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毛岸英


1950年11月下旬,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驻地大榆洞。一天下午两三点左右,司令部警卫团5连1排战士正在一个废弃的矿洞“营房”里学唱歌。突然,“叭!叭!叭!”洞外传来了几声枪响,这是空袭警报的信号。接着,司令部洞口的哨位打来电话:“敌机3架,袭击我大田部(志愿军司令部的代号)机关驻地!”

大家立即进入警戒状态,做好迎战准备。洞外响起轰隆隆的炸弹爆炸声和机枪的扫射声。此时邵发亮指导员从洞外冲进来,急匆匆地说:“司令部作战处办公的地方被炸起火!一排长,立即派一个班上去,把文件抢出来!”刘排长紧跟着命令:“一班!跟我上”……一班郭班长和11名战士冲出洞口。

天空阴霾,寒风凛冽。3架敌机在空中发出刺耳的怪叫,穿梭般地俯冲,轰炸,扫射。离司令部大洞子不远的一座房子被炸起火了,那儿是作战处在洞外临时办公的地方。只见房顶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火势异常炽烈。战士们扑向火场,一次次冲进房去,抢出一堆堆文件、地图。哨所小小的掩蔽部很快被文件堆满了。正在这时,邵指导员跑上来说:“情况有变!不要再抢文件了,房子里还有两位同志,马上把他们找到救出来。”接着邵指导员又补充一句:“快救人!这是101首长的指示(101是当时彭德怀司令员的代号)!”

抢救战友,刻不容缓。战士们一齐扑向火海。不知什么时候,司令部大洞子里聚集了一些同志。啊,彭司令员站在最前面,看上去他有些焦急。警卫战士都知道,在变化莫测的敌情面前,彭司令员一向沉着、刚毅、稳如泰山,可今天他的表情却是少见。

敌机仍在空中怪叫着轮番轰炸、扫射……轰隆隆,一声巨响,这栋房子的一面墙被掀倒了,火、烟、尘弥漫了整座房子。火药味、汽油味,夹着浓烟呛得人喘不上气,睁不开眼。敌机俯冲的怪叫声、扫射声、爆炸声和战士们寻找战友的呼喊声混成一片。尽管战士们呼喊寻找,但没有回音,也没有战友的踪迹……“同志们,到火堆里去扒!”指导员大声提醒大家:“动作要快,死活也要把人找到!”没有时间找工具,战士们赤手空拳迎着火舌扑上去,有人眉毛烧着了,睫毛烧光了,身上的衣服起火了,双手烧伤,但谁也没意识到危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一定要救出战友!郭班长等人循声扑过去,只见一位同志倒在墙角下,全身是火,大家一边扑打他身上的火,一边往外拖他。“快!抬出去!抬到大洞口去!”指导员高声呼喊。“这里还有一个!”又是一声呼喊。一位战士正在火堆里边扒边喊,他的身上、头上都是火,抡着两只带火的臂膀飞快地扒着。郭班长一步抢上去,一把将那个战士推开:“下去,你给我下去!”那战士像没听见,仍和战士们一起拼命地扒。这时,人们看清了,这位同志被一根带火的房梁死死地压在下面,他的身上烧焦了,脸烧糊了,辨不清模样。大家把伤员拖了出来。郭班长立即背起带火的伤员,冲出火海,向大洞跑去。

卫生队的同志赶来了,人们把伤员平放在地上。大家才开始扑打自己身上的余火,擦试脸上、手上的烧伤。彭司令员紧锁双眉,俯身察看伤员。他催问为伤员检查的军医:“怎么样?”军医摇摇头,说:“101,都已经……”“抢救!抢救!”军医再次俯下身去检查,然后对司令员说:“心脏、呼吸早已停止了,救不过来了。”彭司令员凝视着地上两位烈士的遗体,特别地注视了一位身材较长的烈士,他神情严峻,悲恸。当他把目光转向远方时,人们似乎听到他自言自语地说:“毛主席,我……”接着,彭司令员转向大家说:“警卫团的同志们辛苦了,大家回去休息吧!”说罢挥挥手,转身向大洞里走去。目睹这一切,人们沉思着……“各班往这边凑一下,开个紧急会。”是刘排长在招呼大家。大家集中以后,原来是团政治处主任钱正平同志来讲话。他开门见山地说:“向大家讲一件不幸的事情。这件事只有你们5连1排的同志参加了,所以团党委决定只在1排传达。要求保密,不要外传。”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今天下午敌机轰炸了司令部的作战处,我们牺牲了两位战友,101首长亲自过问了这件事。刚才101指示袁团长,让他代表自己向同志们表示感谢,并要求团党委表扬你们在抢救遇难同志时不怕牺牲的精神。他还让团里向大家讲明白,你们抢救的两位同志,一位是作战处的高参谋,另一位是毛岸英参谋。毛参谋是咱们毛主席的儿子。”

说到这里,钱主任声音嘶哑,语调悲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两位烈士为朝鲜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烈士们的精神永垂不朽……”大家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钱主任说:“101首长指示,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这个任务仍旧交给你们1排去完成……”正当大家准备出发时,敌机在天空投下了一串照明弹,把这一带照得如同白昼。凭借亮光,人们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彭德怀司令员。他披着军大衣,迎着呼啸的寒风、趟着积雪从大洞口走来,他向大家打招呼,走近棺木,轻轻地抚摸,细细察看,并语重心长地说:“掩埋好以后,一定做好标记。毛岸英同志的牺牲,我要向毛主席交待的!要向全国人民交待的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