讓美國人趴下,反而讓他們更加堅強,更加團結。所以我說你錯,因為美國是建立在理想上的國家,為了理想,他們會去犧牲。目前這場戰爭的進程說明相反的情況,美國不是負擔不起自己有多少傷亡,而是負擔不起伊拉克的平民傷亡。

戰爭的硝煙迷茫了我的眼睛,我不能分清也不願意評定戰爭的正義和非正義,可是我卻可以從父親母親告訴我的故事中分清好人和壞人。電視機上疑是電子遊戲畫面的戰爭場面應在我腦海中也是迷茫一片,但是我的腦袋卻也彷彿被戰爭這條線牽引著在歷史的長河中漂流沉浮---------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可以用仁義之師形容的部隊的話,那就是當今的美國軍隊。雲飛揚不禁讚嘆,好一個仁義之師!並祝他們平安歸去!

很久以前由於資訊不發達以及國家對人民封鎖消息,往往是戰爭結束了很久,歷史學家才恍然大悟地告訴後人那戰爭的真正起因是什麼。現在不同了,戰爭還沒有開打,專家學者和媒體報人已經找出了各不相同的好幾種原因。美國為了石油,發動這場血腥的侵略戰爭?美國為了摧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於是先發制人?但美國人也意識到了,於是他們的行動代號就叫自由伊拉克行動。昨天才出來的CNN的民意調查顯示,美國人認為殺死薩達姆戰爭就勝利的有18%,但是如果加上伊拉克人民自由選舉等因素就有超過60的美國人民認為戰爭勝利了。

其實無論是戰爭的動機還是戰爭的勝負,都是無法預先猜測,甚至無法事後確定的,正如我前面所言,只有歷史本身才有發言權。然而歷史卻不以任何人意志為轉移,並經常像人們形容的那樣像一個"老人",這個歷史老人總是不慌不忙,有時還給你開一個玩笑。當然有的玩笑你可以一笑置之;有些玩笑卻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這裡讓我們看一下歷史如何給美國參加過的幾場戰爭作了評價吧。

二次世界大戰就不用評價了,因為如果不是美國人犧牲了五十萬的年青生命的話,我想中國人就算不在日本人的鐵蹄下苟延殘喘,那麼也一定是被優秀的德國法西斯作為第三等公民在奴役。法西斯在把尤太年青女人的皮膚製成人皮燈罩的時候,已經決定把非洲黑人趕回叢林,而亞洲則可以作為三等公民為德國優秀的日爾曼民族服務。所以可能沒有人反對我說二戰的勝利是全世界人民的勝利。

朝鮮戰爭?這真是歷史開的最大的玩笑。如果你有時間,到這幾個參戰國家去查一下他們的"歷史資料",你就明白我在說什麼。中國共產黨時刻都告訴自己的子孫後代,在一個叫朝鮮的地方,我們勇敢的志願軍打敗了不可一世的美帝國主義;美國和南韓則始終認為,他們防止了一場侵略戰爭,並防止共產黨主義的擴散;再看北朝鮮,那場戰爭的勝利到現在還被那父子兩人用來炫耀和奴役人民遮羞布。政治家和歷史學家都無所適從,他們不知道這場戰爭到底誰勝誰負。歷史老人只到五十年後的今天還在和我們捉迷藏。不過我們有誰可以否認,那場戰爭的真正失敗者是正受苦受難達五十年之久的北韓人民?誰又能否認,中國到今天還在自食惡果,在自己有一個億人民還沒有溫飽的時候,卻要大量無償支援那個邪惡的北朝鮮共產黨集權!

中國政府在不久前透露,美帝國主義在朝鮮戰爭中曾經邪惡地考慮使用核子武器速戰速決,解決北朝鮮政權。這個透露自然是要人民擦亮眼睛,認清美帝國主義的本質。可是我卻禁不住嘀咕:如果美國當時使用了核子武器投放在鴨綠江或者平壤,結束這個政權,就算殺傷平民十萬的話,那麼今天在短短几年還會凍死餓死一百多萬北韓生靈嗎?中國人還會在自己人民溫飽無著的情況下,提供大量物資食物給北韓金家王朝嗎?

再說越南戰爭。在中越人民併肩戰鬥下,美帝國主義又灰溜溜地退出了越南。南越淪陷了,越南共產黨和中共勝利了,美國宣告失敗。結果怎麼樣?幾十年後的今天歷史已經給了我們答案。越南共產黨確實勝利了,不過慘敗的是越南人民。在越共短短几十年統治下,越南,這個有著無限潛力,與美國,英國和法國都交過戰的民族已經在各方面排在了地球各國的末尾。假如當時美國人不願意在日本投下原子彈?假如美國在朝鮮戰場投下了原子彈?又假如美國人更加勇猛一點,把共產黨在越南趕盡殺絕了的話?那又會是一番什麼樣子的景象。可是歷史不能假設。不過歷史不能假設,但是未來總能夠假設吧?假如美國人現在放棄攻打伊拉克,和薩達姆講和,那未來又會怎麼樣子?假如這之後,美國人開始滿足共產黨北韓的要求,姑息養姦,這個世界又會怎麼樣子?再假如美國完全不再干涉中國"內部事務",北京開始攻打臺灣?結果當然是犧牲了幾百萬人後,換來了中國人民夢寐以求的統一大業----------且慢,一個統一的中國,沒有外國干涉的中國,一個處於共產黨獨裁,貪污腐敗的集權統治下的完整的中國?!在判斷戰爭的勝負之時,普通的老百姓都會把誰舉著白旗,誰把自己的旗子插在敵人的雕堡上作為勝負標準。政治家則還要考慮政治風險,民意背向,例如當年老布希贏得了海彎戰爭卻輸掉總統選戰;相比較而言,歷史學家的眼光則更加長遠一點,他們搞出了侵略戰爭和自衛戰爭,從而得出了正義和非正義的戰爭之分。可是唯有歷史卻只是以他慢悠悠的步伐,以時間以年代的更替明白無誤的告訴我們,戰爭是以人民的禍福為唯一標準的。只有這樣評判的戰爭才可以經受住歷史老人的考驗。

歷史也將對這次美伊之戰作出明確的卮?攻佔伊拉克,殺死薩達姆,甚至找出兵摧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都不能表明美國贏得了這場戰爭。而如果美國在佔領伊拉克後攫取石油,培養一個像他在其他中東國家培養的獨裁政權(如沙特)的話,那麼美國就不但沒有贏得戰爭,而且是輸了,並且輸得很摻。只有在美國的支持下,從獨裁政權下獲得解放和自由的伊拉克人民真正享受了民主,開始自由投票選舉自己的政府的時候,那麼我們說,美國軍隊和伊拉克人民都贏得了這場美伊之戰。

雲飛揚認為,不應該以侵略和被侵略來作為正義非正義的唯一標準,正義的戰爭是那些以較少苦難和痛苦來摧毀大量困難和痛苦的戰爭。正義的戰爭應該是雙方的人民都成為勝利者的戰爭。正義的戰爭中的失敗者永遠是那些邪惡的獨裁者和暴虐的統治者。

我痛恨戰爭帶來的痛苦和災難,但是我不會反對旨在結束更大痛苦和災難的戰爭。

我的心永遠和飽受戰亂的伊拉克人民,和為了理想遠赴戰場的美國士兵在一起。

謹以此文告慰父親在天之靈,並獻給那個赤腳在田埂上奔跑的小姑娘。

--雲飛揚/2003年3月29日(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